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哲學能做什麼?公共議題的哲學論辯與思維練習 What Philosophy Can Do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Chpater 1 如何論辯政治議題(節錄)

本章從近期的政治辯論裡舉例,將解釋並以實例說明有效論證過程中所需要的重要邏輯原則與區別。我們首先區分真正的與虛假的論證,然後討論並闡明善意理解原則(Principle of Charity),這個原則顯示出「公平對待對手能夠讓己方的論證更有說服力」。接下來,我們檢視演繹性(deductive)與歸納性(inductive)論證之間的區別,然後在歸納推論方面,探索很根本卻常被忽略的相關證據原則(Principle of Relevant Evidence)。

接著,介紹確信(conviction)的概念,還有相關的圖像(picture)概念。這兩個概念在後面各章都具有重要的角色。反省「確信」在論證中扮演的角色,將導向合乎邏輯(logical)與合乎理性(rational)之間的重要區別。

在接下來的兩小節中,探究在某個特定主題上勢均力敵者(知識同儕﹝epistemic peer﹞)之間的論證,這將導向思想自由(freedom of thought)及思想正確性(correctness of thought)之間的區別,還有對於歧見的邏輯(the logic of disagreement)所做的分析。在最後,我們來考量完全沒能說服其他人的論證有什麼價值,藉此系統化地闡述自我理解原則(Principle of Self-Understanding)。

‧當論辯不是論辯時

通常,一個「論辯」只是一場激烈的觀點交換,一個很情緒化的交鋒戰,舉例來說,逼得你的對手沉默或落淚就「贏了」。然而,哲學家感興趣的論辯/論證(argument)是一個理性的過程,透過提供良好的理由來說服某人接受某個觀點的一種努力。不幸的是,在許多狀況下(政治就是一個主要例子),我們所說服的人,幾乎本來就已經贊同我們了。

為什麼會這樣?一個理由是,我們稱為「政治辯論」的許多情況,事實上是吵架或是有歧見,而不是論證。立場敵對的代表們交換的只是一句話:「有錢人能付得起更多」對抗「增加稅收等於減少工作」。更精緻一點的意見交換,可能會引用歷史前例:「在一九五○年代戰後復甦熱潮中有過較高的稅率」對抗「雷根的減稅政策讓稅收歲入增加」。這樣的槍彈齊發,並不等於「前提支持結論」這種邏輯意義上的論證。(一個邏輯論證的簡單例子:「在過去十五年來,只有十分之一聯邦稅的削減,增加了歲入;所以,減稅很有可能不會增加歲入。」)就連政治家的完整演講,通常也是口號與似是而非的陳述之集合,靠著陳腔濫調串連起來。候選人的選前「辯論」,大半是練習看起來很有權威、把談話論點放在問題上、避免失態,並且用「打臉金句」來讓對手感到尷尬。我們有需要把真正的論證與虛假的論證區分開來,後者充其量只是引用事實,而這些事實本身並沒有給我們理由去相信結論。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