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狂人日記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狂人日記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別人吃了,
都用著疑心極深的眼光,面面相覷……

某君昆仲,今隱其名,皆余昔日中學校時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漸闕。日前偶聞其一大病,適歸故鄉,迂道往訪,則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勞君遠道來視,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補矣。因大笑,出示日記二冊,謂可見當日病狀,不妨獻諸舊友。持歸閱一過,知所患蓋「迫害狂」之類。語頗錯雜無倫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體不一,知非一時所書。間亦有略具聯絡者,今撮錄一篇,以供醫家研究。記中語誤,一字不易;惟人名雖皆村人,不為世間所知,無關大體,然亦悉易去。至於書名,則本人愈後所題,不復改也。

七年四月二日識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見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見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發昏;然而須十分小心,不然,那趙家的狗,何以看我兩眼呢?我怕得有理。



今天全沒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門,趙貴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還有七八個人,交頭接耳的議論我,又怕我看見。一路上的人,都是如此;其中最凶的一個人,張著嘴,對我笑了一笑,我便從頭直冷到腳跟,曉得他們佈置都已妥當了。

我可不怕,仍舊走我的路。

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裡議論我,眼色也同趙貴翁一樣,臉色也都鐵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麼仇,他們也這樣,忍不住大聲說:「你告訴我!」他們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趙貴翁有什麼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麼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陳年流水簿子踹了一腳,古久先生很不高興。趙貴翁雖然不認識他,一定也聽到風聲,代抱不平,約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對。但是小孩子呢?那時候,他們還沒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睜著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這真教我怕,教我納罕而且傷心。

我明白了,這是他們娘老子教的!



晚上總是睡不著。凡事須得研究,才會明白。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