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讓精神科醫師喘口氣吧 :《我的悲傷不是病》的編後記 文/左岸文化編輯∕許越智



我的悲傷不是病:憂鬱症的起源、確立與誤解》書裡面有個故事,有位婦人前來門診,她被先生拋棄了,要獨自帶著小孩生活,還要面臨龐大的經濟壓力,於是她出現了各種憂鬱症狀:失眠、憂慮悲傷。故事有個意外的轉折:她中了樂透。於是她所有的類憂鬱症狀完全消失,當初幫她看診的醫師懷疑這位婦人是否真的得了憂鬱症。

類似的故事,新聞上常看到:半年沒發片的歌手、志得意滿卻經商失敗、感情婚姻受到重擊,都有憂鬱症。但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心病還需心藥醫。是否我們都太常用醫學術語來定位自己的人生問題、是否我們不願承認自己的情緒是來自於真實的挫敗、是否我們都再也不能忍受自己得經歷某段低潮時光呢?

今日,我們很常用「疾病」來定位「個性」與「習慣」,手機滑太多有「上癮症」、物品一定要歸位有「強迫症」、心情時好時壞話一多就是「躁鬱症」,以前我們用星座定位自己的個性,現在改成用疾病。也許有人會說,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定位,也沒有什麼關係,可是「疾病」這個概念本身,蘊含著當事人因此「受苦」,需要「治療」。仔細想想,這些生活壓力源所造成的情緒,是否需要透過醫療方法解決呢?

人透過演化所留下的能力,通常都是對生存有幫助的。所以,當我們處於憂鬱的時候,是發揮什麼生物設計功能呢?當我們受到挫折時,憂鬱情緒會讓我們退縮,有助於休養生息、重新思考,不會一再去嘗試高壓的挑戰,讓自己處於危險的境地。所以就演化來看,憂鬱、焦慮、不安,是我們面對壓力事件或是痛失人事物的自然反應。更重要的是,人是具有「韌性」的生物,有自然回彈的能力,如果太執著、過度病理化正常的負面反應,就會以為自己的韌性消失了。

當然,我們不是全面否定憂鬱或其他精神疾病的存在。許多知名的學者、作家都揭露過自己有「無緣故的悲傷」,比如美國社會學家卡普(David A. Karp)一直以為自己常年的憂鬱是因為煩惱沒拿到終身職,結果他達成目標的那一週,病情更加明顯,無緣故地失眠、一直覺得身邊有人過世。除了這種無緣故的悲傷,有些人遇上一般打擊就會產生過激的反應、喪失韌性、造成生活上的失能,這些都是需要醫療介入的情況。

在台灣這個過勞之島,病人過勞、醫生也過勞,身為一般醫療消費者(以及潛在患者)的我們,懂得節省醫療資源給需要的人,算是功德無量。在面對生活打擊、情緒焦慮低落時,先想想有沒有任何醫療介入外的解法,或是說,解鈴還需繫鈴人,該罵的混蛋就去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