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早上六點半遇見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紀實(海報寫真簽名紀念版)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溫哥華
啟航

飛機降落在溫哥華機場,這個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城市。

從機場到飯店,沿途還有些許楓紅,美麗如畫。加拿大的樹都長得好美,青青的綠,亮亮的黃,即使是灰灰的陰天,映照出來都是一幅色彩迷人的油畫。

相信音樂第一批部隊十一月五日就先來部署。今天藝人、技師、妝髮等其他人飛抵,美加團全員大集合。這趟人生無限公司美加行,台灣工作人員總數七十人,美國工作人員四十人,一百一十人的浩大團體,除了演出,還有什麼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吃!

晚上七點半,大巴開往溫哥華的春秋火鍋。在攝氏五度的異鄉夜晚,還有什麼是比來上一鍋鍋麻辣鴛鴦鍋更幸福的事?

這一團有不少壯丁,大片大塊的肉絕對少不了,啤酒是配料。男生們坐下來邊吃邊打電玩,殺氣騰騰;當男生在用的女生們,很多坐下來還是繼續聯絡工作事宜。

相信音樂的副總小艾,是對外領軍的主將。從飯店往餐廳的車程中,她跟我聊著,也跟工作人員討論倫敦和巴黎的演唱會預算,一筆一筆核算數字,每一個數字都是驚人的數量。

酒足飯飽,她再三叮嚀要大家打包螃蟹肉片丸子豆腐,裝成一大盒「麻辣燙」回房。「我跟你們保證,這邊半夜三點是台灣的晚餐時間,你們現在沒打包,半夜會餓到悔恨。」小艾笑說,作為盡職的經紀人,努力找食物是重要的事,而做為地球人,不浪費食物也是重要的事。

回程路上,小艾說:「這是五月天第二次走這麼完整的美加行程,上次是諾亞方舟。但這次溫哥華的場地不一樣了,光是場租貴五倍。走這麼大的tour,很好玩也很累,你要有心理準備,尤其聖荷西一唱完就要坐六個小時的夜車到洛杉磯,很拚。」

說著說著,她幽幽再接一句:「搞不好我們有一站要去找自助洗衣店,這些衣服一直穿一直穿,在飯店洗可能曬不乾。」

飛機從台北下午六點起飛,溫哥華時間下午一點半降落。二○一七年十一月七日的這一天,跨過天際,過得好長。

而這一趟人生無限公司美加行,才正要啟航。

*****

聖荷西
戀愛ing

所有工作人員抵達聖荷西,都明顯的陷入了混沌不明的時差之苦。

還沒進場前,先繞到飯店附近吃午餐,經過一家咖啡店,哇,一堆工作人員聚成一個小部落,大夥兒靠著一杯接一杯的咖啡和熱茶喚起意志力,準備對抗這個城市的寒氣冬雨,以及應付今晚演唱會結束後即刻搭夜車趕往下一個城市的體力。

上一次五月天來聖荷西演出,還只是選擇小型的場地,短短三年,他們已不可同日而語,在這個城市訂下了SAPCenter這個平常舉辦冰上曲棍球的一流場地。

開演前,怪獸看著諾大的觀眾席,還有點擔心兼好奇的問小艾:「艾姐,這場地能容納多少人?好大!」

開演前已坐無虛席,這場票房在五月天開始美加巡迴之後乘勝追擊,紅盤開出。聖荷西是美國西岸小巧而雅緻的城市,這裡的人情溫暖可愛,從我開始陸續進行的訪問就感受出來了。

Anson和Landy這對夫妻四個月前才帶著一雙兒女,從台灣來這裡定居。講起五月天,一家人都開心不已,他們說在台灣怎麼樣都買不到票,這回終於在美國可以如願了。

我問他們9歲的小女兒Irene最喜歡五月天什麼歌,她毫不遲疑說:「戀愛ing」,問她想跟五月天
說什麼,她開口就說:「我愛你。」我覺得她認真的表情並非童言童語,而是深植心坎的真情誠意。

周金遠和趙子誠坐在搖滾區中段座位區,我經過他們前面,覺得這兩人身上流露著些許拘謹,卻又同時冒著粉紅泡泡。他們家鄉分別是寧波和山西,這次是從舊金山開了一個半小時的車,看他們人生中第一場五月天。

他們自稱非鐵粉,就純粹喜歡五月天的歌。我問趙子誠喜歡什麼歌,他像是被考倒了,「哎呀,想不起來……唉,那麼什麼呀,就是想不起來。」周金遠的回答快多了,「戀愛ing」,她說。我看看他們忍不住再問,這歌是代表他們兩人現在的狀況嗎?他們含蓄地笑笑,點頭回答:「是這個意思。」

這個場館的氛圍,洋溢著愛的氣息。今晚我坐二樓看台區,開場前,一對男女匆匆入坐我右邊,女生奮力投入,每首歌都跟著高唱,男生偶爾輕哼,偶爾看看手機,很顯然的,主要是陪女伴來的。

今晚的五月天應該也是在混亂的時差中,一上台他們就很輕鬆,像是來見老友,瑪莎被團員拱烙英文,「Asyouknow......」講了好幾遍,台下笑成一片。怪獸、冠佑「洞來洞去」的黃腔也飆出了,石頭還是那個最穩重的,可能是因為今晚他小學、國中、高中同學都在台下的關係。

阿信唱到「戀愛ing」時,全場歡聲雷動,我右邊的女生早就站起來又扭又跳,陷入狂歡的境界,而身邊的男生,還是略顯冷靜。我也站起來了,跟著女生肩併肩的同時問起她,原來他們是夫妻,女生果然是五迷,老公想盡辦法買票討老婆歡心,讓老婆感動不已。

我問女生最喜歡五月天哪首歌,她立刻說:「戀愛ing」。

不巧的是,阿信演唱「戀愛ing」時剛好出搥,唱到一半落拍,團員們忍不住偷笑,他自己也受不
了喊停,緩緩道出:「我不能推給年紀,也不能推給時差,是我自己記憶力不好。」

我再悄悄問一旁的女生,今晚的「戀愛ing」她滿意嗎?她猛點頭,最後還拉住我,說出:「如果可以,請記得幫我跟五月天說謝謝。」

LOVE是今晚的關鍵字。

至於這個晚上的「戀愛ing」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無所謂,戀愛ing就是要有點曲折才值得回味。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