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炒飯狙擊手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狙擊手分成三類,戰場狙擊手配置於排、連,在戰鬥中攻擊對方行進間的單兵、戰車車長或車輛,造成嚇阻效果,遲滯敵方行動。戰術狙擊手配屬於旅或師級單位,專門對付敵人的狙擊手、軍官和其他重要目標。還有一種,」
他停下,將快燒到嘴上鬍子的雪茄扔進咖啡杯內:
「平常不輕易出手,埋伏於敵後,勤練戰技,必要時一槍取特定敵人的性命。我稱他們是戰略狙擊手…………」


第一部
1 義大利.羅馬

五點十二分在義大利西北角的拉斯佩齊亞上車,拉起T恤後的帽子遮住半張臉閉眼打瞌睡。搖晃中,六點二十二分抵達比薩中央車站。沒有轉區間車去奇蹟廣場看斜塔,想像十六世紀末伽利略從塔頂鐘樓扔下兩顆重量不同的鉛球發現自由落體定律,或者拍張手扶斜塔的照片證明視差創造出的想像力。
他在下車前進廁所脫掉鮮黃色的帽T扔進垃圾桶,穿上紅色無領運動夾克,迅速轉月臺跳進六點二十九分發車的三一○○次車,找到座位繼續打盹。
清早的首班車不容易誤點,他在七點二十九分抵達佛羅倫斯的福音聖母車站,睜開眼發現乘客增多,幾乎出站後都折往東南尋找布魯內列斯基為百花教堂建造的大圓頂,他們將氣喘吁吁攀爬四百六十三階狹窄樓梯,滿足的面對腳下凜冽強風中的古城。
按照原來計畫,他僅需要換月臺接八點○八分的九五○三次車往羅馬,忽然改變主意,進車站的廁所,再脫下紅夾克,換黑色短大衣。本該將紅夾克塞進馬桶上方的空隙──想起蹲在廁所外的老人。
或許對方不老,只是頭髮少點,整個身子窩在廁所左邊的牆角,臉藏於兩條拄於膝蓋頭的臂膀中間。他小心將紅夾克披在對方肩上。
出火車站往巴士總站,八點○二分的車到佩魯佳,其間會兜進幾個小城,不過他的時間還算充裕。唯一的錯誤,這是條觀光路線,他該留下那件帽T,終究短大衣顯得太正式。
無暇想太多,從手提箱內扯出背包,順手將空箱子留在報攤前。
巴士準時出發,途中在托斯卡尼的阿雷佐停車上下客時,他買了杯咖啡與巧克力可頌。
義大利人熱愛甜食的程度,屬於螞蟻一族。
十點五十四分到達佩魯佳。沒空懷念當地著名的燴兔肉,加快腳步進火車站,趕上十一點○五分發車的二四八三次火車。這回沒換衣服,倒是加了頂洋基隊的棒球帽。他有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在車上補充睡眠。
車上人不多,四名蘇格蘭口音結夥的背包客、三名迫不及待打開筆電的商務客、一名可能來自台灣或香港的單身女自助客。他選最後一排的座位沉沉入睡。
不僅因為一整晚未睡,接下來他可能也沒有機會再睡。
延遲五分鐘,二四八三次車於兩點○一分駛進羅馬的特米尼車站。踏出車門,他已然陷入擁擠的焦慮人潮。
沒有隨大多數旅客往共和廣場的方向,出站後轉而往南,走到摩卡咖啡旁的寄物櫃,摸出鑰匙打開其中一個櫃子,很好,果然有兩個束口塑膠袋。拿了袋子過馬路鑽進對面巷子,毫不考慮側身擠進阿爾及利亞人開的小店添件深咖啡色兩肘打了皮補丁的獵裝,拖畫了小熊圖樣的行李箱出來。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