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圖靈密碼中

關越在返回工作崗位後卻暴躁不已, 而這,再度引發兩人爭吵……

  • 作者:非天夜翔 追蹤
  • 譯者:/
  • 繪者:PSD
  • 出版社:平心出版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9/1/10
  • ISBN:9789864940653
  • 金石碼:2018561368208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定價:350 元
  • 特價:79277(可得紅利2點)
  • 紅利優惠價:77269(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8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圖靈密碼中
參考庫存量:9本
立即購買 預計出貨日:2019/3/20

金石堂讀者好評

2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內容簡介 top

《圖靈密碼中》


由於關越的爺爺病重,天和便陪著他回到太原。
隨著再次拜訪關家,浮現於天和心頭的,
是與關越曾經的點點滴滴。

當年的關越曾想把全世界都給他。
那個一臉認真地說著要買下凱旋門和巴黎鐵塔的男子,
那個帶著他去環遊世界的男子,那個寫信給他的男子,
盡心盡責地呵護他的人,一直都是關越。

而關越如今又助他免於破產,
天和滿懷感激的同時亦心疼關越失去了親人,
他本想多加關心關越,
可誰知,關越在返回工作崗位後卻暴躁不已,
而這,再度引發兩人爭吵……

本書收錄繁體版獨家番外〈The last movement〉2。

本書特色

非天夜翔 2019年最新力作,豪門商界菁英╳上流貴公子!
上流貴公子一朝破產,
可這個奇蹟般出現的人工智慧,
將為他的人生帶來新契機!

作者top

  • 作者介紹


    非天夜翔

    文青一枚,酷愛旅行,寫作與電影,講故事的人,沉溺於童年的幻想者,我有許多故事講給您聽,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世界,歡迎您來到我精神的樂園,一張門票,帶您踏上與現實截然不同的奇妙之旅。

    作品有:《武將觀察日記》、《飄洋過海中國船》、《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錦衣衛》、《金牌助理》等。
    個人微博:weibo.com/u/1743310520

試閱top

Second movement

第十一章

太原下雪了。
大雪鋪天蓋地,在大提琴的樂聲裡,溫柔地覆蓋了這座擁有五千年歷史的古老城市。它的年齡,與華夏有記載的文明史一般地古老。
在它偉岸的身軀與巍峨的輪廓前,倫敦不過是耶穌四十七歲那年,過路商人在泰晤士河畔建立的通商港;柏林也僅僅是千年前普魯士種下的菩提樹周圍的小小村落;至於紐約那短短三百年的歲月——只能說,它還是一名蹣跚學步的小嬰兒。
天和戴著耳機,坐在車裡的小吧檯前,望向車窗外漫天飛揚的大雪,關越則倚在沙發上睡著了。
普羅:「這是一座很美的城市。」
「嗯。」天和注視水晶杯裡的冰滴咖啡,答道,「他的故鄉。」
山西是盛唐版圖所開始之處,帶有厚重的人文氣息。關家則從關越的爺爺那一輩起,便不遺餘力地推崇子孫讀書,振興家業的祖訓。奈何關家子弟的智商,彷彿全被關越吸走了,一大家子人裡,關越也是最出息的那個。
天和很清楚關越是希望轉回中國國籍的,只是一旦入籍,他們就無法再獲得法律承認的婚姻。
中國的神明與關家的祖宗,都不會閒著沒事幹來祝福他們,這點也曾是天和與關越衝突的源頭。
現在他倆都是中國人,也無法再獲得戶政事務所的結婚紙。雖說世間愛人千千萬,願意在一起也不一定要結婚,然而涉及到兩個家族的財產、婚姻與小孩繼承權諸多剪不斷理還亂的問題,沒有婚約,將會產生太多的麻煩。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了。
天和把熱毛巾放在關越的臉上,關越醒了,擦了擦臉坐起身,關家大宅的鐵門打開,車開進去,老管家一身大氅,拄著拐杖正等著。
「聞少爺,好久不見了,」老管家說,「您好。」
「您好,桂爺。」
天和被叫「少爺」很不習慣,家裡人從上到下,無論什麼職位,司機也好廚師也罷,都直呼他「天和」,頂多是「老闆」或「聞總」,但他知道這是關越家裡講究的規矩——一種與聞家完全不同的規矩,便也沒有堅持,點了點頭。
關越道:「情況怎麼樣?」
「都到齊了,就等少爺。」老管家說,「老爺聽說聞少爺一起回來了,這就請吧,太爺想必也願意見見您。」
天和沒有說自己與關越分手的事,不知道關越告訴關家了沒有,不過看這模樣,似乎沒有?但天和也沒有說什麼「這不合適吧」,決定與關越一起回來,為的就是陪他來見這最後一面,至少有個人,在他失去至親時,能陪在他的身邊,於是點點頭,答道:「那就逾矩了。」
關越便帶著天和,換了飄滿雪的外套,傭人伺候他們換上毛襖冬衣,天和那身還是好幾年前來拜訪時,關家為他做的,稍微有點顯小。天和洗過臉和手,跟在關越身邊,隨老管家走過長廊,感覺自己就像進了民國戲裡,成了這麼一大家子人的少奶奶。
院裡院外,站了一地人,見關越回來,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轉向關越與他身後的天和。
老管家說:「聞少爺,請稍留步片刻。」
關越邁進屋內,天和一瞥屋內,關越的父親跪在地上,四名醫生出出進進,生命維持器已經全用上了,裡頭還傳來隱約的哭聲。
「爺爺,」關越用山西話說,「越回來了。」
眾人忙讓開,招呼關越到床前去,天和則安靜地走到一旁,站在梅花樹下。
不出片刻,裡頭又讓傳天和,天和聽懂了山西話叫他名字,不等老管家出來請,便已進去,到病榻前跪下,只見關越握著祖父的一手,雙眼通紅。
老頭子從關越手裡抽出枯乾的手來,說了句山西話,把手放在天和額頭上,無力地摸了摸他的頭,繼而滑落下來,壽終正寢。
房裡開始哭了,抽泣的抽泣,號啕的號啕。天和眼眶濕潤,轉頭看關越,他沒聽懂最後那句話,但想必是「好孩子,以後互相照顧」一類的。接著,叔伯們起身,醫生上前摘了生命維持裝置,關越帶著眼淚躬身,雙手覆在祖父臉上,讓逝者表情和緩,接過父親遞給他的一枚古錢,放在祖父口中。
天和與孫輩們一起退了出去,門外女眷進來,磕頭,痛哭,再是女眷們出來,留下關正瀚與堂兄弟們,以及長房長孫關越。
「少爺請到偏廳用茶。」一名傭人過來請,天和朝孫女輩裡看,只見一個女孩朝天和點點頭,用嘴型示意待會兒。
天和也點頭,跟著傭人走了,走出幾步,他忽然聽見了關越在房裡大哭。
天和停下腳步,有點不忍,他知道在關家祖父臨終前,為了不讓他更難過,關越一直忍著淚水,但就在祖父心跳停止、摘下呼吸器的那一刻,關越終於情緒崩潰了。
普羅:「我建議你現在去陪在關越身邊,他一定非常需要你。」
天和:「按這裡的規矩,我不能留下來,他們把我當未過門的孫媳婦招待,我知道他很需要陪伴,但在紅白事面前,是絕對不允許出錯的。」
普羅:「人總比規矩重要。」
天和:「我也這麼想,不過現在不能給他添亂。」
可惜關越不知道,聽覺是一個人最後失去的知覺,不過也許祖父漂流在那無盡的意識之海中,斷去所有與世界的連繫的那一刻,依舊能看見小小的關越跪在虛空裡,伸手不斷擦淚的場景吧。

天和到了茶室裡坐下,環顧四周,這是關正瀚的茶房,一旁還堆著幾本書。
「關越的爺爺奶奶,都不認識字,」天和說,「卻很明事理。」
普羅說:「我以為他不知道你們在一起。」
天和答道:「當初我們都沒有告訴過爺爺,不過關家這麼多親戚,鐵定有人隔三差五地暗示他,我想老人家,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這許多年裡,關家與聞家一直是世交的關係,從祖父輩就開始打交道,關家曾經動過將過繼來的長女嫁給聞天衡或聞天岳的心思。父親聞元愷也帶天和來過關家好幾次,小時候的關越還帶天和在家裡四處玩,教他念唐詩,關父關母也挺喜歡天和,只是那些記憶對天和來說,都有點模糊不清了。
點炸關家的,是在他們長大後,確定戀愛關係時。
關越帶著天和回家,稟告父母的那天,關正瀚是真的險些一口氣沒喘過來,哆嗦著先乾了一整瓶天王補心丹。關越自然不敢告訴爺爺,怕心臟受不了。
不過今天看來,關越的祖父並不太在意這件事,也許在意,但到了彌留之際,他只希望最疼愛的孫兒能幸福,其他的都再不重要。
天和:「我現在最怕的就是……嗯……爭家產,這樣會給關越造成更深的傷害。」
普羅說:「死亡這個概念,確實令我相當費解。」
天和:「都會過去的,爸爸去世的時候,我也很費解。」
普羅:「你得到答案了麼?」
天和:「沒有,也許只有當我走進死亡的那天,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吧。」
第二撥親戚們從茶室外經過,不久後,輪到關家的傭人們過去,大家紛紛去給關家的老太爺磕頭。
天和:「我記得爺爺還在的時候,幾乎沒什麼人去看他。」
普羅:「活著的時候,為什麼不多相處呢?」
天和茫然道:「不知道啊,人就是這樣吧。」
天和給自己斟茶,忽覺這茶杯眼熟,翻過來看了眼,正是那年在蘇富比拍賣行上,給關越的父親買的。這一套杯壺只要八十萬,不貴,但關正瀚很喜歡,特地為它訂做了放茶具的矮案與憩坐背抵,材料是非常古老的降香黃檀,且做了相當精細的鏤空雕紋,一張茶案,就能抵上一輛勞斯萊斯。
「關家實在是太有錢了。」天和說,「當年剛和關越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懷疑他家裡不是造紙而是印鈔票的。」 ...看全部

詳細資料top

編/譯者:/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1*14.8
頁數:416
出版地:台灣

共0篇好評top

寫書評去 >

商品標籤 (什麼是標籤?)

霸凌

我的標籤

團體專屬服務top

全套帶走 出版日十年以上商品需另下訂,調貨時間較長,無法與一般商品合併結帳,敬請見諒。top

一次帶走全系列 

訂購須知top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