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不一樣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對有障礙的人來說,最痛苦的不是障礙本身,而是別人的不理解。

  大概是小學低年級的時候,那時哥哥姊姊常拿著漫畫書,一邊看一邊大笑,當時我就想,這是怎麼樣的一本書,可以讓他們看得如此開心?我順手把桌上的漫畫書拿來看,但左看右看,我都不懂好笑的點在哪裡。
  我問他們哪個地方好笑,聽他們講完之後再看一遍,甚至試著把對話框裡面的字一個一個讀出來,但還是沒辦法知道這一整段話是在講什麼,更困擾的是,我無法決定漫畫要從哪一格看起,是該由上往下?還是從左到右?
  我的年代看漫畫書是小朋友最重要的娛樂來源,家裡兄弟姊妹又多,因此經常有一堆漫畫書,但我卻連兩頁都沒有讀完過。
  閱讀障礙對小朋友的困擾還不只看不懂漫畫書這件事而已。小時候我沒辦法分辨「洗髮精」跟「沐浴乳」的差別,外型看起來都一樣,我也看不懂標籤上密密麻麻的說明文字,只好洗到一半在浴室裡大喊:哪一瓶是沐浴乳?哪一瓶是洗髪精?家人都以為我太皮、找麻煩,在學校裡也常因類似的原因被老師或同學罵,小學時候還好,但從國中開始課業壓力變大,怎麼讀都讀不懂,成績跟不上,其他人只知道「你是最後一名」、「上課時你都在睡覺」,身上就貼上了壞學生的標籤。
  閱讀障礙的人生活上會有一些問題,是正常人無法理解的,像是我沒辦法看華語以外的電影,因為我英文不好,看字幕的速度又很慢,如果劇情比較複雜需要靠字幕來理解,常常才剛看懂前面的兩三個字,直接就跳到下一段了,除非我不停地按暫停,或重複看很多次(我還真的是過看了十次以上的《鐵達尼號》),但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很難有跟其他人看電影一起笑、一起哭的經驗。
  為什麼別人簡簡單單就能做到的事,但我不管多努力,就是看不懂?小時候我很氣自己,長大之後慢慢就習慣了,只要習慣就不會覺得特別痛苦。
  其實對有閱讀障礙的人來說,最痛苦的並不是障礙本身,而是別人的不理解。

鬼其實不可怕,只是自己的投射。

  我在《魂囚西門》的劇中飾演一位心理醫生,他的特異功能就是會見到鬼,口碑相傳,就有一堆「鬼病人」找上門,這故事跟我的童年經驗是相通的,雖然我們全家都是基督徒,而基督教並不承認其他鬼神的存在,但我從小就見過祂們。
  第一次見到異世界的「鬼魂」是在我小學的時候,某天在房門打開的瞬間,我看個像是廟裡的神像一般,不知是神是鬼,但一轉頭又不見了,頻率一多之後我大概知道,只要轉到某個特定的角度就可以看到。
  直到國中時看到七爺、八爺、八家將穿身上穿著色彩鮮豔的服裝,臉上化著非常有張力的妝,我才回想起原來小學時常撞見的就是祂們,我也因此對宮廟多了一份親切感,便時常流連於宮廟的這種陣頭活動。但我們家是虔誠的基督教家庭,聖經說除了上帝之外,其餘的神都是惡魔扮成的,家人非常反對我去宮廟,只要一被發現,就是一頓毒打。但我不覺得祂們是惡魔,祂們是神,只是不一樣的神。
  國⼆時因為學習進度跟不上同學,對人生也很迷茫,沒人可以理解,那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一段時間,不但壞、甚至有點冷血,也就是那時候,很多鬼靈都來找上我,我也很容易就可以看見一些奇怪的牛鬼蛇神。
  可能就像許多人說的,小孩對鬼神的感應比較強烈,還沒被現實世界所束縛,因此感應力較強。但小孩很快就會被大人糾正並灌輸「看到的東西是假的」,鬼是不存在的,久而久之越長大就相信自己看的只是錯覺,逐漸就失去感應的能力。
  所以自從成為失去感應力的「大人」之後,我也很少再想起這段回憶,直到拍《魂囚西門》後,跟原創作者九色夫聊起這事,沒想到九色夫也看得到鬼,只是跟我見到的完全不一樣。
  「我那時見到的鬼,有點像是《變蠅人》裡的那種蒼蠅。我那時正處非常憤怒、氣到睡不著覺的情緒,忽然發現有東西在吸食我的怒氣,它也不是跟我有仇,就只是像在進食般,我像是它一餐肥美的食物,而它每咬我一口,我就會更生氣一點。」
  九色夫的靈學老師曾跟他說,越是情感豐富的人越容易引來鬼靈靠近,情緒低落的時候尤其會。「那段期間,它們經常會在我家的客廳或臥室出現,只要一放鬆就會莫名其妙生氣起來,然後它就來吸食我的怒氣,讓我困在憤怒的情緒中,我若能恢復理性思考,切斷心中莫名的憤怒,就可以剪斷跟它的連結。它靠人類的怒氣過活。也許它也不是鬼,而是妖或魔或其他我不知道的東西,但總之讓我很不舒服。」
  我從來不怕鬼,也不排斥見到鬼,彼此的相遇一定都是因為一些特別的因緣才會連結起來、 感受到對方的存在,有時候我想,這一點不論人與人、或人與鬼之間都一樣。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