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無間任務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我往旁邊擠,左肩抵到車門,右臂伸出車窗外,對後面開了一槍。那孩子害怕地瞄了我一眼,接下來便抱著頭蜷曲身子擠到座位前方的小空間裡。沒過多久,他剛才回頭看的那個小窗便爆開了。


「可惡。」我又說一次,然後將車子駛近路邊,試圖找個較好的角度,再對後方開了一槍。


「我要你幫忙看後面的情況,」我說。「但盡量壓低身體。」
他動都沒動。
「起來,」我說。「快點。我要你幫忙看看後面。」


他稍微起身,轉頭向後看。我看見他發現了後車窗已被擊碎,也發現自己的頭正跟它成一直線。


「我會開慢一點,」我說。「假裝要停下來,讓他們超車。」
「別這樣,」他說。「你還有機會,別再錯下去了。」


我不理他,還是將車速降到每小時五十哩,往路邊開去,讓校警的車從左邊經過我側面。我對那輛車射出最後三顆子彈,結果他們的擋風玻璃破了,整輛車也側滑到對向車道,看來似乎是駕駛中槍或輪胎爆了。那輛車衝向對面路肩,撞上路邊灌木叢,然後消失在我們視線之外。我把槍丟到旁邊座位上,搖起車窗,加速前進。那孩子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盯著破掉的後車窗,空氣從那裡被吸出去,發出奇怪的呼嘯聲。


「好了,」我差點喘不過氣。「現在我們安全了。」
他轉頭面向我。
「你瘋了嗎?」他說。


「你知道殺警察會有什麼下場嗎?」我回他。


他沒回答。我們沉默了大約三十秒,什麼也沒說,只是眨眨眼喘著氣,凝視前方,彷彿都被催眠了。車裡都是火藥的臭味。


「那是意外,」我說。「我又沒辦法讓他復活。所以就別在意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他問。
「不,應該說你究竟是什麼人?」我反問他。


他安靜了,但還是沉重地呼吸著。我看看照後鏡,完全沒有其它車輛。前方也是。我們正在郊外,也許離公路系統交流道約十分鐘車程。


「我是他們劫持的目標。」他說。
劫持,真是個奇怪的用法。


「他們想綁架我。」他說。
「是嗎?」


他點點頭。「以前發生過。」
「為什麼?」


「錢啊,」他說。「還會為了什麼?」
「你是有錢人?」


「我爸爸是。」
「他是誰?」
「只是個普通人。」
「有錢的普通人。」我說。


「他是毯子進口商。」
「毯子?」我說。「哪一種,地毯嗎?」
「東方風格的地毯。」


「進口東方地毯可以賺錢?」
「可以賺很多。」
「你叫什麼名字?」
「理察,」他說。「理察.貝克。」


我再看看照後鏡,仍然沒車。前方也是。我稍微減速,讓車子平穩行進於車道中央,像普通人一樣開著。


「那些傢伙是誰?」我問。
理察.貝克搖頭。「我不知道。」


「他們知道你要去哪裡,還有何時會去。」
「我要回家慶祝媽媽的生日。就是明天。」


「誰會知道這件事?」
「我不確定。認識我家的人都知道,我猜地毯界的人也都知道吧。我們家很有名。」


「還有地毯界這種東西?」我問。
「我們相互競爭,」他說。「因為貨品來源相同,銷售市場也一樣,所以這個圈子裡的人都認識彼此。」


我沒說話,繼續以每小時六十哩速度前進。
「你有名字嗎?」他問我。
「沒有。」我說。


他點點頭,好像了解我的意思。聰明的孩子。
「接下來要怎麼辦?」他問。


「我會在公路附近讓你下車,」我說。「你可以搭便車或叫計程車,然後完全忘掉我這個人。」


他沉默著。
「我不能帶你去報警,」我說。「不可能,你可以理解吧?我殺了個警察,搞不好還要加上剛剛那兩個。你親眼看見的。」


他還是沒說話。該做決定了。再過六分鐘我們就要到公路了。
「他們會把我關起來,」我說。「我搞砸了,那是意外,可是他們不會聽的。他們就是這種人。所以不要叫我去哪裡接近任何人,我不是目擊證人,什麼也不是。我要離開這裡,就像從來不存在一樣,懂嗎?」(待續)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