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危險關係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十八世紀最危險的禁書!
過多的情欲,鮮少的愛情,虛榮是他們的天職,征服是他們的宿命。

  • 作者:拉克洛 追蹤
  • 譯者:葉尊
  • 出版社:野人文化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1/3/31
  • ISBN:9789866158308
  • 金石碼:2028760140819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館主推薦:★★★★☆
  • 定價:380 元
  • 特價:79300(可得紅利3點)
  • 紅利優惠價:77291(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9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掌櫃取貨抽購物金
危險關係
本商品已絕版
無法購買

金石堂讀者好評

31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內容簡介 top

《危險關係》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 沉睡兩百年的法式經典/首度在台問世
★ 十八世紀最危險的小說,書信體小說顛峰之作
★ 暢銷奇書、兩度遭禁、瑪麗皇后珍藏
★ 紀德欽點法文十大小說、令波特萊爾心折、米蘭.昆德拉癡迷的書信愛情地獄
★ 獨家收錄波特萊爾〈危險關係隨筆書評〉
★ 復古裝幀、經典再現:法式浪漫方背精裝,古典宮廷霧黑刷邊

瑪麗皇后最不欲人知的閨中讀物,波特萊爾、米蘭.昆德拉、紀德、司湯達爾、莫洛亞、妙莉葉.芭貝里(《刺蝟的優雅》作者)盛讚的世紀奇書!

阮若缺(政大外語學院副院長)、辜振豐(名作家)、鴻鴻(詩人)、劉森堯(逢甲大學外文系講師)、周星星(電影資料館專欄影評人)、翁德明(中央大學法文系副教授)、尉遲秀(名譯者) ──經典推薦



「史上最偉大的小說之一。」──米蘭.昆德拉,《緩慢》
「這書若有甚麼激情, 也只是冰冷的激情。」 ──波特萊爾
「我決心撰寫出一本撼動世界、在我離去後仍不曾平息的駭俗之作。」──拉克洛

是誰目睹了當代的習俗風尚,發表了這些書信?
這本書信集像冰一般燃燒,用令人憎恨的人性朝地獄探路……
紀德是這本手稿的編輯,瑪麗皇后命人重新裝訂、用白紙包裹封面,波特萊爾在書末寫下隨筆書評,米蘭.昆德拉說它是史上最偉大的小說之一,司湯達爾因為它才寫出了《論愛情》……你將與這些人一同見證十八世紀最危險的禁書的誕生──


過多的情欲,鮮少的愛情,
虛榮是他們的天職,征服是他們的宿命。
這裡沒有上帝、沒有魔鬼、沒有命運, 只有危險的關係……

回來吧,我親愛的子爵,您的老姑媽已經讓您繼承她所有的財?了,您還待在那裡做甚麼呢?馬上動身回來吧,我需要您。我有個好主意,想要交給您去付諸實行。這項任務可以讓一位英雄一展所長,因?您既要?愛情效勞,又要?復仇出力。
沃朗莒夫人要嫁女兒了,您可知道誰是她挑中的女婿?就是傑庫伯爵。誰能料想得到傑庫竟會成為我的表親?這讓我不禁怒火中燒,但復仇的渴望使我的心靈得到安寧。如果他在婚禮當晚就成了傻瓜,那會是多麼有趣! 
──節錄自第Ⅱ封信〈梅黛侯爵夫人致凡爾蒙子爵〉

梅黛侯爵夫人與凡爾蒙子爵曾經相互愛悅,分手後仍是密友。某日,梅黛夫人聽聞負心情人傑庫伯爵竟要迎娶親戚之女賽西兒,心頭震怒,遂生一計。

她手書一封,急召舊情人凡爾蒙子爵,密謀攜手破壞這樁美事,立誓要讓那人在新婚之夜蒙羞;未料花花公子凡爾蒙已先行盯上貞潔的法官夫人,不肯乖乖效命。浪蕩的玩伴竟會對乏味的正經女人感興趣,謝絕無知的美艷少女?隱隱發作的妒意,令侯爵夫人與子爵立下賭約,若是子爵能取得法官夫人委身於他的書面證據,就能重新再贏得她……

《危險關係》是法國作家拉克洛於1782年寫就的經典。在他手中,書信體小說被帶到後人無法企及的高度。這本危險之書雖在十九世紀兩度遭查禁,仍受到後世諸多作家推崇。米蘭.昆德拉認為它是「史上最偉大的小說之一」,波特萊爾評注「這書若有甚麼激情, 也只是冰冷的激情。」。這則敗德的愛情故事透過信件戴上面具,時而是悔罪的求愛者、涎臉需索的無賴,時而又是無知性感的愛人……拉克洛以書信張起欲望之網,用嚴謹的結構、精密的心理分析,將一場報復負心漢、征服舊情人、戰勝未來情敵於無形的愛情戰爭,優雅而放蕩地推進藝術殿堂。


《危險關係》由175封信構成,是十八世紀書信體小說集大成之作。內容描寫法國大革命前、上流貴族晦暗的男女關係。出版後,首刷旋即在兩週內售罄,平均每12天再刷一次,成為當時法國家喻戶曉的暢銷書。然而,它的魅力不僅限於法蘭西,這優雅浪蕩的法式情調,隔年也在倫敦與德國造成轟動;書中綻放的慧黠光芒與創新的敘事學,令各方文壇不得不注意到這顆閃耀的法國新星。但也因為內容敗德不倫,遭輿論抨擊,據說瑪麗皇后曾命人重新裝訂本書、並以白紙包裹封面,不讓人知道她在讀《危險關係》──此書爭議性之大,可見一斑。也因此《危險關係》在1824年與1865年兩度遭查禁,直到20世紀中葉前,仍不被文學界所青睞。作者拉克洛亦被法國社會目為怪物,知名沙龍也對他下逐客令,當時大概只有薩德侯爵堪可匹敵。

即便屢遭查禁與詆毀,仍難掩蓋這本經典的耀眼光芒,幾乎每隔50年便有慧眼獨具的知名作家重新提起《危險關係》,試圖重建它的經典地位。波特萊爾認為拉克洛有「今日少見的才華,唯司湯達爾、聖伯夫及巴爾札克除外」;紀德曾編輯此書、並將它列為法文十大小說之一。在此之前,書信體小說的形式從未與內容如此貼合;在拉克洛手上,書信體跳脫以往平鋪直敘的舊習,引入置換、裁剪、掩藏等戲劇性手法,十八世紀平面而通俗的書信體就此進出幻化,被改造成立體富景深的小說舞臺,躍升藝術殿堂。《危險關係》更受到後世無數作家與藝術家的推崇,這份名單還在不斷累積中。

《刺蝟的優雅》作者妙莉葉.芭貝里便曾說過:「我十四歲時就已讀過(這本書),當時不懂,但是風格非常引人注目。」一語道破這本危險之書的魅力,在於形式綰結內容那種強迫性、全面性而無有漏洞的藝術美──即便對內容不甚了了、亦或不感興趣,呼之欲出的吸引力仍能將讀者吸進虛構的世界,難以自拔。這是每位小說家都想達到的境界,但對於觀點侷限、不利於操作長時間敘事的書信體而言,更是難能達到的顛峰之境。

《危險關係》的經典性亦可由後世眾多的改編作品窺知一二。它情節緊湊,深具畫面感與舞臺性格,利於改編成各種藝術形式,電影更高達五部之多,最知名的版本是1988年由克里斯多福.韓普頓(Christopher Hampton)編劇、史蒂芬.弗萊爾斯(Stephen Frears)執導,蜜雪兒菲佛、約翰馬可維奇、葛倫克羅斯主演的同名電影。

【經典名句】

讓她崇尚貞潔吧,但她將?了我而犧牲這個美德。……儘管受盡了恐懼的折磨,但只有在我懷中才能忘卻和克服這一切。到那時,我才允許她對我說:「我愛慕你。」
──第六封信,凡爾蒙子爵致梅黛侯爵夫人

在愛情中,最困難的莫過於寫出自己體會不到的情感。
──第三十三封信,梅黛侯爵夫人致凡爾蒙子爵

您用信去感動她有什?用呢?您當時又不在她身邊,無法加以利用。
──第三十三封信,梅黛侯爵夫人致凡爾蒙子爵

對於一個心高氣傲、好像承認愛我就要感到愧疚的女人,我能不這樣報復嗎?
──第七十封信,凡爾蒙子爵致梅黛侯爵夫人

老太太們可是得罪不起的,她們左右著年輕女子的聲譽。
──第五十一封信梅黛侯爵夫人致凡爾蒙子爵

每個女人都會用使性子來代替講理,她們越是理虧,就越難平息心中的怒氣。
──第七十一封信,凡爾蒙子爵致梅黛侯爵夫人

我盡可能地胡言亂語,因為不胡言亂語,就無法表達柔情蜜意。我覺得正是因為這樣,女人在寫情書的時候才比我們高明許多。
──第七十封信,凡爾蒙子爵致梅黛侯爵夫人

男人享受的是他感覺到的幸福,而女人則是她給對方帶來的幸福。
──第一百三十封信,羅絲蒙德夫人致杜薇院長夫人

當一個女人要傷另一個女人的心的時候,幾乎總能找到要害之處,而且這種創傷往往是無法醫治的。
──第一百四十五封信,梅黛侯爵夫人致凡爾蒙子爵

本書特色

1. 經典性、難以忽視的法國大革命指標:本書於1782年問世,當時已有人間接嗅到法國大革命之前社會動盪不安的喧囂氣息,認為貴族階級之間的淫亂關係,也是造成三餐不繼的一般百姓憤恨不平的重大原因之一。《危險關係》可說是革命的風向球。

2. 藝術性、書信體小說顛峰之作:在《危險關係》之前,書信體小說的形式從未與內容如此貼合,在拉克洛手上,通俗的書信體小說躍升至藝術殿堂。

3. 爭議性、搖擺在道德與放蕩之間的危險小說:雖然作者宣稱《危險關係》的故事具有強烈的道德訓誡意味,普遍的讀者反應似乎與此背道而馳。因為書中惡魔般的主角實在過於迷人、反而逆轉了道德訓誡的目的。雖然如此,本書仍受後世知名作家高度推崇,也屢次被改編為視覺作品;如此兩極的評價,使原著小說更具可看性。

4. 閱讀快感、解構真實、偷窺的權力遊戲:拉克洛堪稱是18世紀的解構主義者,藉由信件所投射的觀點差異,以及信件所造成的觀點障蔽,解構權力關係、解構清純狀態、解構真實性,深具強烈偷窺特質與顛覆性。讀者可由書信敘事享受全知的權力,嬉遊文字與情欲間,在展讀每封信時,了解到信既是愛情糖蜜、也是殺人武器;最後亦深深被顛覆──因為即便是讀者,也無法掌握全部的真相。

5. 書中到處充滿機智和詼諧的筆調,敘述手法步步為營,極為引人入勝,是書信文學的巔峰佳作,就整體西方文學而言,也是永遠的經典,百讀不厭。 ──劉森堯

6. 它(《危險關係》)結合了哲理的闡述與浪漫的想像,充分反映了十八世紀兩股力量的拉扯:理性主義的堅持和放蕩主義的反撲。──阮若缺

名人推薦top

    瑪麗皇后最不欲人知的閨中讀物,波特萊爾、米蘭.昆德拉、紀德、司湯達爾、莫洛亞、妙莉葉.芭貝里(《刺蝟的優雅》作者)盛讚的世紀奇書!

    阮若缺(政大歐文學程教授兼副院長)、辜振豐(名作家)、鴻鴻(詩人)、劉森堯(逢甲大學外文系講師)、周星星(專業影評人)、翁德明(中央大學法文系副教授)、尉遲秀(名譯者) ──經典推薦

編輯推薦 top

比死更冷的愛情遊戲


您聽過兩個騙子的故事。他們在賭博時認出了對方,就相互說道:「我們不要對彼此耍甚麼花招,下注的錢各付一半吧。」接著他們就離開了牌桌。--第一百三十一封信,梅黛侯爵夫人致凡爾蒙子爵

《危險關係》是一則心機又帶點夢幻色彩的愛情故事,經常可以在電影頻道與它相戀個一時半刻,各式宮廷版華麗頹廢教人嘖嘖稱奇,YA偶像版則滿滿是青春無敵。但不管哪個版本,其細節與結局都令人費思量。比如電影開頭,梅黛侯爵夫人窩藏的那位男寵到底是誰?侯爵夫人又是何時與凡爾蒙子爵產生了感情?花花公子真的會愛上貞節烈女嗎?身手矯捷的子爵又為何會讓自己死於騎士的劍下?

這些問題,非得看過原著才會知道。而這樣一部宜古宜今、老少通吃、結局詭異的作品,竟然是一部長達一百七十五封信組成的書信體小說!這本小說還擁有眾多粉絲,瑪麗皇后將它珍藏在私人圖書館中,波特萊爾、米蘭昆德拉都為故事著迷,紀德認為這本書可名列法國前十大小說,英國《觀察家報》更評選它為過去三百年來必讀小說的第八名。

這樣一部皇皇巨著的作者,是十八世紀的拉克洛,一位不得志的軍官,在失意的軍旅途中結識了《危險關係》裡的貴族原型,他們在優雅精緻的語言碎片裡復活,折射出愛情的種種矛盾及貪婪的欲念,每封信都像是寫信人的獨白,在書信搭建的愛情舞臺上,他們吟誦殘酷版的《戀人絮語》,這是真正現世版的《誘惑者日記》。

通過原著小說的洗禮,能深刻感受到作者描繪愛情心機的功力,誘惑者背後的心態竟能藉由書信具象化到這般程度,其語言之瑰麗、理路之分明,又心潮澎湃……若說流行歌對愛情的描繪是模糊的精準,《危險關係》就是解剖刀在空虛裡比劃上千百招,降龍十八掌漸次迷離:技巧無可挑剔、策略步步分明,明確地既愛了又恨了,卻仍舊看不清楚愛情的真相。是謂精準的模糊,我們需要這樣一個角度來理解愛情以及其近親:愛情遊戲。

拉克洛比現代人更了解「愛比死更冷」的道理。愛情最大的愉悅來自最終極的獻身,就像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一樣,要愛,就不能怕痛,甚至要比死多一些。愛情的核心居然是這般冰冷,這般違背人性,無怪乎愛情通常以遊戲始,以悔恨終──人很聰明,既然都要犧牲,一開始不如愉快些──但很可能遍地都結滿了悔恨的果實。

就像書中的凡爾蒙子爵與梅黛侯爵夫人,為了世人的幸福而分手,各自去培養各自愛情的信徒;為了飽嘗甜美的愛情果實,他們不愛那麼多,只愛一點點,直到往日的失敗再次浮現,令他們的征服欲更加熾旺──梅黛想出動凡爾蒙去對舊愛復仇,卻又不忘炫耀現任情人多好多甜;此時凡爾蒙正戀上貞潔的烈女,不肯做白工,但見梅黛在他人臂彎裡快活,也深深被激將到。也許一開始兩人只是口頭上不肯認輸,逢迎嘴炮多,真心實意少,最後逐漸認真起來,想比比誰才是愛情的贏家。

競賽激起愉悅的快感,一開始就停不下手,越玩越過火。兩位情場老手從單純去勾引少女與少婦、接著測試對方擒服狂蜂浪蝶的能耐,到用計再次讓對方臣服於自己腳下,只為了奪回死去愛情的主控權。這場愛情遊戲完全模糊焦點,荒腔走板到極點,原本槍口一致對外,最後卻將指向彼此的腦門;而情既已逝,又有什麼好爭風呷醋、至苦苦相逼?連帶地遭競逐的獵物賽西兒、杜薇法官夫人、唐瑟尼騎士也成了犧牲品,在連環套的連鎖關係中經歷了初戀、背叛、折磨與死亡。

這樣的愛情擂臺賽,到底有什麼好玩?問題是棋逢敵手,曾經愛過之後就捨不得不過過招,因為他們知道愛情的背後是荒煙蔓草,不遊戲就無以為繼,新開發的獵物更能增添榮耀及樂趣。愛情或愛情遊戲的真相也許就像梅黛夫人說的:「幸好我們發現,愛情只要其中一方擁有就夠了……實際上,一方享受著愛情的幸福,另一方則享受著取悅對方的幸福;後者確實有些不如前者那樣強烈,但是加上蒙哄欺騙的快樂,也就取得了平衡;於是一切都順利解決了。」

然而梅黛與凡爾蒙,他們兩個人當中究竟由誰來負責欺騙呢?事實上,故事裡獵人跟獵物的關係一直呈現逆轉的狀態:凡爾蒙的確入了梅黛的局,卻也得到了杜薇夫人;梅黛利用賽西兒報了仇,也用賽的情人唐瑟尼滿足了私欲,還用計促使凡爾蒙拋棄了杜薇夫人;為了拆散梅黛與唐瑟尼,凡爾蒙把賽西兒送回唐的身邊;為了報復此舉,梅黛又將凡爾蒙占有賽西兒的證據給了唐瑟尼,引發了最後的決鬥。

於是這對既是夥伴、又是敵人的戀人,只有在危險的關係裡才能生存,同樣也會在危險關係裡毀滅,因為他們都只想負責欺騙。他們在信件中窺見別人赤裸的心,學習到純潔的人也會裝模作樣,而道德也有其弱點。因為這樣,他們更堅定自己接近某部分的真理,以為遊戲就能掌控結局,但其實就在這兩個騙子真心流露(或者貌似真心流露)刻下字字句句時,故事的角色或讀者都無法確認信中的資訊為真──所有的信件或話語都或多或少在裝腔作勢、半真半假間游移,沒有絕對的事實,沒有絕對愛情的真相,因此也就沒有絕對穩當的勝利。看完這些書信,讀者每每有不同的解讀,對於書中人物愛情版圖的理解也差異甚大。梅黛與凡爾蒙真的相愛嗎?凡爾蒙真的愛上了杜薇夫人嗎?都是問號。關於結局,有人說子爵是為了追隨死去的杜薇夫人而故意放輸,但也有人覺得他為了賭局,不惜以死求勝,好讓梅黛夫人身敗名裂,他則能留得癡情的美名!

這樣一部對人性完全沒有信心、意旨曖昧不明的作品,也許有人會懷疑其立意是否良善,但這部作品的存在,讓我們有機會看見關於人性與愛情的平衡報導。不帶批評,因而更突顯道德的爭議、人性之幽黯。游移在善與惡的灰色地帶,也許就是令人難以逼視的真實?

這部小說流著十八世紀的血液,一再經由戲劇借屍還魂,在人的愛情腦裡繪聲繪影地演出,教我們一再猜想愛情的真相、妄想奪回主控權,自身卻不斷操演愛情的幾個原型:每個人都曾經是純情的天真戀人、精明的風流寡婦、浪蕩的花花公子、尚德的貞節少婦,它深植人性之中,經過兩百年仍難以根除。翻開這本書,你將看見有別於自溺的絮語、甜死人不償命的偶像劇,這也許會是你最接近愛情的一次。(文/野人文化編輯溫芳蘭)

作者top

  • 作者介紹


    拉克洛(Pierre Ambroise Francois Choderlos de Laclos , 1741-1803)

    1741年10月18日誕生於法國亞眠(Amiens)。酷愛文學,生平最喜愛拉辛(Racine)、盧梭(Jean Jacques Rousseau)與山繆˙李察森(Samuel Richardson)的作品。後兩位是著名的書信體作家,也為他日後的創作扎下深厚的根基。

    1767年,身為皇家砲兵團少尉拉克洛,發表了首篇詩作。1777年,他改編自小說家李柯波尼夫人(Mme Riccoboni)的喜歌劇《Ernestine》在巴黎上演,被評為失敗之作。1778年,拉克洛開始創作他最著名的小說,而在1782年4月終於出版他第一本、也是唯一的一本小說《危險關係》。1790年,他參與法國大革命活動,為共和黨人奧爾良公爵效命,屢次入獄又遭釋放。1800年,被拿破崙任命為砲兵部隊將軍。1803年9月5日因瘧疾病逝於義大利南部的塔倫特(Taranto)。1815年,波旁王朝復辟,拉克洛因係共和黨人,遭到掘墓。
  • 譯者介紹

    葉尊

    一九五九年生於上海。大學畢業後即在出版社從事外國文學編輯工作。一九八九年赴美深造,二○○○年回國後在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律翻譯,閒暇時仍從事英法兩種語言的文學翻譯,主要譯作有《九三年》(雨果)、《遠大前程》(狄更斯)(與其父主萬合譯)、《尋歡作樂》(毛姆)、《夜未央》(費茲傑羅)、《洛麗塔:電影劇本》(納博可夫),以及D. H.勞倫斯的一些短篇小說等。

序/導讀 《危險關係》top

【大師推薦】
 
米蘭.昆德拉談《危險關係》
(節錄自《緩慢》第三章,米蘭.昆德拉授權、皇冠出版社提供、尉遲秀翻譯)


十八世紀的藝術,讓享樂從道德禁忌的迷霧之中走了出來;十八世紀催生了我們稱之為放蕩的態度,這態度來自福拉哥納爾(Fragonard)、華鐸(Watteau)的畫作,來自薩德(Sade)、小克雷畢雍(Crebillon fils)、莒克羅(Duclos)的文字。我的年輕朋友樊生之所以喜愛這個世紀,為的就是這個,如果可能的話,他會把薩德侯爵的側面頭像做成徽章別在衣領。我也和他一樣仰慕這個世紀,但是我要補充一點(儘管沒有人理我),這種藝術的真正偉大之處並不在於它如何宣揚享樂主義,而在於它對享樂主義的分析。這就是為甚麼我堅持認為拉克羅(Choderlos de Laclos)的《危險關係》(Les Liaisons dangereuses)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小說之一。

他筆下的人物甚麼事都不關心,成天只想著如何尋歡作樂。然而,讀者慢慢就會明白,尋歡比起作樂更讓他們動心。引導這整齣戲的,不是享樂的欲望,而是勝利的欲望。故事最初看起來像一場歡樂而淫蕩的遊戲,後來卻無聲無息無可避免地轉化成一場非生即死的鬥爭。可是鬥爭,這檔事跟享樂主義有何共通之處?伊比鳩魯寫道:『智者不涉入任何與鬥爭有關的事。』

《危險關係》的書信體不是單純的技術性的手法,我們無法以其他手法取代它。這種形式本身就很有說服力,它告訴我們這些人物所經歷的一切,這一切都是他們經歷之後才說出來的,他們把故事稍做變化,告訴別人,向人告白,他們把故事寫出來。在一個甚麼事都可以告訴人的世界裡,最容易取得、殺傷力又最強的武器就是洩密。小說的主角沃勒孟(Valmont)寫了一封絕交信給他勾引過的一個女人,這封信毀了這女人;然而,這信卻是他的女友梅赫特爾侯爵夫人(Marquise de Merteuil)逐字唸給他寫下來的。後來,同樣這位梅赫特爾侯爵夫人為了報復,把沃勒孟的一封私密信函拿給他的情敵看;他的情敵要求和他決鬥,沃勒孟死於決鬥中。死後,他和梅赫特爾侯爵夫人往來的私人書信洩漏了出去,侯爵夫人因此被人圍剿、唾棄,在眾人的輕蔑中結束了她的一生。

這部小說裡,沒有只屬於兩個人的祕密;所有人彷彿都在一只音效清晰的大海螺裡,每一句悄悄話都在裡頭迴響,放大,變成永無止境的無數回音。小時候,有人告訴我,只要把一只貝殼放在耳邊,就會聽到大海來自遠古的絲絲細語。在拉克羅的世界裡,每一句說出口的話都永遠清晰可聞,就是這個道理。這就是十八世紀麼?這就是享樂的天堂麼?或者,人類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始終生活在這種共鳴的海螺裡?然而無論如何,共鳴的海螺不會是伊比鳩魯的世界,他給門徒的律令是:『隱蔽度日!』

【推薦序】
《危險關係》──當兀鷹遇上狐狸
阮若缺(政大外語學院副院長)


法國十七世紀貴族沙龍文化盛行,是男性交際應酬發表意見的場所;女性則扮演招待、傾聽、附和的配角,但這並不表示女性沒有想法,而書信便成了她們抒發己見的極佳工具,如賽維涅夫人(Madame de Sevigne)便藉由書信教導女兒宮廷中的爾虞我詐及做人處事的道理。浪漫主義者也好書信體,因為它具私密性,僅止於寄件者與收件人之間,可在字裡行間盡情地以第一人稱表達看法,又可以第二人稱向對方示意,且能用第三人稱評判他人的是非,卻只限於你知我知,真符合浪漫主義派重情感輕理性的精神。著名的書信體小說,也包括了吉勒哈格(Guilleragues)的《葡萄牙信簡》(Lettres portugaises, 1669)、孟德斯鳩(Montesquieu)的《波斯信簡》(Lettres persannes, 1721)、李察森(Richardson)的《克萊麗絲‧哈洛維》(Clarisse Harlove, 1748),還有盧梭(Rousseau)的《新哀綠綺思》(La Nouvelle Heloise, 1761)及歌德(Goethe)的《少年維特的煩惱》(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 1774)。

十八世紀啟蒙時代(Siecle des Lumieres)介於十七世紀的古典主義與十八世紀的浪漫主義,它的書信體文學,則屬「眾聲喧嘩」(polyphonique)型:其小說架構複雜,人物對話交疊。對頭腦清晰的人而言,是極佳的腦力練習,會覺得興致盎然,又可滿足偷窺的欲望,如同在一旁看好戲的觀眾,時而讚歎作品內人物巧妙的言詞,時而情緒亦隨著其中角色起伏,彷彿自身化為信中主人翁。它結合了哲理的闡述與浪漫的想像,充分地反映了十八世紀兩股力量的拉扯:理性主義的堅持和放蕩主義的反撲。

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的《危險關係》(Les Liaisons Dangereuses)包含道德的勸說,但當中愛情的算計與鬥法才是最精采的部分。此書一問世,警方立刻禁止其陳列販售,認為它淫蕩不倫,警世作用不強。同一時代的沙德(Sade)除了如拉克洛一般,將性與殘酷聯結,他更直指放蕩者如何物化、玩弄或羞辱女性,在他的小說中,有性無愛。然而仰慕拉克洛的司湯達爾(Stendhal)卻認為應分辨熱情(l’amour-passion)與品愛(l’amour-gout),並發展出一套昇華(la cristallisation)理論,寫成《愛情論》(De l’amour)(1822)。無論讀者以何種角度閱讀或站在甚麼立場,一部引起討論爭議的作品,必有其引人矚目之處,正因他充滿理性與感性的崢嶸,才更合乎真正的人性。

小說人物:
小說內容藉著其中人物的魚雁往返,流露了他們的意圖和秘密,也將他們串在一起,呈現了當代上流社會的恩怨情仇。其實,小說裡的主要人物有五人:凡爾蒙子爵(Vicomte de Valmont)、梅黛侯爵夫人(Marquise de Merteuil)、杜薇院長夫人(Presidente de Tourvel),賽西兒‧沃朗熱(Cecile Volanges)以及唐瑟尼騎士(Chevalier Danceny),但真正的主角則是前二者;此外,沃朗熱夫人(Madame de Volanges)與羅斯蒙德夫人(Madame de Rosemonde)只是替作者道德教訓作註腳的配角。

凡爾蒙子爵
凡爾蒙子爵周旋在三個女人之間:梅黛侯爵夫人是他的老密友,也是共謀者;他勾引初出修道院的賽西兒,便是經梅黛夫人的慫恿,而杜薇夫人一副「聖女貞德」的樣子,更是凡爾蒙這花花公子喜歡挑戰的對象。這隻愛情兀鷹,敏銳地掌握每個女人的情緒,而自己的感受卻深藏不露。起初,他和梅黛夫人似乎棋逢敵手,各出奇招,漸漸地,我們發現梅黛夫人薑是老的辣,略勝一籌。至於杜薇夫人,她被情場高手所迷惑,誤以為愛情的力量足以逆轉凡爾蒙桀傲不馴的放蕩形骸,其中小說裡的第四十八封信,在妓女艾蜜莉背上寫信給杜薇夫人的情書最為諷刺:竟有人可以臥倒在一個女人懷裡,仍有辦法文情並茂地寫信給另一位女子!在史蒂芬‧費爾斯(Stephen Frears)執導的《危險關係》中,凡爾蒙寫完信時,和艾蜜莉兩人狂笑不止,這不禁令觀眾毛骨悚然,似乎聽到撒旦嘲弄杜薇夫人的癡情錯愛。當梅黛夫人要凡爾蒙寫絕交信給杜薇夫人時,他並未被愛沖昏頭,依然厚顏無恥,故作灑脫放肆,就如馬勒侯(Andre Malraux)所說:「就是它完成了本書最大的行動─寄給杜薇夫人的羞辱信。」

梅黛夫人
梅黛侯爵夫人為本書的靈魂人物,她操攬全局,將所有的人玩弄與股掌之間:梅黛夫人的舊情人傑庫(Gercourt)想迎娶初出修道院的賽西兒為妻;前者報復之心甚強,可不樂見傑爾古稱心如意,便唆使老相好凡爾蒙子爵去引誘年少無知的賽西兒,讓傑爾古戴綠帽。對情場老手而言,征服一個懵懂的少女勝之不武,但鮮嫩欲滴的美人當前,豈能輕易錯過?因此,凡爾蒙也就順水推舟地入了梅黛夫人設的局。不過,凡爾蒙同時也看上了另一個獵物:杜薇夫人,她容貌出眾且品德高尚,若能一親芳澤,擄獲芳心,才具挑戰性。這一隻腳同時踏多條船的豔遇,倒挺對凡爾蒙的脾胃,而梅黛夫人也樂得一旁看好戲。

然而,當梅黛夫人發現過往情人凡爾蒙子爵違背了彼此遊戲人間的默契,對杜薇夫人動了真情,嫉妒之心油然而起,失望之餘,也心生恨意,於是,擬了一份凡爾蒙致杜薇夫人的絕交信,要凡爾蒙照抄一遍再寄出,藉以「懲罰」他;不服輸的凡爾蒙豈肯示弱,於是照辦,以顯示自己的玩世不恭。但這致命的第一百四十一封信令情勢急轉直下,因而揭開了悲劇的序幕:杜薇夫人原以為凡爾蒙對她是認真的,本來篤信上帝、視貞潔如命的她,晴天霹靂,因羞憤而發瘋。

梅黛夫人借刀殺人的手段不僅止於此,她除了親自「調教」涉世未深的唐瑟尼以滿足個人淫慾,後來,還把凡爾蒙子爵勾引賽西兒的信給唐瑟尼騎士看,血氣方剛的唐瑟尼終於恍然大悟,明白凡爾蒙的卑劣行徑,最後只有決鬥一途……這也造成了子爵斷魂的下場。不過,是否是他故意放輸,則不得而知。

梅黛夫人似乎玩得過火,當初她並無意致瓦爾蒙於死地,也沒料到杜薇夫人會發瘋、賽西兒遁入空門,自己則罹患天花,幾近毀容,落得走避他鄉,孤寂而終。其實離開花花世界與世隔絕,即如同宣判她死刑,對她來說,遊戲結束,比一刀斃命更令她痛苦難耐。這種報應便是拉克洛要給予世人的道德教訓。

再者,梅黛夫人從少女時期就明白,知識即為她唯一獲得自由的妙方:唯獨如此,才能擺脫男人強加給女人

試閱top

第二封信

梅黛侯爵夫人致在 XXX 堡作客的凡爾蒙子爵


回來吧,我親愛的子爵,您的老姑媽已經讓您繼承她所有的財産,您待在那裡還能做些甚麼呢?馬上動身回來吧,我需要您。我有個好主意,想要交給您去付諸實行。本來只要這幾句話就足夠了:您能夠被我選中應當感到十分榮幸,理應迫不及待地趕來,跪下聽候我的差遣;可是如今您不僅不再接受我的關愛,還肆意糟蹋我的好意。在永久的仇恨和極度的寬容之間掙扎的我,為了您的幸福著想,終究讓仁慈之心占了上風。所以我決定把我的計畫告訴您,不過您得以騎士的忠誠向我發誓,只要您還沒結束這段豔史,就絕不會去追逐別的韻事。這項任務可以讓一個英雄一展所長,因爲您既要爲愛情效勞,又要爲復仇出力;總之,這將又是一樁可以寫進您回憶錄的風流罪狀──沒錯,就是您的回憶錄,因爲我希望有朝一日它終能付梓,而我會負責撰寫。不過這些遲點兒再談,還是回到我關心的事情上吧。

沃朗莒夫人要嫁女兒了,目前這還是個祕密,但她昨天告訴我了。您可知道誰是她挑中的女婿?就是傑庫伯爵。誰想得到傑庫竟會成為我的表親?這讓我不禁怒火中燒……怎麽,您還沒猜著嗎?噢,腦袋真不靈光!總督夫人那件事,難道您已經原諒他了?至於我,您這個狼心狗肺的人,難道我沒有更多的理由可以埋怨他嗎? 【注】但我還是平靜下來了,復仇的渴望使我的心靈得到安寧。傑庫十分看重他未來的妻子,還愚蠢地自認爲他能躲過那難逃的宿命,我們對他這種態度早就感到厭煩了。他無可救藥地推崇修道院的教育,更爲可笑的是,他固執地以爲金髮女子的行爲都很檢點;其實我敢打賭,儘管小沃朗莒有六萬法鎊的年金,要是她生著一頭褐髮或是沒待過修道院,那傑庫也絕不會結這門親事。就讓我們來證明他不過是個傻瓜,他自己大概遲早也會證明這一點,這我倒不擔心;但如果他在婚禮當晚就成了傻瓜,那才真的有趣。隔天聽他向我們吹噓的時候,那會是多麼滑稽啊!因爲他肯定會自吹自擂的,而一旦您把這個小姑娘調教好了以後,如果傑庫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成爲巴黎的笑柄,那可是天大的不幸。

此外,這部新小說的女主角也值得您小心呵護,因爲她長得實在漂亮,芳齡只有十五,有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坦白說是有點笨拙,而且一點兒也不懂得裝模作樣,不過你們這些男人是不在乎這些的;而且,她那種懶洋洋的目光的確也大有可為。我還要補充一句:她是我推薦給您的,您只要表示感謝,並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明天早上您就會收到這封信,我要您明天晚上七點鐘到我家來。我在八點之前不見客,包括正得我寵愛的騎士:他腦子不夠聰明,幹不了這種大事。您瞧,我可沒讓愛情沖昏了頭。一到八點,我就恢復您的自由;您可以在十點鐘回來,跟這個美人兒一起用餐,因爲她們母女倆要到我家來吃晚飯。再會了,中午已過,我馬上要處理別的事情。

一七**年八月四日,於巴黎


【注】這一段指的是傑庫伯爵曾經爲XXX總督夫人而離開梅黛侯爵夫人,XXX總督夫人則爲了他犧牲了凡爾蒙子爵,侯爵夫人和子爵就是在那時有了感情。由於這段糾葛發生在很早以前,與本書信集中的一連串事件在時間上相隔許久,因此我們認爲應當刪除有關的所有往來信件。──編者原注


...看全部

詳細資料top

編/譯者:葉尊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精裝
分級:普級
開數:14*19.5
頁數:544
出版地:台灣

共1篇好評top

  • 貴族社會錯綜複雜的情感關係,一場接著一場的游戲和演繹,透過書信,行句間一個個的虛偽或真摯,是愛是欲,也許沒有經典比它更透澈。
    • 我覺得這篇好評?
    • 實用
    • 精闢
    • 真心
    • 獨到
    • 有趣
    • 還好

團體專屬服務top

訂購須知top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