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怨氣撞鈴(卷一):食骨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這一覺睡得很不踏實,樓下的音樂聲頻頻擾人清夢,音樂聲停的時候季棠棠醒了一次,摸過手機一看,居然已經是夜半兩點了,看來這群人都是夜貓子。
第二天的鬧鐘定的是凌晨六點,洗漱了之後輕裝出發,只帶了簡易版瑞士軍刀、袖珍戶外手電筒和一根登山杖,下到一樓時看到廳堂裡所有的凳子都上在桌子上,不像是已經開門營業,但正門卻大開著,倒省了喊老闆起來開門的麻煩。
季棠棠去到隔壁的清真飯店吃飯,擔心這一天會在峽谷裡耽擱得久,吃完了還用塑料袋裝了兩顆雞蛋外帶。
主街上幾乎沒有人,季棠棠一路向西,不一會兒就到了尕薩摩峽谷的入口。
順著河一路往裡走,路不算險,有些河灘已經被河水漫過,好在不深,登山鞋又防水,一路也就踏水過來,兩邊的石壁一覽無餘,要說一個大活人能在這個地方失蹤,季棠棠還真是不相信。
又走了約莫一個小時,河水漸漸變成了暗流,地上只留亂七八糟的卵石,地勢漸高,視線不再一覽無餘,多了很多半人高的灌木叢。
季棠棠覺得灌木叢是重點地帶,她在這一塊梭巡了很久,用手扒拉開草叢仔細地查看,希望能發現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事實上,她只找到兩個廢棄的礦泉水瓶。
轉念一想,覺得自己的舉動純屬徒勞:都過去這麼久了,哪還真的能留下什麼現場痕跡讓自己去發現?
這個念頭多少讓人有些洩氣,季棠棠走到石頭邊上坐下休息,空中傳來嘎嘎的聲音,抬頭一看,是兩隻禿鷹,盤旋了一陣,又回到高處的巢穴裡去了。
尕奈鎮的另一頭有藏民的天葬台,想到這些禿鷹是慣常吃死人肉的,心裡多少有點發毛。
休息了一陣,季棠棠繼續朝裡走,才剛走了兩步,身後有人遠遠叫她:「嗨!」
季棠棠很意外:還有誰也這麼早?
回頭一看,認出是昨天跟自己一起到尕奈鎮的那個眼鏡男生,難得這麼巧又遇到,季棠棠跟他打招呼:「你這麼早啊。」
「妳不也是。」眼鏡男生笑了笑,「我下午要跟人拼車去高原海子,怕時間趕不及,所以起早來走尕薩摩峽谷。」
說著一拍腦袋:「都認識這麼久了,還沒跟妳說我的名字呢,我叫陳偉,就叫我大偉吧。」
季棠棠點頭:「我叫季棠棠。」
「那我叫妳棠棠?」
「我比你大,得叫我一聲姐吧。」
比起昨天初見時的靦腆,大偉今天自來熟了不少,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要記她的號碼:「出來一趟,認識挺不容易的,以後逢年過節,給妳發簡訊。」
季棠棠愣了一下:「我出來沒帶手機啊。」
「報號碼唄,」陳偉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妳不會連自己手機號都不記得吧?」
季棠棠無言以對,她還真不記得自己的手機號,因為一直沒什麼要聯繫的人,現在的這張卡號是為了和凌曉婉的媽媽聯繫臨時買的,裡頭的連絡人就凌曉婉媽媽一個。
「我……腦容量有限,真不記得,」季棠棠自己都覺理由挺牽強,「回去的時候再給你吧。」
好在大偉沒多想,兩人搭伴往裡走,一路上,大偉給她介紹尕薩摩峽谷裡有名的景點,說是有個鷹嘴岩,據說從某個角度看特像一隻鷹,不是誰都有運氣看得到,還有個仙女洞,洞裡有神石,很多藏民都定期去朝拜。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