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陸天遙事件簿(1)消失的那一天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徐欣的記憶出現了短暫的空白,例如,她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來到這奇怪的地方。
她用力敲了敲額頭,昨夜的宿醉似乎尚未消退,記憶也像團漿糊一般,令她腦袋沉甸甸並且頭痛欲裂。
但仔細一瞧,自己穿著正式,腳踩黑色跟鞋,以及貼身的黑色A字裙,配上新漿棉質襯衫,而長髮整齊地梳在後腦束成俐落的馬尾。
啊……是了,昨天是公司的創立紀念會,自己一手經營起的網拍事業這兩年終於轉虧為盈,今年甚至接下了東南亞的長期合約,讓昨晚的紀念會更增添了歡樂的氣氛,一同打拚許久的同事們甚至掉下了眼淚。
公司雖然規模不大,但總歸是自己歷經一切的心血,更是改變她人生的契機,為此她十分珍惜,也因此得到成就時才會更加高興,導致在紀念會上喝了超過負荷的酒。
想到這,徐欣不禁一笑,五年前她的酒量可遠遠不只如此。
一陣冷風吹過,讓徐欣打了個哆嗦,但也讓她頭痛的感覺和緩許多,頓時清醒不少,她終於能環顧四周。
自己身處於一個從未見過的地段,周遭全是一看便知價值不菲的高級大廈,但即便高樓林立,卻人煙罕至。
每戶住家都點著燈,甚至可以從窗戶看見裡頭虛晃而過的人影,但徐欣卻聽不見任何聲響,乾淨平整的柏油路上無車無人,連紅綠燈都沒有運作,她邁出腳步,只有自己的跟鞋聲響迴盪在大樓之間,顯得格外清晰。
「有人嗎?」一開始,她只是輕聲呼喚,但到了後來已成為高聲吶喊,但無論她往哪條路走,朝哪個方向嘶吼,皆無人,亦無聲。
她可以瞧見隨著她的聲響,某些建物中的影子會站在窗邊好奇地看,但即便他們貼在窗前,徐欣也看不清他們的容貌,這讓徐欣不太想靠近,更別說進去那些建築物了。
轟隆隆───
忽然一陣像是地鳴般的巨響,從另一個方向出現,徐欣嚇了一跳,但沒猶豫太久,便朝聲音的方向跑去。
即便周遭的大樓大同小異,但徐欣對於自己的方向感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自信,她很確定這地方方才走過,並沒有這棟三層樓的建築物。
暗紅色的面磚建造的西式建築,正中央的圓頂格外醒目,入口處是朝外對開的黑色大門,一旁的紅磚有著許多浮雕,分別是十二生肖,個個栩栩如生。
從白色格窗中發出的黃色燈光,一抹白色的身影從窗邊掠過,徐欣瞪大眼睛,立刻朝這平空出現的建築物跑去。
當她來到黑色巨門前時,那門卻自動朝內開啟,她以為有人在裡頭幫忙開門,但進去後卻空無一人。
她還來不及思考緣由,便對眼前的景象感到目瞪口呆。
這棟帶有西洋風格卻又不失東方色彩的建築物,裡面居然是直通天頂的偌大書櫃,環繞著周邊的牆,滿滿全是不同語言的書籍,這裡是圖書館。
「哇……」徐欣忍不出發出讚嘆,站在原地抬頭轉了一圈,每層深褐色書櫃塞滿了書籍,分門別類並且依照書籍大小,井然有序的放在書架之上。
「妳怎麼會來到這裡?」一道聲音從前方出現,徐欣嚇了一跳,順著聲源看去,一位穿著黑衣黑褲的纖細少年,手中捧著一本偌大的暗紅色精裝書,從另一扇門走出來,他看起來有些訝異。
「我、我不知道,這是哪裡?」來到這裡這麼久,終於看見除了自己以外的活人,這讓徐欣十分欣喜,像是抓到了浮木般趕緊朝那少年走去。
少年看似十六,絕不超過二十,皮膚淨白,雙眼深邃,貼身的黑色衣裳襯托他膿纖合度的高䠷身形。
此刻他眉宇帶點不解,拿著那本百科全書走到一張胡桃木的大書桌,那放有文房四寶,桌面上還有放滿各種大小的毛筆架。
少年坐到了書桌後的木椅,徐欣跟著跑向前,少年卻示意她坐在桌前的另一張檜木椅上,但徐欣愣了下,她坐不慣木製家具,但才這麼一想,她眼前卻換成了暗紅色的皮質沙發。
她揉揉眼睛,方才的方形木椅彷彿是錯覺一樣,消失無蹤。
「妳怎麼會來到這裡?」少年又問了一次。
「我、我說了我不知道,忽然就在這了,我明明昨天才參加過公司開創紀念會……這是哪裡?為什麼外頭都是黑的,建築物裡面好像都有黑影,但是都亂詭異的,而且沒有聲音、也沒看見其他人,你是我來這看見的第一個正常人!」徐欣亂糟糟地簡單敘述了剛才看見的一切。
但眼前少年卻了然於胸地一笑,「所以妳是忽然聽見怪聲,循聲過來才發現這囉?」
「是,這是哪?」徐欣又問了一次。
「這是圖書館。」少年兩手一攤,雙眼朝左右看了看,又轉回徐欣身上,彷彿這是多麼明顯的答案。
「我知道……但為什麼……」
「妳叫什麼名字呢?」少年起身,沒來由地問。
「欸?徐欣……雙人徐,欣賞的欣。」
「徐欣呀!」少年忽然綻開笑容,像是久違的老熟人一樣,「原來如此,是呀,所以妳才會來到這。」
「欸?」徐欣不明白。
少年走向另一邊的書櫃,手指在一排書籍上滑過,最後抽出了一本十分輕薄的黑色書籍,說是書籍,不如說是簿子。
他走回來,將簿子放在桌面上,黑色的皺面紙張,連封底都如此隨便,彷彿是書局隨意買的紙張,疊起來在左側釘上釘書針而已,如此簡便的裝訂,像是孩子的勞作般。
「這是怎麼回事?」徐欣問,因為她瞧見了簿子上頭寫著自己的名字。
「就像記錄簿一樣,既然指引妳來到這,那就有其緣由了。」眼前的少年愉快的打開了本子,並伸手拿起毛筆架上的毛筆,沾了沾硯台裡的墨汁,在白色的紙張上寫下六個字。

記錄者:陸天遙。

「這是我的名字,那請開始吧。」
「開始?開始什麼?」
「啊,差點忘了呀。」陸天遙將身子往後,看著桌邊下方,彷彿在摸索什麼般,等他手伸出來的時候,多了一支孩子吃的棒棒糖。
但是徐欣看到那隻棒棒糖卻愣了,她接過陸天遙給的騙孩子糖果,卻不禁陷入回憶之中。
「小時候,我媽常給我這糖果。」她撕掉了包覆在外的包裝紙,裡面的糖果色彩繽紛。
「嗯嗯。」陸天遙揮筆,在紙上右上角寫上了───徐欣。
她將糖果含入口中,酸澀與甜膩衝入舌尖,如此衝擊又矛盾的味覺,竟不知覺讓她濕了眼眶。
「嗚……」她趕緊低頭,不讓眼前少年看見自己掉下的眼淚。
「妳可以在那坐著,歇息一下。」陸天遙再次比了那深紅色的沙發,這一次徐欣含著糖果,沒有猶豫地坐上了那沙發,比外型看起來更佳舒適,讓她整個人陷入其中,像是被人懷抱一樣,充滿了安全感。
說也奇怪,她的手邊何時多出了一張圓桌,上頭甚至放著紅茶壺與巧克力餅乾,而頭上的圓頂為八角狀穹頂,並用黃色為背景底色,一旁的白窗彷彿有陽光照射進來,使她覺得好舒服。
於是,讓她不自覺地默默開口……
「我的媽媽,是被鬼殺死的,你相信嗎?」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