惡魔的仙度瑞拉2─甜蜜冤家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篇一】
相里武,絕對是公良慧永遠的敵人。
這個人,只因為「愛打扮」,搶走了她父親賴以為生的服裝代理,讓他們解散了公司,黯然地回鄉務農,所以公良慧決定有一天要打敗相里武,將原先屬於自己的東西全奪回來。
相里武,當面對她的時候,譏誚的表情永遠掛在那張臉上。
也許他也有誠懇的時候,但公良慧她……從來沒見過。
張狂的劍眉之下有時如鷹隼般的眼睛,那像是要看透所有人的心機一樣,嘴角雖然微揚,但看不出來一丁點的笑意。
說實話,就連那麼討厭相里武的她,還是必須要承認這個人如果單就外表和身材來說,他這個人,其實已經可算是極品了。
當然,這個論點是基於一個服裝設計師的眼光,相里武那個冷冰冰的表情和身材在當「衣架」這個部分,就連她也不能再有什麼奢求了。
以上對相里武這些讚美僅止於擔任她服裝剪裁時適用的人形台,除此之外,她真的討厭極了這個人。
可是……若是她可以把布料穿在他身上來剪裁,那角度可能會比製好的衣服更美觀,進而增進她的技術,達成她的夢想,親手將相里武自她父親手中奪走的事業再度搶回手中。
這是最完美的復仇了。
當然,這也是撒旦給的試煉,小慧每天都在正與邪之間掙扎著。
最後,還是那句話,惡魔會以各種形象出現在人的身邊。
她應該要對仇人沒有幻想。
相里武他……絕對是公良慧最討厭的人之一。
「去倒茶。」
「是。」小慧反射地回答了一聲。
唉,怎麼來到設計部門也還是「倒茶」啊?
聖安博中學有實習的制度,在小慧一得到在Elda Costa設計部門工作的機會,她就辦理了手續。能進入世界級的時尚創意部門實習,當然學校也是盡力地配合,之後小慧就在學校的實習階段開始時,準時來到E.C.報到。
上班也是有薪水的,這一點相里武並沒有虧待她。但是……
以她在這個龐大集團中的小小小小小小地位,應該不必勞煩到讓相里武這樣的大大大大大人物來決定她的薪水吧?
所以她也不必感謝他。
感覺就像數學證明題最後兩個字「得證」。
以上的基礎認知是必要的,不然她要怎麼跟惡魔抗衡?
因為惡魔是會施小惠來迷惑她的,在大是大非之下,她必須抓緊中心的思想,謹守內心中唯一的道德標準,才不會被惡魔左右她的心志。
因此,就這個邏輯來推論,應該是康奈爾沒有虧待她才對。
但在這個地獄般的實習過程之中,實在是一點也看不出康奈爾對她已經盡釋前嫌了啊?
話說她之前曾因為弄破康奈爾設計的衣服,令這個E.C首席的設計師心有不滿,所以當時遴選出實習的人選時,小慧一度曾以為自己會被刷掉,但最後卻仍吊車尾地上了初選的名單,又進而得到了這個唯一的名額。
好不容易才度過這千辛萬苦的過程,會不會工作結束,一切猶如幻夢泡影,鏡花水月,就這麼消失了呢?
學生實習的成績要由公司的主管來打,所以康奈爾就成為她的老師了,有個對自己不友善的老師實在不妙,成績要是不好,那……回去就很難交代了,現在那可以定她生死的表格現在就掌握在康奈爾手上,所以在工作上,他可以盡情地「凌虐」她。
但不管怎麼把她呼來喊去,叫她泡茶倒是頭一遭。
小慧喃喃地抱怨著。「我應該要抗議的,我來這裡實習不是為了要學泡茶的。」
況且泡茶的技術,她之前在相里武的辦公室就已經精進到神人的境界了。
不論是煮的、泡的、溫的、熱的,她都可以算好時間,她相信只要在相里武辦公室再多待一個星期,她就可以到達顛峰,吐「口水」在茶裡也可以看起來像是茶沫的細泡。不過……
這項絕技她還沒有實驗成功。
【篇二】
這算相里武他的運氣好還是不好呢?
小慧端著茶盤穩穩地走回設計部,正打算奉完茶就開口對康奈爾抗議,但眼尖的她看到那個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人……
相里武!
「把茶放在那裡就好。」
什麼?茶是泡給他喝的?
那早知道就要試試那個還沒練成的神功了。
「相里先生指定要妳泡茶。」康奈爾說出那個她早就猜出來的答案。
公良慧將茶盤放在相里武旁邊。
相里武拿起來啜了一口。
等等,她是不是看見相里武眼裡閃著奇怪的光芒?
那種帶著一點期待和說不出來感覺的燦亮……
啊呀,要小心小心。
「還不錯。」他放下茶杯在茶盤中,「公良慧……」
「什麼事?」她沒好氣地回。
相里武轉頭交待康奈爾,「這個員工的禮儀要再訓練。」
「是。」康奈爾點頭暗笑。
這是又當她死了嗎?康奈爾也沒有必要笑成那樣吧?
「很久沒喝到妳泡的茶,我很想念……」
口蜜腹劍,口蜜腹劍。
像這種一肚子壞水的腹黑型人物會喜歡她,她又不是白癡,才不會輕易相信。
之前相里武還想騙她說喜歡上了她,可她才沒那麼笨,打從他們第一天認得,他就總是陰惻惻地在她身邊使壞,怎麼可能會愛上她?
他一定以為她是傻瓜才這樣騙她吧?
現在搞不好還在演同一個戲碼。
唉,這麼久了還不下片,她要謹慎應對。
「相里先生您要喝什麼茶沒有?沒必要想念我吧?」
她硬擠出的笑容令嘴角有些抽搐,果然不是出自真心的笑容就很難做到。
咦?相里武不會是趁機要叫她回去泡茶吧?
想著想著,小慧就拼命搖起頭來。
誰要去相里武辦公室當個泡茶小妹。
這個實習的機會可是她拼命去爭回來的,她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她又生氣了嗎?
相里武看著公良慧咬牙切齒的樣子,不覺著迷地想著,一段時間沒見,她還是沒變,藏不住一點情緒,總把心思寫在臉上。
小慧被他盯得全身發毛,相里武的眼裡閃著異樣的光,實在是不妙,每回只要見他見底發光,之後就是她倒楣的時候,所以她得要小心再小心,總之要防備做好,就萬無一失。
此時,一位英俊高大且戴著眼鏡的優雅男士推開門進來。
「武,都準備好了,你可以過來了。」
是剛俊,他是相里武的幫兇,「俗稱」特別助理,但有可能是好人,畢竟在私下對她還算友善。(這是小慧心裡下的結論)
「準備好了什麼?」
「妳不知道?」
看看看!這人又露出了那種笑容,真是好可怕,令人「雞母皮」全浮了一身。
那種興味盎然,意有所指的笑容,就好像野獸看上了美味可口的食物,就差沒滴下口水。
實在是太血腥了。
剛俊走上前,「小慧,是私人的展演,小型的。」
「咦?為了誰?」
「我。」
「你?」
相里武要置裝?
E.C.有專門為名門望族或是大客戶舉行的小型展演,方便他們挑選新一季的行頭,才不過來到這裡二個星期,小慧就親眼看了幾次,這些名媛貴婦的出手闊綽總是令她驚得要死。
有錢人原來是這樣花錢的啊!
「我們每一季都替相里先生置裝的,很榮幸為相里先生服務……」康奈爾走在前面,雙手誇張地朝前領著路。
每一季都要置裝,又不是電影明星。小慧心裡忍不住要譏刺他。
「既然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一起走吧!」
「是。」
相里武就這麼走在前面,臨走時還不忘撂下一句。
「公良慧,替我帶著茶。」
這這這……還真的把她當成跟班了。
※※※※※※※※※※※※※※※※※※※※※※※※※※※※
【篇三】
呵呵,一下可以看到那麼多的帥哥實在是太太太太太好了啊……
「妳在笑什麼?」
他怎麼有時間注意她的表情?
「你不是在選衣服嗎?」小慧警覺。
「我笑是因為心情好,誰不喜歡看些賞心悅目的。」
伸展台上全是英俊和身材比例完美的專業的模特兒。
為了取悅這個愛打扮的集團首腦,他們可真是費心找來那麼多人啊!這種「拍馬屁」的行為讓小慧不得不在心裡狠狠地冷嘲熱諷一番。
「妳覺得他們賞心悅目?」
「當然。」一下子看到那麼多美男,她就差沒流口水了。
「妳是喜歡他們呢?還是衣服?」
那他……是不是要把這些衣服全拿回家?
「我是喜歡……喂,你問這麼多幹嘛?」
她防備心又起,小慧疑心地瞇眼看著相里武。
相里武將視線調回場內,「公良慧!看了那麼久,妳覺得哪一套好?」
顧左右而言他?
這一定有鬼,E.C的總監康奈爾在這裡不問,問她?
「你是在考試?」
相里武一看她的大眼骨碌碌地轉,就知道她又在懷疑他了。
就像在食物鏈最底端的動物一樣,公良慧像是一隻小兔子,戒心很重。
相里武收斂起好奇心,正色看著她。
「如果就是考試,怎麼樣?」
考試?
小慧注意到康奈爾就站在旁邊,撇去她跟相里武的恩恩怨怨不說,她是實習生,康奈爾現在算是她的老師,而相里武嘛……
他是「老師的老闆」!!!!
光這層關係就嚴重得讓她不得不回答他的問題了。
「我覺得第一套、第三套、第八套還不錯……」
「理由?」
「你平常打扮正式,第一套雖然沒有太大變化,但剪裁很出色,符合你平日的風格,算是最安全的選擇,此外第三套、第六套也有這種優點,只是不如這一套出色,所以我就不多說了。」
她說的一點也沒錯,好的剪裁可以襯出他挺拔的身形,第一套確實是他連想都不會想就會選的。
「那第二套呢?」
「第二套的領部有比較繁複的設計,一般人可能會顯得很花俏,如果條件不夠的人,感覺會有點畫蛇添足,而且圓臉的人穿起來也不好看……」
相里武挑起眉,「但是妳偏選這一套?」
「是的,非常不巧……這種花俏的設計剛好很合適你的撲克臉。」
撲克臉?
康奈爾忍住笑意,但他有同樣的看法。
以相里武的年紀,平常嚴肅的表情卻實不太相襯,之於他的年紀,是有些「超重」沒錯的。
「是嗎?我不知道妳對我的表情有意見?」
「我是沒有,你的臉色對我來說並不重要,但我有眼睛看,你現在不是考我選衣服嗎?」小慧的手順著相里武的臉至頸間比畫著,「比方說,在一些場合,不必需要這種難看臉色,這時這套衣服上的裝飾,就發揮了作用,有柔和撲克臉的功能。」
「嗯,我明白了。」
「我選第八套的理由很清楚了,那是休閒式的服裝,我看你平常的打扮實在太隆重了,其實你假日不必穿西裝來吧?每天全副武裝很累吧?」
相里武心中暗喜,「妳該不會在為我著想?」
「我有嗎?」
她可不這麼覺得。
但這個建議確實是私人建議沒錯。
真是掃興啊!
相里武一伸手,那種倔傲表情又來了,「公良慧,我的茶……」
她無奈伸手遞過去,茶還是遞給他了,「這涼了,你……」
話還沒說完,相里武牛飲,一口飲盡,杯底見天。
「妳,再去倒一杯來。」
「什麼?」
「快去。」
這這這……又叫她去倒茶了。
悲哀的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氣呼呼的小慧轉身走開,嘴裡仍在唸唸有詞著。
待小慧一離開,一直在旁邊觀看的剛俊忍不住讚嘆著,「真想不到啊!」
相里武嘴角露出一個淺淺且有深意的微笑。
康奈爾皺著眉頭,心不甘情不願地吐出一句,「我不能否認,相里先生確實是有眼光,這個女孩有點潛力。」
康奈爾還是不太高興的樣子。
原本以為她在發呆對著美男模特兒作夢,沒想到她居然一套也沒看漏,平常看公良慧似乎對相里武不屑一顧,卻又能清楚地看出相里武的需要與優點。
這實在不能讓人不顧忌她的存在。
這個女孩……他是要用她還是要踩她呢?
這個問題已經在康奈爾心中游來游去一陣子了,自從她開始參加實習者的競爭開始,一直到她來他眼前工作的現在,這個想法就一直在他心裡竄來竄去,令他很不安。
「康奈爾,有些事情不必那麼快決定。」
康奈爾聽到此話不由得大驚,相里武是由哪裡看出他的心事的?
這個人實在太可怕了。
「既然您這麼說,那我也不必暪你,我對公良慧這個女孩是有些保留。」
「那是你的職權,但你的職位也不是不可動搖的。」
「您是在威脅我?」
【篇四】
一時之間,室內空氣凝滯了起來。
之後,相里武突然仰頭大笑著。
「康奈爾,我威脅你有用嗎?」
「不可能。」
「那就是了,我沒有那麼天真,要怎麼用人是你的職權,要放走一個可以將你事業推向更高峰的助手,也是你的自由。」
「相里先生,你不必提醒我,我不是笨蛋,我不會沒有看到這一點。」
「那……公良慧經過了你的考驗了沒?」
「……」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康奈爾,你已經讓她在這裡打雜了兩個禮拜,你打算繼續讓她一直這樣下去嗎?」
康奈爾回頭怒瞪剛俊,像是說: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是你打小報告的。
剛俊一臉無辜地攤攤手。
「集團有付錢請清潔公司。」
「設計部是有必要保密的地點,我不信任清潔公司的人員。」康奈爾強詞辨解。
「那你可以申請專職的費用。」
「我當實習生時,也是這麼過來的。」
相里武微笑,「那你在打雜之後呢?你的老師是怎麼對你的?」
康奈爾的臉色自紅轉白,再由白轉青。
相里武突然插入的問句算是一語中的。
就算是學徒制,身為師傅的他……還是得要傳承自己的技術。
「茶來了。」
此時完全狀況外的公良慧端著茶盤走進來。
康奈爾大喝一聲,「妳,站住。」
發生了什麼事?
被康奈爾這聲大喝嚇住,小慧差點把茶盤掉在地上。
她不過才出去一下子,怎麼就惹康奈爾不高興了?
「總監您……」
「妳,公良慧,明天帶妳的設計圖過來。」
「帶帶帶……帶設計圖?」
那些設計圖啊,她之前帶來過好幾次,但康奈爾連看都懶得看一眼,她原本以為就要這麼打雜至死……
呵,至死是有點太誇張了沒錯,但就算是「只」打雜到實習時間結束為止,那也是白白浪費了這個她苦苦得到好的機會。
她是希望得康奈爾的指點的。
畢竟他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設計師,多少人夢寐以求要成為他的徒弟。
「不會回話?還是沒聽見?」
「是,總監。」
「哼,妳記住,沒帶耳朵來的實習生沒有資格在EC工作。」
「是,總監。」
小慧偷偷地捏了自己一下。
哇!好痛。
她悶哼了聲,這是真的。
她她她要轉運了~~~~
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