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鱷魚的黃眼睛 Les Yeux Jaunes Des Crocodi1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約瑟芬一聲尖叫,扔下削皮刀。刀子在馬鈴薯上打了滑,刮去手腕上的一大塊皮。血,到處都是血。她看著青色的靜脈、紅色的傷口、白色的水槽,黃色的塑膠瀝水盆上擱著削好的馬鈴薯,看起來又白又亮。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弄髒了白色罩衫。她將雙手撐在水槽的兩邊,哭了起來。



她需要哭一場。不知道為了什麼。有太多的理由讓人哭。眼前就是一個現成的理由。她眼睛一掃,找了塊抹布,拿來纏住傷口。我要變成噴泉了,眼淚的噴泉,鮮血的噴泉,嘆息的噴泉,我要任由自己死去。



這是一個解脫之道。任由自己死去,不聲不響地。就像油盡燈枯。



任由自己杵在水槽邊站著死去。但她立即糾正自己,沒有人是直挺挺站著死去的,要嘛躺著,要嘛跪著,頭放在烤箱裡,或是沉入浴缸中。她曾在報上讀過,女人最慣用的自殺方式是跳樓。男人則是上吊。從窗口往下跳?她永遠辦不到。



但她可以一邊哭一邊任由自己的血流盡,再也不知道身上流出的液體是紅色的或是白色的。慢慢地昏睡過去。或者乾脆扔掉抹布,把手伸進水槽裡!然後,甚至……但這樣還是站著啊,而人是不站著死的。



除非是在搏鬥。在戰爭的時候……

現在還不是戰爭。



她吸了吸鼻子,調整了捂在傷口上的抹布,強忍住淚,定睛望著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身影。她的鉛筆還插在頭髮上呢。來吧,她告訴自己,削馬鈴薯吧……其餘的事,以後再想不遲!



五月底的這個上午,陰涼處的溫度計都顯示有二十八度,在六樓陽臺的屋簷下,一個男人在下西洋棋,他獨自一人在一盤棋局前凝神苦思,煞有其事的,幫這方下完就換到對面的位置幫那方下,起身走動時端起一個煙斗輕抽幾口。他彎下身,吐出一口煙,舉起一個棋子,又放下,退後幾步,再吐一口煙,再次拿起這顆棋子,下到其他地方,點點頭,然後放下煙斗,坐回到對面的椅子上。



這個男人身材中等,外表講究,一頭淺栗色的頭髮,和一雙深栗色眼睛。他的褲線筆直,鞋子亮得彷彿剛從新鞋盒裡取出來似的,捲起的襯衫袖子露出纖細的前臂和手腕,指甲顯得光滑油亮,唯有用心的修甲師才能做出這樣的傑作。他皮膚淡淡的褐色彷彿與生俱來,愈發襯出他渾身洋溢的予人鍍了金的米色感覺。他很像孩子們玩的那種紙娃娃,出售時只穿著襪子和內衣,這樣就可以為它們穿上任何衣服──飛行員、獵人、探險家。我們完全可以把這個人放到任何型錄的背景上,使人得以去信賴上面展示家具的優良品質。



突然,一個微笑照亮了他的面容。「你死定了!將軍!」他對著想像的對手說道,「老兄,你輸定了!我敢打賭你沒料到這一著!」他滿意地和自己握了握手,然後改變聲音,向自己道賀:「幹得好,托尼奧!你真是太厲害了。」



他站起身,摩挲著胸口,伸伸懶腰,決定為自己斟一杯酒,儘管現在還不是喝酒的時刻。他通常會在晚上六點,邊喝開胃酒邊看《冠軍來搶答》(Questions pour un champion)。于連·勒佩爾斯(Julien Lepers)的節目已經成了他急不可耐的一個約會。要是錯過了,他會很沮喪。他從五點半就已經開始在等候,迫不及待地想和人們推出的四位準冠軍一決高下。他還等著看主持人會穿什麼上衣,搭配什麼襯衫和領帶。他對自己說,應該去報名,碰碰運氣。每晚他都這樣告訴自己,卻從未付諸行動。想必得先通過淘汰賽吧,而「淘汰」這兩個字裡有什麼讓他感傷。



他揭開冰桶蓋,小心地夾出兩個冰塊,讓它們落入杯中,然後往裡面倒了點白色馬丁尼,彎下腰撿起地毯上的一根線,直起身,用嘴唇呡了口酒,然後咂咂嘴,心滿意足。



每天早上,他都會下西洋棋。每天早上,他都做著一成不變的事。他在七點鐘和孩子們一同起床,早餐是用烤麵包機調到四檔所烤出的全麥吐司、無糖杏桃果醬、帶鹽奶油,和手工現榨柳橙汁。之後是三十分鐘體操,鍛鍊背肌、腹肌、胸肌和大腿肌。然後看報,報紙是女兒們每天上學前輪流去幫他買的,他認真研究上面的小廣告,如果有一則徵人啟事貌似不錯,他就投簡歷過去,接著是淋浴,用電動刮鬍刀剃鬍,抹點肥皂,刷下起泡的皂沫,選擇白天穿的衣服,最後,下棋。



挑衣服是每天早上最大的考驗。他已經不知該如何著裝了。是穿週末帶點休閒的衣服,還是套裝?有一天,他在匆忙間套了件跑步服出門,他的大女兒奧恬絲對他說:「爸爸,你不用工作嗎?你一直都在休假嗎?我喜歡你穿漂亮的外套、好看的襯衫繫領帶,我喜歡你打扮帥氣。以後不要再穿厚運動衫來學校接我了。」隨後她緩和了語氣,因為,當她那天早上第一次用這種口氣和她爸爸說話時,他的臉色變得煞白……她補充一句:「親愛的爸爸,我是為了你好才說這些,我要你永遠是世界上最帥的爸爸。」



奧恬絲說的對,當他衣著考究時,人們看他的眼神也不一樣。(待續)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