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小偷家族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小偷家族》

第七十一屆坎城國際影展 金棕櫚獎 得獎作品

「我們偷的,是羈絆」

由是枝導演親自寫出電影中無法說盡的「家人」形式。

導演、劇本、編輯

是枝裕和

第一章 可樂餅

祥太第一次看到那個女孩,是在去年夏天。

老舊的五層樓集合住宅社區入口旁,設置著一排排銀色信箱,下方堆置著兒童用腳踏車、連丟棄都被遺忘的紙箱等雜物。女孩似乎在忍受某種懲罰般坐在那裡,望著來來往往的人。

祥太與父親每個星期會去一次「新鮮組」超市,而這座集合住宅社區剛好位在超市和他們家之間的正中央。龜裂的建築牆壁以前想必更白,為了隱藏裂痕而重新塗上白漆,反而更突顯牆壁因老舊骯髒而變成灰色的現狀。

父親阿治每次經過這裡,就會抬頭仰望建築牆壁,然後用手肘戳戳祥太說:

「做工真差,簡直就像業餘的。」

父親以前似乎做過塗漆的工作。

「你為什麼不做了?」每當祥太這麼問,父親就笑著回答:「因為我有懼高症。」

父親稱這座集合住宅社區為「公團」,母親信代則稱之為「都營」。祥太不知道哪一個正確,也無從區別這兩者有什麼差別。信代說「這裡的租金超便宜的」,話語中往往帶著冷笑,既像是嫉妒又像是輕蔑。

他們每星期三都會去超市,不過並不是為了買東西,而是為了支撐柴田家家計的重要工作。星期三是這家店的特賣日,顧客特別多,店內到處張貼「點數三倍」的廣告。祥太不太懂這樣比平常優惠多少。兩人在星期三傍晚五點踏入店內,瞄準晚餐前店內生意最好的時段。

這天從早上就很冷,甚至刷新了二月最低氣溫。天氣預報煞有介事地報導傍晚開始會下雪。從家裡到超市的十五分鐘路程中,祥太的指尖便已經冷透而失去知覺,讓他後悔沒有戴手套來。這樣根本沒辦法工作。

祥太進入超市入口後停下來,環顧店內,手插在口袋中忙碌地活動手指,想要盡快恢復平常的感覺。

阿治晚幾步走進來,默默地站在祥太旁邊。兩人在這裡不會交換視線——這是他們兩人在開始工作時的不成文規矩。

阿治拿起入口旁邊供人試吃的橘子,口中喃喃說了聲「嗯」,沒有看祥太就把一半遞給他。

祥太接過橘子,拿在手掌上感覺很冰冷。

祥太為了保護總算開始暖和的手,一口把橘子吃掉。橘子的酸味擴散在口中。怪不得是試吃品,沒有很甜。

兩人不約而同地對看一眼,然後並肩走向店內後方。

阿治立刻拿了葡萄,放入手提的藍色購物籃裡。這是看起來很高級的黃綠色葡萄。

阿治通常只吃紫紅色的小粒葡萄,說是「有種子的話吃起來很麻煩」。祥太知道其實是因為那是最便宜的,但他沒有說出口。

不過今天不需要在意價錢。阿治隨性地拿了兩盒放入籃裡。繼續往前走,就會到達魚、肉類等生鮮食品的賣場,左轉則是泡麵零食區。兩人此時照例輕輕互碰拳頭,然後兵分兩路。祥太緩緩往左轉,停在早已鎖定目標的點心陳列架前,把背包放在腳邊。別在背包上的飛機鑰匙圈在搖晃。

祥太眼前的鏡子裡映著一名店員。這是上個月剛來打工的青年。這個男人不用擔心,沒問題。祥太確認店員位置之後望向左邊,看到阿治剛好繞完店內回來。阿治豎起三跟手指,示意店員各自在店內的何處。祥太微微點頭,將雙手輕輕重疊在胸前,快速轉動食指,然後把左拳舉到嘴前親吻。

祥太是左撇子。他在「工作」前一定會進行阿治教他的這個儀式。

他的視線盯著鏡中的店員,然後將自己祝福過的左手慎重地伸向巧克力。他無聲地抓住巧克力,沒有往下看,就把巧克力掉落在事先打開拉鍊的背包裡。細微的聲響被店內的音樂與喧囂聲淹沒,不僅店員沒聽到,眾多顧客當中也沒有任何人發覺。

祥太有了一個好的開始,再度背起背包,前往別的地點。今天的主要目標是泡麵。祥太在他最愛的激辣豬肉泡菜麵陳列架前停下腳步,再度卸下背包放在腳邊,然而店員卻遲遲不離開夾著狹窄通道的貨架前方。這次碰上的是資深的中年店員,相當棘手。

阿治曾經對祥太說過,「你要是能自己一個人打倒那傢伙,也算獨當一面了」。因此祥太選定今天「工作」的重頭戲就是與他對決。然而這個男人並不會輕易露出空隙。

祥太不想在沒拿菜籃的狀態下繼續停留在店內。這樣太明顯了。正當他開始考慮要不要放棄這裡前往別的陳列架時,阿治拿著裝滿商品的籃子走過來,站在店員和祥太之間遮擋視線,開始在那裡挑選塔巴斯科辣椒醬。

祥太雖然為自己需要支援而懊惱,不過這一來就能安心工作了。他迅速將阿治喜歡的咖哩烏龍麵、自己喜歡的豬肉泡菜麵滑入背包中,走向出口。阿治確認祥太安全走出店門之後,把購物籃留在原地,雙手再度和來時同樣拿滿試吃用橘子,走到店外。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