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怨氣撞鈴(卷一):食骨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季棠棠把手電筒打向另一邊,想看看整個仙女洞的大小輪廓,才走開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大偉卯足了勁的喊聲。
「我要保研!保研!保研!」
幾乎能想像出他鼓著腮幫子的模樣,季棠棠有點晃神,她記得自己大四的時候,也像模像樣跟室友們討論過要不要繼續讀研的問題。
「棠棠姐,怕仙女沒聽見,再喊三聲。」
季棠棠把手電筒打向洞頂,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
「我要保研,保研……」
聲音一下子斷了。
季棠棠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忍不住提醒他:「不是說三聲嗎?怎麼才兩聲?」
沒人答應。
似乎有什麼不對勁。季棠棠的心跳開始加速,她咽了口口水,慢慢轉過身,手電筒的光柱照向剛才大偉站的位置。
從這個角度,明明可以看到大偉露在洞口的兩條腿的。
但是現在,只能看到黑洞洞的洞口。
季棠棠握著手電筒的手微微顫抖起來,她試探著又喊了一聲:「大偉?」
還是沒人回答。
季棠棠打了個寒噤,四周安靜得可怕,滴答的水聲分外刺耳。
季棠棠把登山杖的杖尖外指護在身前,打著手電筒向那個洞口過去。
洞口很小,站了一會兒沒見裡頭有異動,季棠棠屏住呼吸,先把登山杖送進去,反握手柄搖了幾下,杖端磕在石壁上,發出悶悶的聲響。
除此之外,絕對沒有別的障礙物。
季棠棠心一橫,矮身鑽了進去。
大偉說的沒錯,這洞洞口小,裡頭卻高,剛好能容一人站得下。
只是,除了洞口,根本沒有別的出口,那麼大一個大活人,怎麼就這麼憑空……不見了?
這完全就超出正常人的認知範圍了,季棠棠站了半晌,突然害怕起來,似乎這洞口就是一張嘴,再遲上片刻,利齒閉合下來,自己就再也逃脫不了。
她雙腿發軟,幾乎是落荒而逃,出洞的時候頭幾次磕到洞壁,連登山杖都落下了。
洞外,陽光熾烈刺眼,季棠棠頭暈目眩的,倚著石壁大口喘氣,忽然想起什麼,轉身衝著洞內大喊:「大偉!大偉?」
沒有回音,只有高處禿鷹盤旋,風吹過,岩石上的灌木叢草微微晃動,季棠棠站在最盛的日光下,卻只覺得遍體發寒,直到左近傳來絮絮人聲。
回頭一看,是當地的藏民,兩個皮膚黝黑的男子,手裡搖著轉經筒,嘴唇上下翕動,應該唸得六字真言,季棠棠彷彿落水者撈到了稻草,趕緊迎上去:「能幫個忙嗎?我朋友在洞裡……」
對方茫然,先是擺擺手示意聽不懂漢話,然後嘰哩呱啦說了一大串藏語,這回換季棠棠聽不懂,她呆呆看向兩人,那兩人似乎也覺得她很奇怪,走出老遠還回頭看她。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