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騙子的遊戲 Grifter`s Game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我需要兩樣東西─一是讓我花的錢,二是讓我花錢的新城市。費城很刺激,但我在這邊就是進行得不順利。我花了一星期尋找有利的條件,另一個星期安排醞釀,第三個星期才發現一開始就搞錯了。


當然了,其中有個女孩,向來就是如此。
她名叫琳達‧詹姆森,一副有錢人的模樣。黑色短髮,眼神熱情,還有漂亮的胸部。她講話像是從那種貴族新娘學校畢業的。她看起來很高尚,穿衣服很高尚,講話也很高尚,我猜想她是條大魚,或至少很接近。


但結果她不是大魚,只是個伺機出手的釣魚人。
真是個天大的笑話,只是這笑話是暗自成形的。我在撒姆森街一家很不錯的酒吧挑上她,在那裡混的全是有錢的白人。我們一起喝吉卜森調酒,一起吃晚餐,一起去看了場表演,一路都開她那輛昂貴的好車。


事情看起來很順利。
我連續跟她約會三天,都還沒吻過她。我一路慢慢來,要把一切動作都確實做對。我已經二十八歲了,要在情場上鬼混已經嫌太老。如果我想得分,就得把一切做得完美。或許甚至得娶她。管他去死─她的模樣很順眼,甚至看樣子在床上也會不賴。何況她一副有錢人的模樣。我喜歡錢;錢可以買到好東西。


於是第四次約會我吻了她,第五次約會又吻,到了第六次約會,我把她該死的胸罩拿掉,撫弄她的胸部。那對胸部很不錯。結實,甜美,大。我撫摸它們,她似乎跟我一樣樂在其中。


第六次和第七次約會之間,我開始用點腦袋,於是花了整整十元從鄧白氏商業徵信公司取得她的財務狀況資料,這才發現她那套大魚的門面全都是假的。她是個淘金女郎,這個愚蠢的小賤貨居然一直在浪費時間,想從我身上挖到金礦。我也真是個聰明的小智障,浪費時間和金錢去挖她。這本來應該很好笑,只不過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就一點都不好笑了。


於是第七次約會,就是結清總帳的時候了。我又帶她出去,開她的車,我設法載著她到處轉了三個小時,一毛錢都沒花在她身上。然後我把車開到她的公寓─小小的很漂亮,顯然是她對未來的投資,就像我在富蘭克林飯店的那個房間。我們進了她公寓,沒多久就置身於她的臥室了。


這回我不玩遊戲了。我脫掉她的洋裝,拿掉她的胸罩,把臉埋在她的胸部。我脫掉她的襯裙和吊襪帶,剝下她的長襪,扯掉她的小內褲,於是床上什麼都沒有,只有小琳達‧詹姆森,我的夢中女郎。


這場仗我已經打贏了,但我還是下定決心要玩到底。我一手撫摸著她,從脖子開始,最後來到「應許之地」。她滿足地呻吟著,我想不是裝的。她火熱得就像被太陽晒傷似的。


「琳達,」我柔聲說,「我愛你。你願意嫁給我嗎?」
這讓她達到狂喜狀態。


從此刻開始,一切宛如天堂。我就像一隻公牛衝向鬥牛士般攻擊她,全神貫注於她天鵝絨般光滑的肌膚。她做愛帶著處女那種清純的渴盼,以及老道妓女的絕妙巧思。她的指甲在我背上戳得好深,她的雙腿緊得幾乎令我窒息。


整件事持續了好久。這是第一回合,狂野而無拘無束,而且非常美好。中間休息時,我們兩人枕在同一個枕頭上,低聲互訴甜蜜情話。比較慘的是我們兩個真的都累癱了。不過別誤會,其中樂趣依然不變。


然後就是第二回合了─這回比較有節制,但卻不可思議地更加熱情。在表面種種之下,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做愛。我們都在玩遊戲,我已經知道最終的結果,但她卻只知道一半。真是太滑稽了。


或許再哄她一陣子也值得。有一點我之前可能忘了講,她很行,非常行。我可以繼續跟她約會,繼續跟她上床一星期之類的。但這場遊戲我已經贏了,整個競技已經失去了刺激性。我決定做個了斷。


我們躺在床上。我一手放在她胸部,感覺真美好。


「琳達,」我說,「我. .跟你撒了謊。」
「你指的是什麼?」


「我知道你無所謂,」我說,「要不是我這麼了解你,大概也不敢冒險告訴你。但我現在了解你了,親愛的,我們之間不該有祕密才對。所以我一定要告訴你。」


現在她開始產生興趣了。(待續)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