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給未來醫生的六堂人文課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師諸於心,融合科學與人文
師於人者,師於物者,到最後師諸於心。
植物繪圖擺盪於寫實跟藝術中間。
詩人?或是學者?許多人這樣問我。我想,詩是我一生的志業;學問對我來說,是一個研究專業。
生命裡當然有它本分的東西,可是也有很多跨行越界的地方。我認為,當你不斷尋求以後,生命會多出很多不同的涵義,而我在學問裡是屬於不太安本行、本分的那種人;我不喜歡局限在英美文學,同樣也不喜禁錮在中國文學。
當文學的研究時有不足,我就會試圖用不同的區域意義去演繹文本,從單元到多元文化,並嘗試中、外各種不同的方法與理論。於是,我從寫作的文本跨越到藝術的視覺文本,亦即跨越到物質文本,並透過詮釋文本裡的物質,顯露更大的涵義。而藉由分享我個人由文入藝的歷程,也讓大家知道,人文藝術也可以牽涉及醫學的植物繪圖研究。

西方與東方,從誤解到了解
二○一四年六月,藝術家出版社為我出版的第四本書,叫做《中國風:貿易風動・千帆東來Chinoiserie》。「Chinoiserie」是法文,意思是中國風,是十七世紀法國皇帝路易十四時代模仿中國文物時使用的詞彙。
路易十四對東方非常有興趣,尤其是中國。然而,那時的西方,對東方其實一無所知,或只是極為表層,但也因此反倒對中國產生興趣。這個現象,正代表西方中心(Euro-centric)的意涵,他們所認為的東方,都是從西方本位延伸,充滿誤解,與真實的東方風馬牛不相及;他們試圖從各種不同來源去拼湊自己的東方想像,也就是二十世紀時,薩依德(Edward Said)所謂的「東方主義」(Orientalism)。
但,我好奇的是,當時西方如何接觸東方,並從誤解東方到了解東方。這牽涉到十九世紀的海上霸權,當時的清朝,因鴉片戰爭而不得不面對強大的中西貿易關係;當初中國輸往海外的貨物,第一是瓷器,第二是茶葉,第三是香料──香料的來源,不只是中國,還包括印度跟東南亞;第四種,則是繪畫,當中還包含繪畫用品,就是米紙跟蓪草兩種。
尤其,當時竟然發現,蓪草畫的某種特殊質地與功能,使用在西方自然科學的植物繪圖上。
到今天為止,沒有人做過研究蓪草紙跟生物科學繪圖的關係;或者說,植物科學與中國繪畫、植物與繪圖的相互關係。這引起了我的某種興趣與關注,於是,我開始蒐集相關資料,來看蓪草紙畫及其他的油畫,並進一步探看包括西方畫家來到中國以後,所受到中國的影響。
這些畫作,做為西方看待與認識中國風俗的描繪,本身的意義就等於觀察他們從發現東方,到誤解東方,進而了解東方,最後接受東方的過程。

風光一時的外銷名品
我想,可能很多人沒聽過什麼是蓪草紙,其實,在我們臺灣的新竹、苗栗就種植有可以做出蓪草紙的蓪草樹;假如你回去問你的阿公、阿媽或是爸爸、媽媽,可能會聽到他們回憶,當年便是拿這種紙來製作勞作用的紙花。
蓪草看起來好像很大,但其實並不大。樵夫會把蓪草樹砍成幾段,取出中間的樹心;當一個一個切斷時,若長度過長,要切成一張紙不太容易,因此需要一段段放在桌上,用一把利刀很快把它們分別撩削成一張張紙,就是所謂的蓪草紙。
有時,工匠會把紙染成不同顏色,做成蓪草紙花那也是早年臺灣手工藝銷往美國的重要貿易項目;在臺灣,這項文化從清朝時期就開始發展,曾經締造一日外銷數十萬朵的紀錄,更曾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上展現風姿,質感幾可亂真。
現在,我們在英國人收藏的中國繪畫裡,可以看到上頭畫著當初如何把蓪草樹砍下及製紙的過程。畫面中樹的尺寸雖然有點誇張,竟然比人還大,然而它詳錄由樹到紙,一張一張疊合的經過,仍極為珍貴。
蓪草紙畫作,可以說是一種西洋跟東方的融合描繪,有張蓪草畫畫滿了各種花卉,很像古人一幅「玉堂富貴圖」,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