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觀.點:台灣現代攝影家觀看的刺點 Beyond the Frame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企劃序

日常、非常、恆常與無常張照堂

當你凝視生活時,生活也凝視你。

每一個人的生命旅程中,經常充滿單調與瑣碎的日常風景與事務,我們總是習以為常或者甘之如飴但似乎也無能為力。作為攝影家,他的職責之一是嘗試探索這日常的底蘊或尋找其中的非常。當鏡頭面對凡常的人物或題材時,該如何保存其日常的本色與況味,並尋找其中的非常意義與價值,不過所有這一切,都可能化為無常。

收錄在這本書裡的,就是這些日常、非常、恆常或無常的生靈、面容、狀態與景觀。這是以台南藝術大學發行的《藝術觀點》季刊為本,匯整了刊載其中2010 - 2015年間的影像專輯。六年來共登出24篇,含蓋19位台灣中、壯生代攝影家作品,創作年代自1959至2016。

「觀‧點」放在攝影的指涉中,似乎可以詮釋為「觀看」與「剌點」。攝影家除了觀看之外,必須尋找足以誘引或觸痛我們的「刺點」,在內容與形式的對位上,作者的意識與觀點應該要在作品上彰顯出來,攝影才具風格與意義。拍照,不只是按快門, 還得觀察、閱讀、沉澱與想像。

為了便於編輯,本書列了23個關鍵字,這些關鍵字或是為了描述一種狀態,或是表白一種心境,也可能是揣摩一種寓意,或觸探一種未知與茫然。姚孟嘉的「人間」、葉清芳與劉振祥的「場景」、王文毅的「庇護」和張乾琦的「出走」等四組系列是在現實中敏銳地觀察及捕捉生命裡的凡常與異常,並於其中表達十分道地的生存況味。高重黎的「姿勢」、黃子明的「儀式」、陳敬寶的「觀看」、沈昭良「肖像」和陳伯義的「廢墟」等是對肢體、樣貌、空間、處境的一種肖像式凝視與關注,陳順築的「迴家」、陳以軒的「日常」及張瑞賢的「幽光」等是對凡常風景的一種異常感知與觀看,吳政璋的「曝光」、許哲瑜的「暗箱」、邱國峻的「跨界」與洪政任的「蛻變」等則是一種後設的影像擺拍、添加、重組與解構,而劉振祥的「失魂」及林文強的「幽靈」是一種對生命失衡與無常的幽微探究。為了填充版面,我的「記憶」、「場景」、「荒原」和「對話」四組系列則是一種私己的歲月告白與對話,不管這些是凡常或異常,最終可能變成恆常。

從微觀到遠眺,從隱匿到面對,攝影家的創作方式反映了他們自身的性格與生命觀。解嚴後的攝影工作者,比起上一代,更加敏感又敏銳,他們自有個人的盤算與主張。如果《影像的追尋》這本書是台灣第一、二代資深攝影家的回顧,那麼《觀˙點》未嘗不是第三、四代攝影家的現況與前瞻,新一輩攝影工作者堅持自己的焦點與視野,他們接下棒子上路,繼續影像的再追尋。

義大利攝影家 Mario Giacomelli曾說過:「我的影像不抗拒任何人,是抗拒時間。」一張照片或一組系列企圖留駐逝去的那段時光,該挑戰的是它們是否能抗拒逝去,將時間延伸至現在、未來或永遠。攝影家的各種嘗試和努力,無非是想留存及延展記錄過的生命與現象,以為後人持續閱讀、思辯或感動。照片不應只是被觀看,當你凝視照片時,照片同時在凝視你,攝影家也在凝視你呢。

序一

從歲月背影到內在場景──《藝術觀點ACT》六年攝影記龔卓軍

記得那是一個無風的冬日午後,我和《藝術觀點ACT》初任美術編輯的岑岑,拿著第41期攝影專欄紙上展覽那一台重新製版的重印本,走到當時還在南藝校園的張照堂面前,請他看看,重印之後是否可以。那一天沒有風,和我們忐忑的心情形成了一種滯悶的內在場景。張老師接過我們遞上的重印本,摸了摸紙,看了看重印後照片的細部,翻了翻前後幾頁攝影專欄的內容,問了問這一台重印的情形。然後,他臉上才緩緩綻開了微微的笑容與輕鬆的表情,說道:「好吧!那我想我們可以繼續下去!」

我內心發出一聲喜悅的尖叫:「耶!過關了!」這個無聲的尖叫,帶來一個內在場景:我整整一個月的薪水在風中飛舞(哪來的風呢?)。這個場景,開啟了《藝術觀點ACT》影像紙上展覽攝影專欄與張照堂主編合作的歲月,從2010年1月一直到2015年10月。那個時候,我是個連張老師的名字都會叫錯、人都會認錯的攝影門外漢,如今走過六年24期的影像紙上展覽,走過張老師在六○年代初期的創作,走過他在北美館的大展,來到陳伯義入圍台新獎的紅毛港;走過張乾琦的脫北者影像,來到黃子明的戴假面的慰安阿嬤;走過沈昭良的舞台與歌手,來到陳敬寶的檳榔西施;走過陳順築的迢迢路,來到吳政璋的台灣美景;走過葉清芳的狗眼人生,來到高重黎的肉身魂魄;走過姚孟嘉的存在靈光,來而許哲瑜的漂浮所在;走過陳以軒的遍尋無處,來到洪政任的憂鬱場域;走過王文毅的柬埔寨的家,來到張瑞賢的早春暗影;走過邱國峻的神遊之境,來到林文強的覺迷世界;走過整個影像的行旅,走向了台灣新電影的拍片場景,最後,我們來到了劉振祥的鍾孟宏電影內在場景。這些不同的攝影者,在張照堂的牽引之下,帶領著《藝術觀點ACT》紮紮實實走了一趟內在的影像之旅,

因為,整個影像紙上展覽專欄的策畫,雖然都是以個別的攝影者為主,但是,張老師仍然很貼心地盡量配合《藝術觀點ACT》當期的論述專題,在編輯台與張老師的搭配無間之下,讀者可以發現,《藝術觀點ACT》的議題關切,從台灣美術史、影像史、文化史與當代影像藝術的討論,空間政治與生命政治的批判,對於東南亞當代藝術的思考,台灣視覺文化的線索,民俗文化的當代影像,一直到超現實意味的實驗影像和台灣新電影的拍片場景。

除此之外,每一期的影像紙上展覽,還會邀請論述者進行評論式或回應式的書寫。除了張照堂親自執筆操刀外,黃建亮、蕭嘉慶、張世倫、陳湘汶、古碧玲、陳琬尹、鍾孟宏、阮慶岳、李三沖、郭力昕、張榮哲等人的評論與回應文字,也帶來了圖像之外,文學與評論空間的異樣觀點。如果把這個影像紙上展覽系列當做一門台灣當代攝影的課程,那麼,我可以算是一個可以乘便先睹為快、反覆咀嚼的學生;如果把這個影像紙上展覽系列本身當做一個更大的展覽,那麼,如今看來,它的多樣性和歧異性,是值得我們細細品味的。

以系列性、專題性來思考當代攝影意識的構成條件,在這個紙上展覽中,可以說是最為突顯的選件原則。但是,姚孟嘉、劉振祥、葉清芳、林文強這幾位攝影者的作品選擇,以及挖掘出新電影與電影拍片現場的場景照,卻分外突顯了張照堂的特有觀點:攝影是一種內在生命歷程的刻痕,而不只是一個影像專題的外部構造;攝影是一種文化生產的見證與參與的視角,而不只是材質與影像實驗的美感或前衛訴求。儘管我們已經遠離了沙龍攝影的時代氛圍,攝影者做為一種踽踽獨行而成的特異觀者姿態,仍然在這些影像的歲月背影與內在風景中,歷歷在目。

這裡面包含了攝影與藝術之間的辯證關係,也包含了攝影與視覺文化史的潛在對話,因此,才有儀式、庇護、肖像、幽靈、家庭、荒原、觀看、曝光、暗箱與場景的種種文化相貌。那麼,做為一種影像紙上展覽,這樣的系列有沒有它尚未觸及的異域眼界呢?換句話說,有沒有可能不以攝影家為主體單位、或以台灣為主體範圍而進行的影像展覽呢?

就莊吳斌(Zhuang Wubin)在2016年由新加坡大學所出版的《東南亞攝影》(Photography in Southeast Asia)一書來看,我們正面臨著如何帶領台灣攝影跨越國界思考,擴展至東亞、東南亞或世界攝影史脈絡的挑戰。《觀.點》雖然沒有如此宏大的企圖,謹守著本土攝影的基本脈絡與評論的生產,但是,這種做法仍然呼應著莊吳斌在書中提出來的「具體經驗」(embodiment)的攝影史觀點:也就是透過在地的訪談與脈絡整理,將殖民時代與離散海外的攝影家與攝影作品納入參照範圍,跳脫單一國家觀點的視域,深入到以攝影為媒材的創作者經驗內部中。這或許是《觀.點》隱而不顯的刺點:我們的觀看,將朝向世界。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