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送給孩子的字

雖然只有幾個字,都是父親對兒女的深情。

  • 作者:張大春 追蹤
  •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1/8/3
  • ISBN:9789868703650
  • 金石碼:2018551457172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館主推薦:★★★★☆
  • 定價:280 元
  • 特價:79221(可得紅利2點)
  • 紅利優惠價:76214(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7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送給孩子的字
購買後立即為您進貨!
立即購買 預計出貨日:2019/3/2

金石堂讀者好評

16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先睹為快top

相關影片

內容簡介 top

《送給孩子的字》


「這是一本有體溫的書,只要你翻開這本書,就會一直看下去。」
——阿城

「我用這種方式保留我和孩子們在認字過程中的記憶,這也是我最重要的家庭記憶。」
——張大春

繼兩岸熱銷好書《認得幾個字》後,張大春想再送孩子幾個字。
雖然只有幾個字,都是父親對兒女的深情。


華文作家張大春繼《認得幾個字》之後,送給即將步入青春期孩子的39個字。

在這本《送給孩子的字》中,張大春試著透過家常生活與孩子們的交流,解說漢字,讓看似工具的文字變成懷帶情感的故友。書裡的中文漢字,並非冷僻生字,張大春透過孩子的眼光,期待與讀者一起像個小學生一樣重新理解那些我們以為熟悉的字,由淺入深,追根溯源,不離開生活情境,彰顯了文字的親切與樂趣。

關於認字,張大春想的比別人複雜,他說:「之所以誤讀、誤寫、誤以為是,其深刻的心理因素是我們對於認字這件事想得太簡單。」許多張冠李戴的錯字,來自於我們對這些字的習焉不察。無論字的筆畫多少,都像是一個個值得認識的朋友,有著無窮無盡的生命質料,一旦求取,一定會出現說也說不完的故事。所以,不但念小學的孩子要認字,大人更要重新認字。

本書收錄39篇關於文字故事的散文和2篇張大春談教養與作文寫作,作者從日常與兒女間的趣味互動,
透過深入淺出的解說,將中文字的精髓與奧秘傳承給兩位小孩。《送給孩子的字》正是張大春為所有對文字還保有赤子之心的人所寫,並獻給那些不知該如何與孩子生活對談的父親之書。

名人推薦top

    阿城 專文推薦
    王偉忠、侯孝賢、唐 諾、張小燕
    陶晶瑩、趙少康、趙自強、蔡康永 衷心推薦

編輯推薦 top

你最愛的親子相聲來了!最幽默的國學、人格、作文課。


這是華文小說家張大春繼2007年《認得幾個字》之後,再推薦給孩子的溫馨之作,收錄39篇關於文字故事的散文和2篇張大春談教養與作文寫作。如今張容小學畢業了,張宜也升上了五年級。有一次他問張宜:「你為甚麼不再問我字怎麼寫了?」她說:「我有字典,字典知道的字比你多。」那一刻他明白了:作為一個父親,能夠將教養像禮物一樣送給孩子的機會的確非常珍貴而稀少。所以他在認字系列第二集《送給孩子的字》中,將日常生活中與孩子們的交流,試著解說漢字,也凝聚家族認同。企盼透過孩子的眼光,與讀者一起像個小學生一樣重新理解那些我們以為熟悉的字,由淺入深,追根溯源,不離開生活情境,彰顯了文字的親切與樂趣。

作者top

  • 作者介紹


    張大春

    1957年出生,山東濟南人。臺灣輔仁大學中文碩士。
    作品以小說為主,已陸續在臺灣、中國大陸、英國、美國、日本等地出版。
    張大春的作品著力跳脫日常語言的陷阱,從而產生對各種意識形態的解構作用。在張大春的小說裏,充斥著虛構與現實交織的流動變化,具有魔幻寫實主義的光澤。八零年代以來,評家、讀者們跟著張大春走過早期驚艷、融入時事、以文字顛覆政治的新聞寫作時期、經歷過風靡一時的「大頭春生活周記」暢銷現象、一路來到張大春為現帶武俠小說開創新局的長篇代表作《城邦暴力團》,張大春堅持為自己寫作、獨樹風骨的創作姿態,對臺灣文壇起著現今仍難以估量的影響力。
    《聆聽父親》入選中國「2008年度十大好書」,《認得幾個字》再次入選「2009年度十大好書」,成為唯一連續兩年獲此殊榮的作家。《認得幾個字》更入選中國新聞出版總署評選的「2010年度大眾最喜愛的50種圖書」。

目錄 top

送給孩子的字-目錄導覽說明


  • 代序: 教養的滋味 張大春
    推薦序:小學的體溫 阿城

    PART1有情感的字
    喜 / 笨 / ㄈ / 怪 / 國 / 鬧 / 緒 / 諱

    PART2失而復得的字
    玉 / 卡 / 買 / 該 / 臨 / 妥 / 掉 / 牙 / 更 / 剩 / 哏

    PART3很難學的字
    藝 / 遺 / 矩 / 節 / 震 / 亂 / 疵 / 反 / 冓 / 遵

    PART4送給孩子的字
    寵 / 吝 / 練 / 刺 / 悔 / 懶詩 / 收 / 戛 / 稚 / 背

    附錄
    一、希臘.中國.古典教養
    二、作文十問

序/導讀 《送給孩子的字》top

自序
教養的滋味
——張大春


身為一個父親,那些曾經被孩子問起:「這是甚麼字?」或者「這個字怎麼寫?」的歲月,像青春小鳥一樣一去不回來。我滿心以為能夠提供給孩子的許多配備還來不及分發,就退藏於而深鎖於庫房了。老實說:我懷念那轉瞬即逝的許多片刻,當孩子們基於對世界的好奇、基於對我的試探,或是基於對親子關係的倚賴和耽溺,而願意接受教養的時候,我還真是幸福得不知如何掌握。

那一段時間,我寫了《認得幾個字》的專欄,其中的50個字及其演釋還結集成書,於2007年秋出版。美好的時日總特別顯得不肯暫留,張容小學畢業了,張宜野生上了五年級。有一次我問張宜:「你為甚麼不再問我字怎麼寫了?」她說:「我有字典,字典知道的字比你多。」那一刻我明白了:作為一個父親,能夠將教養像禮物一樣送給孩子的機會的確非常珍貴而稀少。

孩子學習漢字就像交朋友,不會嫌多。但是大人不見得還能體會這個道理。所以一般的教學程序總是從簡單的字識起,有些字看起來構造複雜、意義豐富、解釋起來曲折繁複,師長們總把這樣的字留待孩子年事較長之後才編入教材,為的是怕孩子不能吸收、消化。

但是大人忘記了自己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對於識字這件事,未必有那麼畏難。因為無論字的筆畫多少,都像一個個值得認識的朋友一樣,內在有著無窮無盡的生命質料,一旦求取,就會出現怎麼說也說不完的故事。

我還記得第一次教四個都在學習器樂的小朋友拿毛筆寫字的經驗。其中兩個剛進小學一年級,另外兩個還在幼稚園上中班,我們面前放置著五張「水寫紙」──就是那種蘸水塗寫之後,字跡會保留一小段時間,接著就消失了的紙張──這種紙上打好了紅線九宮格,一般用來幫助初學寫字的人多多練習,而不必糜費紙張。我們所練寫的第一個字是「聲」。

拆開來看,這字有五個零件,大小不一,疏密有別,孩子並不是都能認得的。不認得沒關係,因為才寫上沒多久,有些零件就因為紙質的緣故而消失了,樂子來了。一個比較成熟的小朋友說:「這是蒸發!」

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們:「聲」字在甲骨文裡面是把一個「磐」字的初文(也就是聲字上半截的四個零件)加上一個耳朵組成;也沒來得及告訴他們:這個「磐」,就是絲、竹、金、石、匏、土、革、木「八音」裡面最清脆、最精緻,入耳最深沉的「石音」;更沒來得及告訴他們:這個字在石文時代寫成「左耳右言」,就是「聽到了話語」的意思。

這些都沒來得及說,他們紛紛興奮地大叫:「土消失了!」「都消失了!」「耳朵還在!」

既然耳朵還在,你總有機會送他們很多字!推薦序
小學的體溫
——阿城


1992年我在臺北結識張大春,他總是突然問帶他來的朋友,例如:民國某某年國軍政戰部某某主任之前的主任是誰?快說!或王安石北宋熙寧某年有某詩,末一句是什麼?他的這個朋友善飲,赤臉遊目了一下,吟出末句,大春訕訕地笑,說嗯你可以!大春也會被這個朋友反問,答對了,就哈哈大笑;答不出,就說這個不算,再問再問。我這個做客人的,早已驚得魂飛魄散。

張大春的《送給孩子的字》(編案:簡體中文版全部收錄在08年出版的《認得幾個字》一書中),目錄上看起來無一字不識,翻開來是父親教兒女認字,但其實是小學,即漢代的許(慎)鄭(玄)之學,再加上清朝的段玉裁。章太炎先生當年在日本東京教授小學,魯迅、周作人兄弟趨前受教。對於中文寫作者來說,漢字小學是很深的知識學問。如果瞭解一些其中的知識,千萬不要像前面張大春那樣考別人,如果別人反考你,即使是最熟悉的字,也有你完全想不到的意義在其中。

所以這是一本成人之書,而且是一本頗深的成人之書。但很有意思的是只要你翻看這本書,就會一直看下去,因為這裏有兩個小孩子,一個叫張容,一個叫張宜。是的,你會認為兩個小孩子的名合起來是「容易」的意思。大春當然也很謙虛地稱自己「認得幾個字」。把那麼不容易的內容講給大春自己的一兒一女,他們的反應是讀者最關心的,也是這本書最吸引人的地方。說實在,我認為這兩個小孩子相當慓悍,原因在於初生牛犢不怕虎。

讀這本書時會疑惑,究竟我們是在關心漢字文字學,還是在關心父、子、女的關係?讀完了,我告訴自己,這是一本有體溫的書。文字學的體溫。當年章太炎先生教小學,也是有體溫的,推翻帝制的革命熱血體溫。

不過令我困惑的是這樣一本繁體字的書,如何翻印成簡體字而得讓不識繁體字的人讀得清楚?

絕大多數擁護簡體字的人說出的簡化中文字的理由是方便書寫,這意味著這部分人將中文字僅視為工具。我認為這是一大盲點,既是盲點,早晚是要吃虧的。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公開提倡使用簡體字的人是陸費逵,1909年(到今年正好一百年),他在《教育雜誌》創刊號上發表〈普通教育應當採用俗體字〉。一直到1956年1月28日,《漢字簡化方案》經漢字簡化方案審訂委員會審訂,由國務院全體會議第23次會議通過,31日在《人民日報》正式公佈,在全國推行。這一年,我上小學一年級。

如果說上述旨在文字簡化,就錯了,文字簡化只是階段,最終目的在文字拼音化。1950年,毛澤東說過:「拼音文字是較便利的一種文字形式。漢字太繁難,目前只作簡化改革,將來總有一天要作根本改革的。」但早在上世紀初,對於中文羅馬字母化,趙元任就曾做一篇《石氏?獅》諷刺過。

對於中文作家來說,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前輩們,積極推動白話文,推動簡體字,推動中文拉丁字母化,還有一項現在不提了,就是大眾語,也就是「我手寫我口」。魯迅先生是積極的支持者。當時還有世界語運動,我小時候甚至也接觸過世界語,因為自己笨而失望,中斷了。

拉雜寫這些,是由張大春新書簡體版而發。我認為文字,中文字,只將它視為工具,是大錯誤。中文字一路發展到現在,本身早已經是一種積澱了,隨著文化人類學的發展與發現,這種積澱是一筆財富,一個世界性的大資源。這一點,在大春的這本書裏,體現得生動活潑,讓我們和書中的兩個小孩子一起窺視到中文字的豐富資源。一個煤礦,一個油田,一畝稻子,我們知道是資源,同樣,中文字也是資源,不可廢棄。

只有將中文字視為一種資源,我們才能從繁簡字的工具論的爭辯中擺脫出來,準備成為現代人。

感謝大春寫了這樣一本書。


※補充說明:本文為2008年《認得幾個字》簡體版出版時,收錄書中的專序。簡體版《認得幾個字》收錄了本書及印刻出版社所出版的《認得幾個字》所有字。特說明之。

詳細資料top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無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240
出版地:台灣

延伸推薦top

共1篇好評top

  • de******17 說:
    語言是最自然的狀態,張大春老師說:「語料勝於語法,語言學習是為了保持昌旺的好奇心。」本書告訴許多家長,閱讀的學習效果遠勝於背誦,是為張大春老師教育兒女的心得,讀此書必能讓許多有兒女的家長受益無窮。
    • 我覺得這篇好評?
    • 實用
    • 精闢
    • 真心
    • 獨到
    • 有趣
    • 還好
我的標籤

團體專屬服務top

訂購須知top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