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妃02:以音馭獸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大火瀰漫。
  整片屋宅陷入火海,周圍熱火燒炙,紅遍這一方天地。
  獨孤絕雙目圓睜,面具下的臉看不見神色,但是那一身冰冷的殺氣,卻宛若實質,頃刻間冰冷刺骨。
  情況不容他多想,獨孤絕當機立斷,一手抓住雲輕,一絲遲疑都沒有,一個飛身猛撲過去,揮掌就朝那巨大的石牆擊去。
  砰的一聲巨響,巨大石塊被他灌注全力的一掌,擊得碎裂成幾塊,朝著四面八方射了出去。
  獨孤絕身隨心動,抱著雲輕飛身就朝外闖。
  然而,就在他一掌劈開擋路的大石瞬間,那大殿外的石頭屋簷,在石牆崩壞下,再支撐不住,整個垮塌了下來,轟的一聲砸在了大門前。
  幾百斤的屋簷石,層層疊疊砸在了那唯一能出去的道路上,直接封死。
  獨孤絕抱著雲輕才射出一步,頭上猛烈的勁風便雷霆般壓下,他暗叫一聲不好,不及往外衝,翻身一個倒灌,斜斜後飛,身形才剛錯開,巨大的屋簷已經整個砸在了路上,若稍微晚退一步,兩人此時已然必死無疑。
  這個時候跟著獨孤絕身後衝進來的稼軒毅,剛好看見這樣的場景,不由得整個臉色劇變,朝跟著他衝進來的幾個親衛,狂吼道:「快動手,移開,快。」
  一邊說,他一邊揮掌,就朝那些把整個大殿門完全封住的巨石,擊打了過去。
  那跟著他的親衛,見狀也是臉色大變,話都來不及說,便齊齊出手。
  翼王獨孤絕在裡面,要是他死在燕國,這後果沒有人敢想像,所以一個個拚了命的狂擊巨石,誓要移開一條道路來。
  被整個封堵在裡面的獨孤絕,看著眼前的情景,眼中血紅之色更濃,沒來得及咒怨時機的碰巧,屋頂已經開始瓦解,巨大的石塊開始搖搖晃晃,大殿中裝飾物品,砰砰砰的砸了下來,無一不帶著可以炙傷人的高溫。
  「獨孤絕。」雲輕雖然在獨孤絕的懷裡,但是把一切情景都收在了眼裡,此時抬頭看著獨孤絕,面色微微複雜的喊了一聲。
  她不怕死,只是她連累了他。
  早知如此,她何必讓貂兒去知會他,平白欠了天大的人情,虧欠了他的命。
  獨孤絕血紅著眼,掃了雲輕一眼,隨即一把緊緊將雲輕的頭,按在他的胸前,一個翻身避開一從頭頂上掉落的巨大裝飾物,暴喝道:「這天下還沒有我獨孤絕出不去的地方,妳這輩子是欠定我了,有的是時間讓妳還。」
  雲輕聞言深深吸了口氣。這個獨孤絕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能一眼就瞧出她要表達什麼,哎,這人,怎能如此狂傲和細緻?
  當下她第一次慎重地點了點頭,輕聲道:「好。」
  獨孤絕好似沒有聽見雲輕說的話,但是他抱著她腰部的手,一瞬間卻狠狠的緊了緊。
  雲輕知道,他聽見了。
  整個大殿開始搖搖欲墜,四面牆壁都開始傾斜,空氣都好像燃燒了起來,隱隱扭曲,唯有地面還稍微好一點,不過早也燙得不能站立。
  一根巨大的柱子一個傾斜,倒了下來,獨孤絕抱著雲輕一個飛躍,堪堪避開。
  這大殿建造的特殊,按理說,如此燃燒,石頭房子不可能出現垮塌的情況,但是這卻垮塌了,而看起來整個屋頂,是由一塊巨大的石頭構成,這般要是垮塌,千斤巨石整個壓下來,他獨孤絕縱然有通天的本事,也必定成為一塊肉餅。
  又是一根柱子,四根殿內大柱,已經四去其二,再倒,這大殿不垮塌也不可能。
  砰!第三根柱子,朝著獨孤絕和雲輕就砸了過來。
  獨孤絕一臉冷沉,看上去冷靜得可怕,抱著雲輕在有限的空間內,一個臨空翻身,斜斜的避了開去,正好落在大殿中間那檀木主位椅前。
  一屋裝飾無不火紅的燃燒起來,而這檀木椅子卻一絲異樣都沒有。
  獨孤絕一眼掃之,眉頭一皺,不再朝出口處搶,反手收劍於腰,手指飛速掐算,圍繞著檀木椅子,不知道踩著什麼方位在走。
  雲輕眼角間看見,不由得微微詫異。這是機關演算法。
  不等她說話,獨孤絕一步停在檀木椅子身後一步半處,一腳使勁踩了下去!
  瞬間,一陣喀擦喀擦的摩擦聲響起,檀木椅子一個一百八十度旋轉,兩人腳下的地面瞬間裂開一個大洞。
  雲輕驟然覺得眼前一黑,不及反應,整個人已經和獨孤絕消失在了大殿當中。
  同一時刻,那最後一根柱子,轟隆一下倒塌,整個千斤巨石雕琢而成的屋頂,砰的一聲,整個垮塌了下來,一座古樸的大殿,就這麼在火海中分崩離析。
  大殿前拚命移動巨石的稼軒毅,還沒移出一個口,整個大殿轟的一聲就垮塌了下來,一瞬間塵土混合著烈火,在他眼前升騰。巨大的石頭砸下,地面也微微晃動,聲勢驚人。
  外間所有人同一時間都停了手,默然的瞪著在煙火中垮塌的大殿。
  熊熊烈火整個的包圍了此處。
  「將軍,我們……」久經殺場的老將,此時也微微顫抖了聲音,這後果……
  稼軒毅深深吸了口氣,火光映紅了他的雙眼,緊緊握住拳頭,無一絲表情地道:「後退。」
  說罷,他僵硬著身體,轉身機械地衝了出去。
  身後幾人面面相覷一眼,跟著衝出。
  火勢越來越大了。
  此時,遠處馬蹄陣陣,大隊人馬飛速地朝這邊趕來,整齊而狂烈的馬蹄聲,正是獨孤絕所屬的三百秦國將士所擁有。知道消息的楚雲、墨離等來了。
  衝出茫茫火海,幾乎鬚髮都被燒焦的稼軒毅,抬頭看了眼碧藍的天空。
  天還是那麼藍,早晨的空氣無比清新,陽光還是那麼璀璨,只是,燕國,生死存亡的時候到了。
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