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我在吉卜力思考的事:內容力,想像力、感受力、創造力,宮崎駿動畫打動人心的祕密!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2.如何打破固定模式

似懂非懂的東西

自從我每天去吉卜力之後便開始思考何謂內容,最初想到的定義是「讓人似懂非懂」的東西。那時我想,這個定義應該可以套用在大部分人感到有興趣的所有內容上。更進一步的,人之所以會對「似懂非懂」的東西感興趣,也是因為這在演化上有利於生存因而學會了這件事。於是我推論出「依著人的這種特性應運而生的便是內容」這個假說。

至今我依然認為這個定義在某種程度上表現了內容的其中一項重要性質。此外,存在於人腦中的所謂深度學習的學習機制,也是基於有利生存而運作的一種性質。

然後,打破內容的模式逐漸固化的必要條件,在於是否「讓人似懂非懂」,這不正好是最佳的評判基準嗎?

究竟有哪些方法可以打破模式,將內容做得「讓人似懂非懂」,以下我舉幾個例子給大家參考。

在模式中設「障礙」

比方說,宮崎駿在製作《崖上的波妞》(崖の上のポニョ)時,據說曾給出「線條不要畫得太平整」、「線不要畫得那麼滑順」的指示。

換句話說,就是「線條畫得粗糙些」的意思。單純的直線大家都毫無障礙的看過去,很容易膩,稍微有點歪斜的線就會引起注意,也因此他這項「畫出別人不會畫的線」是非常困難的要求。

不過實際上,這也確實成了波妞其中的一項魅力。直線畫的圖畫主觀資訊量便會減少,刻意畫得歪斜則增加了主觀資訊量。它與至今的畫有點像又不太像,與既有的模式相對之下,增設了「障礙」的效果。(參見彩圖10)

在小說的世界裡,已逝的作家中島梓(栗本薰)在其所著的《小說道場Ⅲ》中也說過跟宮崎先生相同的話。

我為了顧及(整部作品的)平衡感,會有這裡應該放一段惡文的念頭,因而刻意安插一段難解的文章,有時是SF、有時是色情推理,多使用不自然的文章結構或是以直譯式的「笨拙翻譯」等手法。(中島梓《小說道場Ⅲ》新書館,二七一頁)

也就是說,容易理解的文章是以完美的模式組合而成,讓人讀來很順,卻無法留下什麼影像,是以(中島梓)會在書中不時安排難以讀懂的段落,設置「障礙」。

在音樂的世界裡是否也有這樣的作法呢?我向愛貝克思集團(Avex Group)社長松浦勝人請教。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