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靠著魔法藥水在異世界活下去!03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第二十一章 蕾葉特的鍊金工房


  自那之後過了數日。
  我們從德理司札特南下,動身前往鄰國尤思拉王國。
  自起點巴爾摩亞王國向東赴往布蘭克特王國後,我們接著前進德理司札特。關於追兵……不曉得正確情報的下級貴族還另當別論,一旦達官顯貴知曉此事,應該不會下令逮捕我們,而是以『鄭重接待我們,設法讓一行人滯留國內』這種方法確保我們的行蹤。但我可不打算乖乖就範。
  於是為了盡快從德理司札特出境,我們改變了原本的行進方向。從向東前往內陸,轉而朝向距國境較近的南方。
  最後我們抵達了尤思拉王國。這個國家既是德理司札特的鄰國,亦為布蘭克特王國的鄰國。不過無論哪一國都不至於對外國伸出魔爪,因此大可放心。
  「我們要變更作戰計畫,照先前說明的內容行動!」
  沒錯,上次由於事發突然,導致我思慮不夠周全。待在旅館內發呆無法拓展交友圈,縱使想找工作,一介打雜工下榻高級旅館明顯太不自然。必須租借更廉價房間,或是選擇附住宿的工作。外貌看似未成年人的我尤其如此……
  況且到了這種歲數……不,我是說真實年齡啦、真實年齡!總之都這把年紀了,成天混在一群真正的小孩中從事單純的工作,精神上未免有點難堪。
  就在這時,我憶起了我的初衷。
  剛來到這世界時,我的目標是什麼?
  沒錯──『利用神贈與的外掛能力,過著開心悠哉的生活』。於是『藥水屋』這點子自腦海一閃而過。
  得知這世界不存在魔法藥品以後,我一度放棄了夢寐以求的藥水屋。
  然而我的異世界生活已歷時四年半,單身資歷27年的我,對這世界的相關知識已達專家水準。因此我能完美掌握哪些是『效果有如天方夜譚的藥』,哪些又是『藥效普通,在異世界司空見慣的藥』。既然如此,只要販售安全範圍內的藥品就完全沒問題了。
  租一間小店面,以良心價販售藥效奇佳、但還在常識範圍內的藥品,並由美少女及幼女經營這間藥舖。沒錯,這不就是『香的鍊金工房』、『香的魔法藥舖』嗎!
  不但具備和說明書如出一轍的藥效,成本更是0元。無論過多久都是0,正可謂『永遠的0』。根本不可能敗給競爭店家。
  要是沒有任何進貨跡象,別人或許會起疑,因此我決定雇用艾米爾及貝爾為素材採購專員。除了一般狩獵及收集食材以外,再讓兩人接受獵人工會的一般委託,努力修行兼賺取生活費兼收集情報兼拓展交友圈。
  他們與我之間的關係,設定為偶然相識的獵人二人組。屆時會將店舖的房間租給兩人。
  你問羅蘭德和弗蘭西特?誰知道。
  不,說這種話未免有點可憐。姑且將他們設定為素不相識的陌生人,有個萬一時再雇用兩人為護衛吧。讓他們倆投宿普通旅館才是最自然的。
  鄰國德理司札特地方都市所發生的事件,尚未傳遍開來。畢竟實際目睹事件發生的目擊者頂多十幾人,且現場沒有人能比我們早一步抵達這個國家。
  不僅如此,四年前『女神降臨』的頭條新聞,在與巴爾摩亞王國遙遙相隔一個國家的德理司札特,及本國尤思拉王國一帶被壓了下來。負責開幕演出的神使,也幾乎無人知曉。知道事情全貌的高層,應該也未獲得正確情報……
  因此這次的事件,八成會被認為是經過加油添醋的謠言或誤報,使傳聞就此消聲匿跡。即便事情傳到高層耳裡,也只會下令搜索國內,或是往我們本來的行進路線‧東方進行探索。
  ……換言之,這國家不在警戒範圍內。
  對方也不會特意向他國散佈傳言。
  結論,我可以在本國過上安泰和平的日子。
  然後明天,我們總算要抵達本國王都‧利黛尼亞了。
  沒錯,若要低調經營店舖,果然還是該挑人口眾多、人種繁雜的大熔爐才行。王都正是首選。要藏一棵樹,就該藏在森林裡。如要混進人群中,國內居民最為混亂的王都便是上上之選。
  「那麼明天就按計畫進行。」
  「……真的沒問題嗎?」
  「實在叫人擔心……」
  羅蘭德及弗蘭西特相繼說道。但這次一定行得通!
  「真煩人耶,就說沒問題啦!從明天起,我們每天都會睡在蓬軟的床舖上。快點睡覺,好好享受最後一次露宿吧。」
  我如此說道,羅蘭德與弗蘭西特卻瞇起眼瞪著我。
  嗯,畢竟雖說是露宿,我卻每次都會搬出『男爵家的床』,和蕾葉特一起鑽進被窩裡。哎呀,已經陪伴我四年半的這張床,實在是功不可沒啊……

     *     *

  「到王都了……」
  翌日,抵達王都的我們,依循從前的設定通過了城門。
  不,因為按照新設定分別通過的話,羅蘭德、弗蘭西特以及艾米爾、貝爾兩組人馬還另當別論,帶著蕾葉特的我恐怕會被帶到其他房間盤問詳情。於是才決定等進入王都之後再採用新設定。
  嗯,沒必要以身犯險。
  於是通過城門並拉開充分距離之後,三組人馬才分別行動。在促成我們「偶然相識」的事件發生前,一行人始終都要裝作陌生人。住宿當然也要分開。

  「……明明已經說好了,為什麼還是住同一間旅館啊!」
  「不,我們只是隨便找了間旅館,結果香妳剛好也在這裡……」
  「……我們也是。」
  羅蘭德及艾米爾這麼回答。從表情看來似乎是實話。
  畢竟我們是在相同場所分道揚鑣,抓準差不多時間離開現場。接著沿大馬路往城鎮中心移動,沿途隨便選一間旅館……會做出相差不遠的選擇並不奇怪。況且大家至今投宿的旅館皆是由我揀選,所以都逐漸習慣了同樣等級的旅館……
  半數以上成員都是年輕女子,得避免太廉價而治安差的旅館。料理難吃的地方也無法接受。既然我們自稱貴族,自然該挑有一定水準的旅館。但是要撇除上級貴族和大商人會投宿的地方,必須氣氛良好、一眼便能找到的旅館……糟糕,會重複也是理所當然的。
  「既然重複了,這也無可奈何。不過在『相識事件』達成前,我們始終是陌生人。所以至少在旅館內,我們之間的互動僅限於下榻同樣旅館的旅客。」
  我們在旅館人員及其他客人不在場的地方竊竊私語,之後我便帶著蕾葉特迅速返回房內。

     *     *

  四天後。
  我與蕾葉特並肩坐在店家的櫃台前。
  嗯,並非其他人的店,正是我們倆的店面。
  藥舖──『蕾葉特的鍊金工房』。
  取名為『香的鍊金工房』未免有點厚臉皮。且不僅容易被各處的宵小之輩找到,也可能被誤會我們是假藉神使的名義。最重要的是,我希望蕾葉特可以把這裡視為「屬於蕾葉特的家」,所以才選了這個名稱……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其他理由。
  啊,以藥局、藥舖來說,或許「魔法藥舖」這個名稱比較恰當。但基於『過去的憧憬』,我還是決定以「鍊金工房」為名。聽起來就像鍊金術士的工房,且叫起來更順耳。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