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伊人難為三部曲3都是神蠶惹的禍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諸位,打擾了。我是鐵翔,慶原城的少城主。奉城主之命向諸位詢問,昨天晚上子時到丑時之間,諸位人在何處、可有發現任何不尋常的異狀?或是有誰行蹤不明的?」
  慶原城的少城主。
  聽到這句話,所有在大堂的修真者們,都把不滿的神色收斂一點。
  對整個蒼元界來說,論繁榮、論富庶、論位置、論重要性,慶原城都還排不上一流。
  但自從蒼元大陸現世以來,蒼元界紛爭不斷,再一流的大城也抵不過有人三天兩頭的搞事情。
  有的城還已經換了好幾任城主,下一任隨時預備著。
  那些城鎮,每次去的時候,就算是元嬰以上的修真者,都不敢輕心大意,以免一不注意,就被扯進什麼爭鬥中,莫名其妙成了炮灰。
  但是在蒼北卻不同。
  拜天然地形中的天險所賜,其實蒼元界中各區域的爭鬥,一般而言很少會波及其它區域。
  現在雖然蒼東、蒼西、蒼元地區摩擦不斷,但沒有介入其中紛爭的蒼北,大部份城鎮都是很和平的。
  也因為如此,這兩年之中,來往慶原城的修真者人數也明顯增加。
  修真者與天爭命,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勝了得其勝果,敗了身死道消,不怨任何人。
  但如果是因為別人的爭鬥波及到自己,因而傷了殘了死了,那可不是一句倒楣就能形容的,還有冤沒處討!
  天理何在——不對,這時候喊天理也沒用,簡直太虐了!
  所以為了求道大業能順利進行下去,平日的趨吉避凶,不賭自己的人品運氣還是很重要的。
  再說,慶原城雖然不是一流大城,但也算二流了,尤其還被城主管理的很好,極少有人敢在這裡鬧事。
  這一點,對修真者來說就很有保障了。
  雖然修真界沒什麼律法可言,修真者不講法理只講實力也是常態,但如果可以有個安心睡覺或入定的地方,誰會想一天十二個時辰全日夜警戒沒個可以瞇眼的時候?
  為了個安穩覺,加上慶原城主實力強悍,修真者們對慶原城主還是很敬重的,多數願意配合城主的命令。
  但是,多數人畢竟只是多數人,還是有少數人不買帳的。
  三、五成群坐在大堂中央的修真者率先回答:
  「我就在客棧裡,一個人在房裡入定,沒去哪裡、也沒有發任何異狀,少城主到底要問什麼?還是慶原城行事就是這麼霸道,把人從客來裡隨便叫出來,連個理由都不給?」
  「沒錯!進城,我們給了入城費;住客棧,我們給了住宿費;吃飯賞銀我們也沒少給,我們尊重慶原城主定下的規矩,城主就這樣對待我們?」
  「我們雖然不是什麼大門派的弟子,但也不是可以任人隨便呼來喊去的!」
  「沒錯!一大早就把我們叫出來,城主必須給我們交代!」
  「對,城主要說清楚,給我們交代!」
  要說清楚,要交代。
  修真者們此起彼落的聲音,讓鐵翔很不高興,但並不是完全惱怒這些人的反應,而是更氣某座堡!
  他還沒說什麼,旁邊的女修已經沒耐心地開口了:
  「給什麼交代?到了慶原城,聽從城主命令,本來就是應該的;這麼不高興,以後你不要來呀!」
  這麼囂張的態度,讓那幾個原本只是發洩一下鬱悶的修真者們的臉色真的難看了。
  「妳是誰?」
  「鐵少城主,這是慶原城對我們非本地修真者的態度?」
  鐵翔立刻回道:
  「她並非慶原城府中之人。」所以,大家要不要聽她的,自行意會。
  「她既非慶原城府中之人,少城主卻任由她代替你說話,莫非這位是未來的少城主夫人?」
  「胡說八道!」兩人異口同聲。
  否認完,又看了彼此一眼。
  「本小姐對你沒興趣。」冷笑。
  「本少城主,是有品味的。」更高冷。
  「你敢看不起我?!」
  「無聊!」懶得跟這種女人吵。
  「你——」氣。
  他一副「本少城主說的是實話妳能怎樣」的態度,簡直氣氣氣——深吸口氣,她還有大事要辦,ㄖㄣ——
  忍!
  然後,兩人看對方,就像看到什麼髒東西似的,又各自甩開眼。
  「哼!」
  「……」看這樣子,應該的確不是一對。
  與掌櫃比較近的修真者們頓時露出安心的表情。
  少城主的眼光——總算沒被什麼髒東西糊到。
  漂亮的女修,沒有男修不喜歡。
  但是脾氣差、又任性的,就等於找麻煩、以及會有很多麻煩找上身,男修們也是要考慮考慮。
  沒人會想替誰收拾一輩子的善後,整天不是在解決麻煩、就是被找麻煩。
  太糟心了。
  想到這裡,大家看鐵翔的眼神,總算正常了一點,還帶點同情。
  這一大早的,就被人折騰著找別人麻煩,的確應該同情一下。
  但是,對這位就不必了。
  「那麼這位到底是誰?少城主要問的事,已經問完了嗎?」有人不認識什麼司馬大小姐,而且不耐煩了。
  就算修真之人壽命綿長,他們也一點都不想看這兩個人一直表演「相看兩相厭」,簡直浪費生命!
  「問完了。她是神蠶堡主的愛女,司馬家慧婷大小姐。」鐵翔簡單答完,拱手一禮:「打擾各位。」說完,就轉向司馬大小姐:「走吧,這裡沒有妳要找的人?」
  喔~~雖然少城主介紹的很敷衍,但是他們都聽懂了。
  「你就這麼問問,就完了?!」司馬慧婷瞪著他。
  「不然呢?」
  「他們隨便說說,你就相信了?!」
  「不然呢?」
  「鐵翔,你們慶原城到底有沒有誠意幫我們神蠶堡找人?!」司馬慧婷提高音量,質問道。
  鐵翔雙手環胸,臉色平常地看著她:
  「若沒有誠意,城中侍衛何必一大早就集結,對各家客棧作清查?司馬大小姐,請妳弄清楚一件事,神蠶堡之事,我慶原城願意幫著調查,但不代表妳可以越過慶原城做任何決定。」
  神蠶堡,就算擁有神蠶絲,也只是慶原城管轄範圍中的一個家族而已,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他家老爹願意容忍,那就敬著。
  要是有一天他家老爹不忍了,那神蠶堡,要滅了也不是太難的事。
  不要把他和他爹的容忍,當成理所當然。
  她要慶幸,他家老爹現在走「愛好和平」路線,否則--
  呵呵。
  「是嗎?你別忘了,沒有神蠶絲,慶原城會損失多少?」拍賣會無法舉行、無法吸引修真者們前來,慶原城還能有什麼發展?
  「會損失多少、有沒有損失,都是城主該擔心的事,司馬大小姐不必多管閒事。」鐵翔很冷淡,對神蠶絲可以帶來的靈石數量,完全不在意。
  「你!」司馬大小姐怒瞪著他。
  「如果司馬大小姐還有什麼想問的,就快問,不要耽誤所有人的時間。」大半夜的接到消息、一大早陪著個大小姐到處理,鐡翔的心情,一直很、不、爽。
  「哼。」司馬大小姐轉開眼,看向客棧裡所有人,突然,眼神定在角落。「你們所有人,一個個按順序自報姓名,就從妳開始。」
  「嗯?」戴著帽子的伊人,抬起頭。
  這時候,眾人才彷彿突然發現,客棧裡還有這樣一個人。
  在只接待修真者的客棧,卻有一個感覺不出修真者氣息的人。
  漂亮、卻猶帶稚氣的相貌,像是未成年。
  纖細弱小的肩膀,看起來跟修真者堅毅強大的印象,完全相反。
  但是站在一群修真者裡,她沒有任何害怕,眼神裡有的,只有好奇。
  「妳是誰?昨天晚上,妳在哪裡?」
  「嗯……這個嘛……」深思的表情。
  嗯?想這麼久?
  有問題啊?難以啟齒嗎?
  大家看著她,好奇地等著她的答案。
  結果深思完畢,她看著司馬大小姐,只回給她一句:
  「不太想告訴妳。」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