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除魔派對vol.4黑鳥占卜今日凶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澤蘭的出現,可以說是誰也沒想到。
飛到毛茅頭頂上的毛絨絨目瞪口呆,豆子似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圓,尖尖的鳥喙也是張得大大的。
「澤老師?」即使是面對魔女也能鎮靜自若的毛茅,在確認那真的是他們社團的顧問後,不由得也吃了一驚,「你居然願意離開實驗室?你不是把它當成你老婆了?」
「錯。」澤蘭嚴肅地糾正,「那是我大老婆,小老婆們則是所有的實驗器材。」
「啊,聽起來更變態了呢。」毛茅說。
「有什麼話想說的,晚點再說吧,正事先處理。」澤蘭斂起了對著學生們習慣性展露的溫和笑意,墨色的眼珠掃向了那具被長槍打落的殘缺身體。
從人形污穢出現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有幸親眼目睹。
縱使對方失去最顯著的特徵,澤蘭還是能從那頭如蛛絲的灰髮和耳際的片鰭,辨認出這就是第三位魔女。
人魚。
澤蘭無意識地動了動手指,將剛冒出頭的探究心壓抑下去。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這名人形污穢帶回去,將對方從頭到腳——噢,她連尾巴都沒了——裡裡外外地研究透徹。
可惜的是,不行。
不能活抓。
污穢必須當場殲滅。
這一切都是為了避免舊事重演。
澤蘭看了一眼他的學生們,黑眸裡閃現過溫情又歸於平靜。他做出一個要其他人別上前的手勢,由自己主動走近那抹灰色人影。
魔女的崩解速度異常緩慢,並不是一口氣便化為大量晶砂,而是從腰間陸續往上潰散。
「我的子彈還沒將妳的核心完全擊碎,不過也快了。」澤蘭舉起長槍,槍管抵上灰髮小女孩的蒼白額角,「妳感受得到吧?子彈正在往更深處鑿開,裂縫越迸越多,大約再十秒鐘,就會整個粉碎。而在這十秒內,對於我的問題,妳會給我一個線索。」
「你傻了嗎?」不客氣扔出這句質疑的是黑琅。
很顯然地,失去大部分身軀的魔女也有相同的看法。她嘲弄地扯動嘴角,像是在等著澤蘭如何從她嘴中撬出任何有用的字句。
只是那份嘲弄在藍髮男子開口後,倏地凍結在她的臉上。
不是因為澤蘭的問題。
「魔女……妳們人形污穢是從何而來?」
而是因為,她突然間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
她明明用盡全力地緊閉著,但似乎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扳扯著她的雙唇,將之霍然拉開,逼迫她張開嘴,擠出聲音。
「流……」
她就像離水的魚彈震起僅剩的軀體,發出了有若詛咒般的尖銳咆哮。
「流言蜚語——」
嘶喊聲猶盤旋在半空中,人魚最末的身軀也破碎瓦解,散落的晶砂像是一小片發光水窪,轉而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最後,只留下閃爍著淡淡灰光的花葉結晶,以及外型怪異的布娃娃。

上一秒還直挺挺站著的藍髮男子,下一秒忽地腳一軟,整個人往下跌坐,就連他手中的那把長槍竟也散逸成虛影。
「澤老師!」
此起彼落響起的喊叫,讓澤蘭感受到社員們對他的關切。不過眼下他有一個問題,非得問出來不可。
「居然沒有一個人願意扶住我……老師有洪水猛獸那麼可怕嗎?」
「不,澤老師,你可比那可怕多了。」站在一邊的毛茅由衷地說。
同樣站在邊側的白烏亞和高甜完全同意這個看法。
「只有你們在而已?」澤蘭放棄了解自己在毛茅他們心中的形象,轉而確認起人數,「沒有其他人了?」
高甜本來想點頭,可驀地想起自己和黑琅、毛絨絨都是後來才到的,不了解先前的狀況,於是她將目光投給毛茅。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