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血色嘉年華1:跨界緝兇 The Carnivia Trilogy1 : The Abomination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序曲 威尼斯,一月五日

小舟自碼頭邊滑開,轉動的引擎僅在船尾擾起些微劈啪聲。里奇控制船速,小心翼翼地繞過漁船和船塢邊聚集的老舊貢多拉。他每晚上都會到潟湖外,表面上是去檢查蟹籠,但鮮少人知道,里奇有時出海,是為了捕獲利潤更高的東西:取走由人駕船偷偷放到用來標示蟹籠地點的浮桶上,以藍色塑膠布緊緊包住的小包裹。
船隻離開朱代卡島後,里奇彎身點了根菸,對著火光平靜地說:「安全了。」
船上的乘客自擁擠的小艙中走上來,並未搭話。此人有備而來——一襲深色防水衣、手套,並將毛織帽壓低蓋到眼上。他左手仍拎著先前帶上船的長方形金屬箱。這箱子比公事包略大,令里奇想到音樂家放樂器的盒子;只是他相當肯定,今晚這位乘客絕不是什麼音樂家。
一個小時前有人打電話到里奇的手機,是平時交待他去找藍色包裹的相同聲音,通知他今晚載一名客人。里奇差點脫口反駁,說威尼斯有那麼多水上計程車,他開的是漁船,又非遊艇。可是話卻卡在喉嚨裡。因為那素來對他下達指令的聲音,從未聽起來如此害怕過,即使對方在命令他把沉重的屍袋扔到潟湖邊陲地帶去餵螃蟹時,也不曾這般恐懼。
左側傳來濺水聲與呼聲.幾艘搖櫓的木船朝他們的方向加速而來。里奇將引擎放緩,讓船身盪著。
「怎麼了?」船上的乘客首次講話。里奇發現他的義大利話帶著濃重的美國腔。
「沒事,不是衝咱們來的,她們是為了巫婆節在訓練。」木船划近時,才看出上面好像載滿穿著寬大上衣和無邊帽的女子;行經漁船邊時,明顯看得出她們其實是一隊隊穿著奇怪女服的划船選手。「她們再一分鐘就會走了。」里奇又說。船隊果然在繞過浮桶後,一艘緊追著一艘地折返威尼斯了。
乘客嘀咕幾聲。剛才船隊靠近時他矮下身子,顯然不願被人瞧見,這會兒正一手扶著欄杆,站在船首掃視地平線。里奇打開汽閥。
一個鐘頭後,他們來到蟹籠邊,繩纜上沒綑著任何東西,也沒有船隻從另一頭過來與他們會合。天色已黑,但里奇不敢開燈,遠方幾座突起的小島中斷了地平線。
里奇的同伴說話了。「哪一座是波維利亞島?」
里奇指出,「那一個。」
「帶我過去。」
里奇二話不說,啟航上路。他知道有些人會拒絕或要求多拿些錢,大部分漁夫都會遠避波維利亞這座小島。但也正因為如此,小島很適合做小型走私。里奇有時會趁夜至島上收取無法綁在浮桶上的大件貨品,如成箱的香菸或威士忌,偶爾會接到渾身哆嗦的東歐女孩和她的皮條客,但沒必要他從不逗留。
里奇不自覺地感到懊惱,他沒理會客人,只是本能地調整引擎,在沙洲與淺灘四布的潟湖中彎繞梭行。他們接著來到一條開闊的水域,船隻往前躍行,劃破一道道水浪,徹寒的水沬噴在他們臉上,但船首的男子似乎並未察覺。
里奇終於放慢速度,小島此時就在前方,在紫黑色的天際下形成一片剪影,廢棄的醫院鐘塔從林冠上冒出來,廢墟間隱隱閃動幾點微光——也許是其中某個房間有燭光。原來這裡是他們的集合點。波維利亞島上已經不住人,早就沒有人居了。
里奇的乘客跪下來拔開金屬箱的栓子。里奇瞄見槍管、一個黑色來福槍托、一排子彈,全都整齊有序地擺放著,但男子首先取出的,是一把跟相機鏡頭一樣粗的夜視槍。男子起身將夜視槍舉至齊眉,在搖晃的船身上站穩。
男子緊盯島上光源的方向片刻,然後示意里奇開往碼頭,男子在船隻尚未觸及陸地前,便已迫不及待,落地無聲地躍上岸了,手裡仍緊提著金屬箱子。
稍後,里奇不確定自己是否聽見槍聲,但他想起在箱中瞄到另一枝槍管——一枝比夜視槍更粗更長的滅音槍,因此槍聲必然是出於自己的想像。
里奇的乘客僅離船十五分鐘,之後他們便又默默返回朱代卡島了。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