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召喚法力:法律白話文小學堂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PTT做夢錯了嗎?還要賠錢、登報道歉?

[爆卦] 在台北市某局處睡午覺,做了個夢
強者我家人在台北市某局處swag午覺,做了一場夢。

夢境在台北市某局處,與同事們討論為什麼「政黨票」不應該放棄「有真正進步價值」的小黨,因為這是木可伯伯的切身經驗。最近一個月,天龍市府在審總預算,但是極其重要且關乎年輕人的預算一直過不了,這除了是某個南波萬的政黨故意做梗之外,另一個號稱要點亮呆彎的政黨也有不乾淨的黑黑議員浮上檯面。

同時,木可伯伯在上任後,之所以會大力地、實質地與某帝國學府合作,嘗試推動在地市民的「參與式預算」,是因為木可伯伯認知到兩個大黨中,有很多信仰舊政治的、金權政治的議員,這些議員橫跨了各個年齡層,大多跟特定產業有關的。佼佼者好比:腫大平、重伸彥、午叔華、東彥柏等等,呵呵。

許多議員在某方面的磁場是相通的。目前信仰金權政治、舊政治的議員,根本性地阻擋了所有交到議會送審的參與式預算,因為參與式預算徹底撼動了地方議員在款項、預算執行、分配等等的過程中可以分得的巨大利潤。

突然就這麼醒了,好冷。




前面的夢境文大家應該不陌生,這是經常在網路上出現的文章,不過這一則是二〇一六年年初在PPT八卦版張貼的「夢境文」,當年年底,這篇文章的作者因為這篇文章而被法院判決有罪,處拘役五十九日以及賠償十萬元!

難道,在網路上分享夢境錯了嗎?

你以為說「作夢」就沒事?別把法官當恐龍

「有一次我做夢夢到……就醒了」是一種在PPT等網站中常見的發表方式,作者用「做夢」的方式發表文章,針對指涉對象以「暱稱」方式影射相關內容,認為當遭受指控時,可以用「夢境」為由來避免相關的法律責任。

但法官不是塑膠做的,當大家都知道夢境文是一種影射,法官難道會不知道嗎?所以法院判決認為,只要一般人從文義推敲能夠發現作者影射的對象是誰的話,作者仍然構成「誹謗罪」,因此夢境文是沒有辦法逃脫法律責任的!

「誹謗」和「公然侮辱」,差在哪裡啊?

所以在網路上講話,是會觸法的,通常最最容易觸犯的罪就是「誹謗」及「公然侮辱」,但是,明明一樣都是在罵人,這兩種犯罪到底差在哪裡啊?

1.我罵出來的話,有「真假」的可能,就是誹謗!

如果我「造謠、栽贓、誣賴」,把「假」的事情扣在別人頭上,然後想講給大家聽而對外傳播,這樣的行為就是所謂的「誹謗」,而「謠言、栽贓、誣賴」指的都是一件「具體的事實」,也就是能夠被確認是「真的」還是「假的」的事實才是誹謗的內容。譬如說,春嬌在臉書貼文:「突然回家,門打開看到老公志明跟別的女人躺在床上!!—覺得憤怒」,但是,這件事其實是「假的」,只是春嬌為了離婚故意誣賴志明,春嬌的貼文就會構成誹謗,而需要承擔眼睛的業障刑事責任喔!

誹謗罪並不像公然侮辱罪有「公然」的要件,所以就算是只有兩個人之間的私訊對話,只要你有想要散播給大家知道的想法,就可能構成誹謗罪了;此外,如果用「文字」、「圖畫」的方式進行誹謗,由於這些方式的散播能力比單純的「說話」還要更強,所以《刑法》針對這些方式進行的誹謗行為增設加重處罰的特別規定,而前面提到的案例當中,春嬌在臉書貼文就是使用「文字」進行誹謗,所以春嬌構成的將是刑法上的加重誹謗罪喔!

2.在大家面前「訐譙」,給別人難看就是公然侮辱!

相對於誹謗所要求的具體事實,侮辱的內容往往都是「抽象的貶低謾罵」,只要是對別人開罵,不管是問候別人家人、祖宗的三字五字七字經,或是拿別人的長相、智商各方面來發揮等等,都屬於侮辱。因為侮辱的範圍太廣泛了,所以《刑法》處罰的侮辱還必須具備「公然」的要件,必須在很多人或是不特定的人都可以看得到的狀況下罵人,才會成立犯罪。如果只是在兩個人的小視窗對話中罵來罵去,一般人應該不會看到,原則上也就不會構成。以網路言論而言,在臉書貼文、在PTT板上PO文、甚至是在LINE的群組中傳訊息都曾被法院認定是「公然」的狀態。

除了有罪,還要賠錢、登報道歉!

文章一開始的夢境文除了被判有罪之外,還被判須要賠錢,為什麼?因為在我們法律系統上,有分成「民事」及「刑事」,所以亂說話除了有可能被判「誹謗」及「公然侮辱」罪之外,還有可能被告《民法》上的「侵權行為」,是需要賠錢的!但必須強調的是,刑事法院與民事法院之間的判斷是互相獨立的,刑事法院只關心構不構成犯罪,而民事法院則是關心需不需要負擔損害賠償責任,兩邊的判斷可能一樣也可能不一樣(有可能不構成犯罪但還是要負擔損害賠償責任)。

依照《民法》規定,名譽權遭受侵害,被害人(也就是案例中的市議員)可以請求賠償「相當金額」,實務上法院對於相當金額的計算,會參考加害行為(也就是案例中PO夢境文的行為)與被害人所受痛苦、加害人與被害人身份、經濟地位等因素加以考量。除此之外,依照《民法》規定,被害人還可以請求加害人進行「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例如要求加害人登報道歉就是常見的方式之一。

網路言論用法律管不住也放不開

除了民刑事責任之外,《社會秩序維護法》中對於在網路上「散佈不實謠言」的行為,也有處罰規定,最高可以處三萬元以下罰鍰或甚至是拘留三日以下的行政處罰。總而言之,在網路上發表言論,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負擔許許多多的法律責任!這樣的法律設計有時也讓人覺得,政府你會不會管太多啊?

可是,這些年來,出現許多令人遺憾的社會新聞,也開始讓人反省,是不是國家該對於網路言論加以管制?要管得多深?國家能夠伸手的界限在哪裡?這一個個問題其實都很難找到答案,但至少可以確定一件事,網路世界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也對法律產生很多挑戰,言論自由碰上網路只是其中一部分。我們不可否認的是,透過網路每個人的意見更容易被看見、被重視,也使得各種議題的討論更加方便快速,這是保障言論自由的重要意義之一,但也因為這些特性,使得言論可能造成的傷害比過去來得更快更強,兩者之間如何平衡,是一個難解的課題。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