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之咒2:尋找風的聖物 TIGER’S QUEST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17
幽靈之門

我哆嗦著將防寒手套往手腕上拉。第一天我們幾乎爬了一整天山,最後在擋風的石堆邊紮營。停下腳時,我感恩不已地卸下背包,伸伸腰。
我在附近拾薪生火,等吃完黃金果招待的熱飯後,我衣衫完整地鑽進特大號的睡袋裡。
季山把頭塞進袋口,也跟著我爬進來。剛開始感覺怪怪的,但過了一小時後,我真慶幸有他溫暖的絨毛,讓我不再發顫。我累壞了,雖然狂風呼號,但還是睡著了。
翌日一早,我讓黃金果弄了溫熱的楓糖漿麥片粥加紅糖,和熱騰騰的熱巧克力當早餐。季山想維持虎形保暖,所以我問他要吃一大盤山產,還是一大碗我剛才吃的麥片粥和牛奶。他先吃了肉,後來也吃了麥片粥和牛奶,幾下子就舔得光光了。我把東西捲妥收進袋裡,然後出發上路。
接下來四天,我們有了固定作息。季山帶路,我負責用黃金果備飯及生火,夜裡則一起在呼嘯的狂風中,以一人一虎的方式窩在大睡袋裡。登山非常艱辛,若不是季山跟卡當先生嚴加訓練,只怕我還爬不來。
登山時雖不至於難到要動用攀登工具,但也不像在公園裡散步。我們攀得越高,呼吸便越困難,因為氧氣變薄了,我們得不時停下來喝東西休息。
第五天我們攀到了雪線。即使在夏日,艾佛勒斯山還是有雪,因此從大老遠便能輕易地看見季山。一頭在白雪上游移的黑獸,實在太醒目了,幸好他大概是山上最大型的動物之一,若是個頭小一點,搞不好會有其他動物追獵。
不知這裡有沒有北極熊?不對,北極熊住在北極,嗯,說不定這邊有其他的熊或山獅。大腳獸?雪人?《紅鼻馴鹿魯道夫》裡的雪怪叫什麼來著?對了,叫班寶。我笑咪咪地想像小木偶季山攻擊班寶的模樣,忍不住哼起電影裡的曲子。
我循著季山的足印走,也開始留意其他的獸跡,每次在雪上看到小動物的足印,便試著去辨識。有些顯然是鳥的足印,其他的可能是兔子或小型嚙齒動物。我沒看到任何大的足跡,又漸漸玩膩了,便放鬆心情跟著季山,隨意地胡思亂想。
樹林漸稀,岩石漸密,雪積甚深,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了。我開始緊張了,沒料到尋找幽靈之門如此地曠日費時。
第七天,我們遇到大熊。
以前季山也曾暫時離開半小時,去找柴火和紮營的地點,我則循著他的行跡攀行。季山很快便會嗅著折回來找我,從不離開我超過半小時以上。
我慢慢踩著他的虎印往前走時,聽到身後傳來低吼,我想是季山折回來了,想引我注意,便轉過身。我步子一僵,驚駭地倒抽口氣。一頭大棕熊正大步向我衝來作勢攻擊,圓呼呼的熊耳後貼著頭,張嘴露著一口利齒,迅速地朝我逼近。熊的速度比我快多了。
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