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今志異之紙人堂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楔子

「哥!」
門直接被推開,比往常重了幾分的腳步聲加上音調上揚的口氣,他十分肯定他們家的寶貝公主非常的不開心。
他暗自嘆了口氣,把目光從電腦螢幕上移開,帶著有些無奈的笑容,「怎麼了?哥哪裡惹妳不開心了?」
「你明明答應要買新手機給我的!」
妹妹一臉委屈的神情倒是好一陣子沒見到,從小到大他對妹妹幾乎有求必應,就為了不要看到她委屈的神情。
「我買了,就放在妳桌上。」他耐心的解釋。
「不能用啊!你要買我能用的啊!」她的神情從委屈變成忿怒。
他愣了一下,「瑕疵品嗎?我拿去換就好,妳不要生氣。」
「就跟你說那個不能用啊!你要買我能用的你聽不懂啊!」
她突如其來的怒氣讓他嚇了一跳,那一張化著精緻妝容的臉看起來如此的陌生。
妹妹有對肖似母親的鳳眼,她總嫌自己眼睛小,和他偏像父親那一雙杏眼完全不同,出門前總花上半小時去描畫自己的眼妝,好讓眼睛看起來大一點。
但他現在只看見妹妹那對因為怒氣而瞪大的雙眼看起來毫無生氣,原本宛如曜石般的眼球現在像是顆灰敗的石頭,糊掉的眼妝讓她的眼睛像是失去了畫框的畫,好像一個不小心就會掉下來的感覺令他感到……恐懼。
他不明白自己在怕什麼,那是他妹妹,他想說點什麼來安撫她,但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
「去買我能用的,我要的,你什麼都要給我,你欠我的。」
她靠近他,一字一句緩慢的說。
她身上飄來的香水味濃郁得刺鼻,但他卻在那種令人窒息的香氣中聞到一絲腥臭的味道,好似在什麼地方才聞過那個味道……
碰地一聲巨響,嚇得他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他睜開眼睛連忙按住桌子站起來,深呼吸了幾下才意識到自己睡著了。
他抹了下臉,把差點被他掃到地上的筆電扶好,轉身出去看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媽,妳怎麼了?」
他一走進客廳就看見母親跌坐在地上,趕緊過去輕扶住她的手臂,疑惑的望向貼在牆壁邊一臉驚嚇的印佣,「小莉?」
小莉被他一叫回過神來,趕緊跑過來幫忙,他放開手讓小莉扶起母親,轉頭就看見他妹妹的笑臉,明媚燦爛。
那是她十六歲的時候拍的,她最喜歡的照片。
他皺著眉看著靈堂前的香爐一片焦黑,直燒到桌面都是一片漆黑,滿客廳的焦味,他昨天剛買回來放在供桌上的手機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他疑惑的望向站在旁邊一臉愕然的男人,「舅舅,這是怎麼了?」
舅舅扯鬆了領帶,神情看起來有些驚嚇,「呃、那個……我也不曉得,剛剛我想上個香,結果香一插上就燒起來了……」
他疑惑的看著焦黑成一片的桌面,那得要多大的火能燒成這樣?「怎麼熄的?」
「突、突然就……」
「一定是她不喜歡。」
他回頭看去,母親已經回過神來,一臉責怪的望著他,語氣加重的又重複了一次,「一定是你沒有買對!你到底有沒有仔細聽你妹妹說話!」
「姐!」
舅舅有些緊張的抬高嗓音喚了聲。
母親停頓了一下,像是意識到自己語氣不對,他趁母親有些猶豫的時候,搶先開了口,「可能是我買錯型號,不要緊,我再去買一支就好。」
母親最後什麼也沒說,只胡亂的朝他點點頭,他只吩咐小莉照顧好媽媽,朝舅舅打了個招呼就轉身出門。
不出意外的,在他走出玄關前舅舅就跟上來了。
「懷禛啊,你知道你媽媽不是……」
「我知道,舅舅,我知道。」顧懷禛朝舅舅笑了笑,看著對方有些尷尬的笑容,帶著些安撫的語氣說。「舅舅要有空的話,多住兩天陪陪媽吧,亞亞不是嚷著想換工作?讓她休息幾個月,上北部來陪陪我媽,我給她找個好工作。」
「呃、好,好,我問問她。」仍然帶著些許尷尬的笑容裡多了幾分喜悅。
顧懷禛朝舅舅揮揮手,一出門就轉身快步走進車庫裡,迫不及待的把車開出去。
一如往常,他只想離開這個「家」,回到自己那個窩裡去。
在繞著山路往下走的時候,一個錯眼就看見他妹妹站在路邊,帶著照片上那個明媚的笑容。
他愣了一下,猛地轉頭去看,在一陣巨大的喇叭聲中他慌忙回過頭來,急速閃過迎面衝來的車,在差點撞上山壁前剎住了車,他腦子一片空白,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顫抖,直到有人拍著他的車窗,他才記起要呼吸,連忙按開車窗。
外面的人低下頭來看他,本來一臉不善的表情瞬間溫和了點,「山路耶,你也不小心點。」
看見是熟人,他扯了扯嘴角,好一陣子才開得了口,「抱歉,恍神了。」
心臟還急促跳動著,對方點了根菸遞給他,他抬起有點顫抖的手接過,猛吸了兩口才覺得緩了過來,「謝了,明睿。」
「跟我客氣什麼。」許明睿伸手抓抓頭,猶豫了會兒才開口,「你沒事吧?」
「沒事,就跟你說不小心恍神。」他笑笑的回答,像是轉移話題的問他,「你什麼時候回國的?怎麼不說一聲?」
「說啦,你根本不看群訊息好不好,我一個個通知要重複打多少次。」許明睿翻了翻白眼,「你一定不知道晚上有同學會吧?」
「今晚?」他愣了一下,抬頭望向許明睿。
「是啊,過來見見大家吧,這次幾個在國外的都回來了,你也出來露露臉吧。」許明睿像是想到什麼,一臉厭惡的問他,「你媽該不會叫你每天給你妹守靈吧?」
「沒有,你也知道我不站到她面前,她根本不會注意我在不在。」他吸了最後一口,把手上的菸熄掉,覺得去一趟好像也沒關係,正好換個心情。
「把地點時間傳給我,我會過去。」顧懷禛點頭朝他的老同學兼老鄰居笑笑。
「你還回來這邊嗎?要的話我七點去接你?」許明睿拿起手機邊傳訊息。
「不了,我從家裡直接過去就好,晚上見。」他晃著手機示意自己收到了。
「嗯,晚上見,開車小心點。」許明睿拍拍他的車門,後退了幾步讓他把車開走,才走回自己車上。
顧懷禛朝他笑了笑,小心倒著車,然後用比平常慢很多的速度下山,他直直的望著前方的山路,專注的盯著馬路朝山下開,連呼吸都顯得輕緩,他盡量把腦袋放空,不要去想剛剛看到的。
終於開出山路,寬闊的道路上車輛也顯得多了起來,他鬆了口氣,突然想起剛剛睡著時做的夢。
他自嘲似的笑了笑,對自己認真思考夢境感到好笑,決定把那個夢跟他任性的妹妹都拋在腦後,加快了速度趕回家,突然覺得去見見老同學們也沒什麼不好的。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