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有毒2:慾求不滿死不了人(全6集)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我想推他。

  結果,變成我伸長手臂,撫摸著他的臉。

  他定住了,有那麼一瞬間完全不動,怔怔地看著我,然後他微微側過臉,輕輕親吻我的掌心,動作異常溫柔,沒有剛才的急色和噁心感。

  我訝異地睜大眼睛,發覺那種自我憎恨的念頭完全消失了,而眼前的?幻覺?卻並沒有消失,伏在我身上的人仍然是里昂。於是我又用力咬了自己一下,因為身體麻痺,又因為強烈藥效造成的顫抖,我用力不當,這下咬得非常狠,甚至咬出了血,頓時滿口血腥味。

  他還在!是里昂!

  這個刺激太大了,我居然半坐了起來,雙手在身後撐住自己。勉力向旁邊看去,發現褐髮男是真實存在的,只是此時他胸口穿透著一根特異的銀椎,皮膚變成了灰黑色,已經死透了,絕對的死,沒有靈魂的死。

  天哪,里昂又殺了本族中人!

  誰都知道血族中人是絕對禁止殺害同類的,那可是滔天大罪。為了殺掉威廉十六,里昂承擔了巨大的風險,甚至不惜低下高貴的頭顱,與豪斯會長合作。可今天,他卻又做了同樣的事。殺威廉十六是為了得到領主之位,實現他自己的理想,那殺了這個褐髮男是為了什麼?難道是為了我?

  我不能相信!

  也許,他是不想損失我這個棋子。可褐髮男不是要殺我,而是要那啥我。吸血鬼在男女關係上比較隨便,他應該不在乎這種事的。再也許,他是為了劉易斯。他們的關係雖然不好,畢竟是?父子?,他怎麼能看著自己?孩子?的女人被別的男人欺凌?

  嗯,這個可能性比較大。不過,這會不會是我在藥物作用下的另一個幻覺?

  不過,數秒過後,我的痛感又麻痺了,於是我再咬自己,除此之外,實在沒有別的法子了。可我才一張口,里昂就捏住我的下顎,強迫我的牙齒不能合攏。

  ?想死嗎??他目光凌厲如刀,還有些奇奇怪怪的閃光。好惑人!

  我含含糊糊地哼聲。

  他鬆開手。

  ?想死嗎??我問了同樣的話,眼睛看了看那個褐髮男,意思很明顯。

  ?把妳殺了,就沒人知道我的祕密了。?因為我是半坐著,我們離得非常近,他胸膛起伏時,甚至碰到了我的裸胸,帶來一陣陣舒服的酥麻感。可是我沒辦法遮擋,因為我只要一動,雙手的支撐力就會消失,並且再也無法凝聚。

  ?你不殺他,也就沒有祕密了。?

  ?我不喜歡在我的地盤發生這種齷齪事!?他說著,忽然再度捏緊我的下顎,令我不自覺地略張開嘴。

  然後,他開始邪惡地舔弄我舌頭上的傷口和鮮血。他似乎很沉醉,而我,只感覺到柔軟、濡濕、微涼又奇異的溫熱,陣陣電流自唇上迅速傳遍全身,令我情不自禁地全身酸軟,雙手再也支撐不住,向後倒去。

  他貼合著我,整個壓在我身上。

  太刺激了!他粗糙的衣服和我光滑赤裸的肌膚直接摩擦,床邊還躺著個死人,好像天下間最邪惡的花朵在奮力綻放,拚命要獲得自由。

  我從鏡子中看到自己情慾的面龐,破碎的白裙,還有他肌肉賁起的背部,把襯衫繃得緊緊的,線條曖昧又強硬。這讓我忽然放棄了一切抵抗,意識漸漸模糊不清。

  人類,多脆弱!小小一針管的化學物品,就可以令我們喪失本性,受盡一切擺佈。

  我恨眼前這個男人!我更恨我自己!可是,我控制不了。那就來吧,今後後悔和痛恨,都是今後的事了!至於他中不中毒,我就管不著了。以他的能力而言,這一點點血,應該還不至於。

  他深深吻我,我本能地回應,我們幾乎死死糾纏在一起,然後他忽然咬破了自己的舌頭。當他的血液和我的傷融合在一起,我口腔裡的傷口立即痊癒,但情慾,卻噴湧而出。

  可是里昂,卻在這最關鍵的時候踩煞車,猛地推開我,踉蹌地走下床去,手扶著牆壁,後背聳動,喘息得不能自已。

  ?里昂。?我叫他,還伸出了手,聲音是我想不到的風騷甜膩。我居然就這麼直呼他的名字,帶著強烈的邀請意味和濃烈的慾望。

  他回頭看我,我的衣服已經半褪,姿態也相當誘人,而且我還本能地扭動著身體。

  法克,太丟人了!到底是什麼可怕的藥,讓人只剩下動物的特性。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