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我必須獨自赴約:第一線聖戰報導紀實 I Was Told to Come Alone: My Journey Behind the Lines of Jihad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雖然我再也沒回伊拉克,但戰爭未曾離我遠去。巴格達在我心中深深刻下烙印,恐懼感伴我回德國,戰爭的一切跟伊拉克面臨的危機盤據我心。我似乎無法擺脫這一切。
美軍入侵伊拉克以及在中央監獄與各地虐囚的行徑,還有聖戰士開始以網路大量散播資訊的手段,讓蓋達組織終於逮到機會,在伊拉克拓展版圖。二○○四年三月,一群北非伊斯蘭主義者和罪犯在馬德里進行炸彈攻擊,奪走兩百人性命,更有八百人因此受傷。二○○五年七月,倫敦的三班地鐵和一輛巴士分別發生爆炸事件。主使者都來自里茲(Leeds)的工業小鎮,除了其中一人生於牙買加,其他皆為道地英國人。
越來越多遜尼派改變極端思考方式,有些人開始接納蓋達組織,有些人則默默支持其組織理念。這些遜尼派被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和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虛偽的藉口激怒。美國和英國主張出兵攻打伊拉克是為了摧毀海珊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事實上這些武器根本不存在。他們不僅沒有正當入侵伊拉克的理由,還在當地折磨、凌虐伊拉克人。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的崛起,還有伊朗在中東地區漸增的影響力也是關鍵因素。無論在歐洲、中東還是北非,只要訪問穆斯林,他們都告訴我西方國家正與伊斯蘭教為敵。
報導過馬斯里事件後,我親自造訪《紐約時報》總部,首度跟許多駐紮美國的同事和編輯碰面。邁克爾.莫斯(Michael Moss)是我在紐約結識的記者,頭髮灰白的他相當友善。邁克爾生於加州,現居布魯克林,近三十歲的我和五十出頭的他結為好友。他就像大哥一樣,除了教導我如何用不同角度來敘事,也告訴我該去哪裡挖掘資訊。邁克爾的幽默感和自嘲功力令我欽佩,他也是個樸實、腳踏實地的人,他說這是從小在美國西岸成長的緣故。
邁克爾在偵查新聞單位服務,我也隸屬此部門。那時他負責報導兩則遜尼派在伊拉克被什葉派囚禁凌虐的新聞,因什葉派民兵部隊有時會與美軍合作。邁克爾跟我一起採訪寫稿,我們也到敘利亞訪問逃離伊拉克的被拘留者。
那群逃到敘利亞的男人皆曾受殘暴的對待,我們認為這些殘暴的行徑只會加深當地人對西方國家的仇恨,讓遜尼和什葉派的隔閡越來越大。此趨勢不僅會發生在伊拉克,整個中東地區皆如此。什葉派民兵部隊發動的攻擊,以及伊拉克遜尼派在當地與美軍監獄中受辱的事實,只會激發出新一代的聖戰士。另一個讓遜尼派起身行動的因素則是巴勒斯坦遭受的壓迫,部分新崛起的聖戰士組織沿用蓋達組織的策略與資源,替巴勒斯坦而戰。
我們在敘利亞就認識一位懷抱此理唸的民兵組織領導人,他名叫沙克.阿布希(Shaker al-Abssi)。身為巴勒斯坦人的他,在一九五五年生於約旦河西岸的傑里科(Jericho)。他原就讀醫學院,後來放下課業,投身亞西爾.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法塔赫組織(Fatah)擔任戰鬥機師。後來他在自己於敘利亞建立的巴勒斯坦軍營基地朝以色列發動攻擊。二○○二至二○○五年,敘利亞政府以恐怖主義為罪名將他關進監獄。出獄後他穿越黎巴嫩,在約旦當地策劃對抗美國的行動。阿布希並不虔誠,但他認為伊斯蘭主義民兵組織有其重要性。將目標擺在替巴勒斯坦而戰的他,利用美軍入侵伊拉克激起的民怨與不滿,在當地招募戰士來實踐理念。
我們對阿布希感興趣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長年與伊拉克蓋達組織領袖阿布.穆薩布.札卡維合作,他在聖戰世界中可是重量級大人物。札卡維在一九六六年生於約旦扎爾卡,本名為艾哈邁德.法迪爾.納札爾.哈拉雷(Ahmad Fadhil Nazzal al-Khalayleh)。他高中時輟學,青少年時期開始犯罪,是個在街頭遊蕩的混混。札卡維到阿富汗參與對抗蘇聯的戰爭時變得非常極端,後來在一九九三年回到約旦。札卡維的信仰導師是受一九七九年佔領麥加行動啟發的謝赫:阿拉伯文對群體中德高望重之男性的尊稱,可指首領、教長、長老等。阿布.穆罕默德.馬克迪斯(Sheikh Abu Muhammad al-Maqdisi),他倆共創名為拜亞伊瑪目(Bayat al-Imam;意即效忠伊瑪目)的薩拉菲教派。薩拉菲主義(Salafism)
一詞源自「as-salaf as-salih」這句阿拉伯文,可直譯為「正統繼承者」。這裡的正統繼承者指的是前三代穆斯林,信眾普遍認為他們的言行舉止才符合「純粹」伊斯蘭精神。從傳統觀點來看,薩拉菲教派只遵從古蘭經、先知傳統的指示及前三代穆斯林採用的宗教儀式,他們認為這才是伊斯蘭教的正道。一九九四年,札卡維跟其他組織成員因計畫在約旦發動攻擊而被捕入獄,但他們將自己在獄中寫下的文字偷渡到外界,並藉由薩拉菲教派媒體,宣傳招募更多追隨者。
札卡維在一九九九年獲得特赦,出獄後參與策劃所謂的千禧年陰謀(Millennium Plots),這個由蓋達組織主導的攻擊行動,預計在兩千年一月一號執行。不過原訂於約旦發動的攻擊失敗,札卡維逃到阿富汗,並在當地結識賓拉登。蓋達組織領導人提供援助,讓札卡維在阿富汗成立訓練外國戰士的軍營,專注對抗約旦和以色列這兩個「近距離敵人」。札卡維也對什葉派深惡痛絕,將他們視為仇敵。
二○○一年美軍入侵阿富汗後,札卡維在坎達哈(Kandahar)被美軍炸傷,便將總部移至伊拉克北部。某次美國國務卿柯林.鮑爾在聯合國演講時提到札卡維,讓更多西方世界的民眾知道這號人物。鮑爾在演講中提到出兵對抗海珊政權的理由,並指出札卡維與海珊這名伊拉克獨裁者密切合作。實際上,札卡維並沒有跟海珊合作,而美軍入侵伊拉克的理由後來也被證實根本不成立。美軍入侵伊拉克後,札卡維的「統一和聖戰組織」(Jama at al-Tawhid wa al-Jihad;此組織後來更名)帶頭發起暴動,執行多起炸彈自殺和暗殺攻擊,不僅屠殺老百姓,更煽動宗派衝突。二○○三年八月,發生在約旦大使館與巴格達聯合國
辦公室的爆炸事件,皆與他相關,納傑夫什葉派清真寺的爆炸攻擊,也是由他主導。
二○○四年一月,札卡維正式寫信邀請賓拉登結盟。兩位領導人在當年十月正式宣布結為同盟,札卡維的組織宣誓效忠蓋達組織,也成為伊拉克地區的蓋達組織代表。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