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律動ONLINE~王子樣草泥馬-上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第一章 現在王子不騎白馬改跳舞了

紅地毯上灑滿粉色玫瑰花瓣,濃郁的花香在鼻尖縈繞。

結婚禮堂被布置成浪漫的粉紅色,觸目所及都是令人少女心噴發的粉嫩花朵。

茨雨雙手環胸站在人群中,不同於周遭的人滿臉笑容,她則是臭著一張俏臉,時不時低頭看自己的荷包。

很快地,悠揚的結婚進行曲響起,新娘笑容靦腆地挽著新郎款步進場,兩人走過灑滿花瓣的紅地毯,接受親朋好友的祝福。

然而,看著新娘燦爛的笑容茨雨竟覺得有些諷刺,她完全無法真心祝福這對新人,她不是小三,更不是暗戀前方那長相俊逸的新郎,而是因為她這兩個月內參加了三場婚禮──新郎都是同、一、人!

茨雨跟新娘小芳在遊戲裡認識也有一星期了,她沒想到會小芳居然會遭此毒手!

新郎是被人稱為遊戲王子的男神,不只相貌出眾,連ID也很臭屁的取名叫「王子」。

但看在茨雨眼裡,他壓根就是渣男兩個字的代名詞,更令茨雨憤怒的是,這兩個月總共三場婚禮,他每次挽出場的新娘都是她遊戲裡的朋友!

【系統提示】請來賓輸入祝福語及紅包金額。

在一對璧人即將經過眼前時,茨雨收到了系統的提示。她的嘴角冷不防地一抽,抬起頭看向新娘貌美如花的臉孔。

小芳,抱歉了。

【當前】青橙:「永浴愛河。」

【當前】極度狂躁:「白頭偕老。」

……

當這對新人帶著幸福的笑容接受大家的祝賀時,人群中突然一句非常煞風景的話──

【當前】茨雨:「離、婚、退、錢!」

★★★

學校鐘聲響起,老師喊了一聲下課後,同學們並不像脫韁野馬般魚貫離開教室,而是一個個拿出書包裡的虛擬實境眼鏡戴上。

陸禹慈左看看右盼盼,見沒有什麼人把注意力放她身上,立刻抓起書包就往教室外走去。

但她修長的腿還沒邁出教室大門,就被一聲飽含哭腔的嗓音喊住:「小慈……」

三分淒楚,七分哀怨,讓陸禹慈忍不住仰頭對天花板嘆了一口無聲的大氣。

當她轉身看向同學兼好友的汪堇,用盡吃奶的力氣才忍住沒讓自己嘴角抽搐。

見好友臉上愁苦的表情媲美喝了苦茶般,陸禹慈實在覺得難受,好在她昨晚就已經想好一套說辭了,就等汪堇出招。

「妳昨天是不是有去王子的婚禮?」

看吧!來了!

「去了呀。」陸禹慈聞言立刻頷首,神情凜然。

這回應讓汪堇雙眸立刻蓄滿淚、睜大水汪汪的眼瞪著眼前的陸禹慈,似乎不相信同窗好友居然沒告知她一聲,就去參加她遊戲「前夫」的婚禮。

陸禹慈內心一萬隻草泥馬奔騰,她怎麼會知道王子和三色堇……汪堇在遊戲裡的暱稱就叫三色堇,兩人的婚姻就像遊戲,一下子就告吹了。

她兩個月內參加三場婚禮,男主角都是王子,新娘都不同人,而第二場的新娘正是汪堇。

原本陸禹慈以為兩人成為夫妻是為了遊戲裡最近的情人節活動任務,但沒想到汪堇會對王子傾心,兩人舉辦婚禮前陸禹慈明明再三告訴好友,千萬別跌進網戀的泥沼,誰知道她不但跌進去,還是不願意爬起來的那種。

眼看汪堇就要落淚,陸禹慈趕緊開口:「參加是參加了,但我在典禮上嗆了他一回。」

「真的嗎?」

見汪堇瞪大眼的模樣,陸禹慈點頭如搗蒜,顯示她對好友的「真誠」。

她沒說的是,這次的新娘小芳也是她遊戲裡的朋友,當喜帖發到她的信箱時,打開還飄出浪漫的粉色桃花,讓她當時不由得感慨,王子對每任新娘都一如往常的慷慨啊……

既然手頭這麼寬裕,退自己一點紅包錢應該不為過吧?

就在陸禹慈還想告訴汪堇昨天在遊戲裡王子的臉色有多麼難看時,口袋就傳來震動感,她掏出手機,一看螢幕上顯示的來電人,臉色忽然沉下。

「怎麼了?」汪堇看她面色有異,妒氣也消了大半,看陸禹慈握著手機,立刻明白過來,「是妳媽媽打來的嗎?」

「她是繼母,不是我媽。」陸禹慈沒有接起,而是把手機重新放回口袋。

她的父親一年前再娶了一個年紀只跟她差十來歲、年輕貌美的阿姨,陸禹慈第一眼看到她,體內的警報響得她頭都痛了。

雖然說母親逝世多年,爸爸能找到新的寄託她很替父親開心,但也要慎選對象呀!

剛開始這位名叫曉玫的阿姨對她百般示好,但曉玫阿姨搬進家中的那一天,家裡養了八年的狗狗突然就死掉了。陸禹慈堅信這是連狗狗都不喜歡家裡多了新成員,她哀痛寵物離開,更不接受曉玫阿姨,還堅持搬出來住到學校宿舍。

父親和阿姨攔不住她,由著她搬家,但時不時會打電話關心她。

陸禹慈多半只接爸爸的電話,但因為父親工作忙碌,這陣子打電話來的都是曉玫阿姨。

「我看這位曉玫阿姨也挺有心的,或許她才不像連續劇的繼母都這麼壞……」

汪堇話說到一半就對上陸禹慈深沉的目光,隨即把之後想說的話吞進肚子裡。家務事絕對是陸禹慈的大地雷,她識相地不再說下去。

「別談了。」陸禹慈轉移話題道,「王子的事妳別想太多,在我眼底呢,他就是個百分之兩百的渣男!」

汪堇抿了抿唇,其實她跟王子也沒有太多聊天紀錄,那天在遊戲廣場裡,王子忽然問她要不要一起解情人節活動的任務。

早就慕名王子許久的她,收到他的邀請簡直欣喜若狂。一開始她以為王子只是亂槍打鳥找她,但婚禮前他對她的百般呵護,還送了許多高級道具與時裝禮服,讓她有了成為公主的錯覺。

等她回過神時,目光已經離不開王子了。就算陸禹慈如何勸說,她也已經喜歡上這位連現實都不知道他是誰的男人。

看陸禹慈鼻子哼氣的模樣,汪堇想起昨天王子挽著另外一位女玩家的手踏上紅毯,心裡淌過一絲苦澀,卻只能輕輕嘆出一口氣。

「別哀聲嘆氣了,肚子餓不餓?我們去餐廳吃焗烤!」

說到吃的,陸禹慈的精神都回來了,汪堇見她神采奕奕,腦中忽然浮現一件很重要的事,忍不住問道:「下個月的團體競技賽,妳該不會真的想要我們兩個人去參加吧!」

這話一出就像針戳破氣球,讓陸禹慈立刻洩了氣。她完全把團體競技賽的事拋到腦後、忘得一乾二淨了。

汪堇知道她忘了,嘴角揚起今天第一個弧度,拍了拍好友的肩表示安慰。

競技賽是《律動Online》的重要盛事,今年是第三屆了,去年的冠軍就是王子帶領的舞團隊伍「衝鋒傲骨」。

陸禹慈去年和汪堇參加只贏到前六強就止步,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陸禹慈家裡的因素,讓她幾乎無心參加競技賽。

今年她可是滿腔熱血,也因為陸禹慈的節奏感很好,汪堇很喜歡和她組隊過任務,別人需要花幾個小時才能解完的任務,和陸禹慈一起幾乎一個小時內就完成了。

「我晚點問一問師姐、師弟他們今年要不要參加。」陸禹慈和好友一起步出教室,腦裡不斷思考著合適的隊友人選。

「反正報名期限還有兩周,總會找到的。」

兩人並肩談笑著往餐廳走去,沒留意走廊另一側走出一抹修長的身影。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