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羅曼諾夫博士的姿勢跑法:十堂核心課程,根除錯誤跑姿,跑得更快、更遠、更省力,一輩子不受傷。 The Running Revolution:How to Run Faster-Farther-and Injury-Free-for Life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我的跑步歷程

從俄羅斯到美國


我的危機感始於一九七七年十月某個濕冷的的早晨,當時我正從師範大學 (Pedagogical University)運動場回家。這座大學位於俄羅斯的切博克薩雷市 (Cheboksary),距離莫斯科約六百公里。它是蘇聯優秀運動員的搖籃,訓練出許多選手贏得奧運獎牌、創下世界紀錄,還替蘇聯培育出許多強勁的運動團隊。

從大學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如同當天陰鬱的天氣,既沮喪又憂鬱。當時我在師範大學裡教田徑,對美國人而言,「師範」這種翻譯聽起來很可笑,好像這所大學沒有名字一樣。然而在俄羅斯,所有國營機構的名稱都直接反映了它們的功能,而不像私立的哈佛或德州大學一樣,可以看出他們的創校由來或地理位置。師範大學的功能就如同哥倫比亞大學的教育學院,除此之外,我們的專業還有培養未來的運動教練、體育老師以及菁英運動選手。

我那時才剛從大學畢業,並且擔任田徑教練,也正在為我的博士學位打拚。如同其他的年輕教練和運動科學家,我的未來似乎很璀璨,但那天早晨即使我已盡量努力工作,當我剛結束田徑場的跑步課,從學校步行回家路上,我的心情還是相當低落,並且深深地感到無力。

在校園裡我做了很多事,包括在極負盛名的系所裡完成重要的科學研究,之後又花了兩年的時間跟學生一起完成許多研究論文。但做了這麼多研究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竟處在一種荒唐的情境中。換句話說,我腦袋裡比以前裝了更多的知識與經驗,也已經從一位優異的選手變成教練和運動科學家,然而,我卻發現過去我所接受到的教育和經驗,並無法教我該如何教導學生從事跑步這種看似簡單的運動。我不會,並不是因為我是個不用功的人。

相反的,在班上我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而且當時我已經透過科學研究和實務教學,累積了許多有關跑步的知識。但有一件事情是我過去一直渴望能做到的:「用科學化知識來教授跑步技術」,但當時跑步技術的理論和教學方法並不存在。那個時候的跑步理論和技術與教學的認知大抵是互相矛盾的。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