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肉身供養

從《肉身供養》解讀關於美更深沉的隱喻,以及不可磨滅的肉身記憶。

  • 作者:蔣勳 追蹤
  • 出版社:有鹿文化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3/11/4
  • ISBN:9789866281617
  • 金石碼:2011840000820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館主推薦:★★★★★
  • 定價:380 元
  • 特價:79300(可得紅利3點)
  • 紅利優惠價:77291(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9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肉身供養
購買後立即為您進貨!
立即購買 預計出貨日:2019/2/27

金石堂讀者好評

4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先睹為快top

相關影片

內容簡介 top

《肉身供養》


在溫柔之中,震碎我們生命的慣性思考,
在肉身邊緣,我們知道了生命如此尊貴。

 

2011年,我們在《此生—肉身覺醒》面對生死、探討肉身,讚嘆人在脆弱中的美好。
2013年,我們從《肉身供養》解讀關於美更深沉的隱喻,以及不可磨滅的肉身記憶。

美學布道者蔣勳動人分享、建築師安郁茜藝術指導,
關於文明、關於藝術、關於肉身,最美的沉思。

夏娃、佛母、莎樂美;哪吒、岳飛、文天祥……在漫長的文明發展史中,藝術裡的「肉身」與真實的肉身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辯證關係。而藝術家往往藉由顛覆舊有的身體造型,以全新的角度觀看、記錄、思考肉身。在《肉身供養》中,美學布道者蔣勳縱橫古今中西藝術傑作,試圖反思儒家主義長久以來所催化出的文化慣性,並帶領我們在形形色色肉身的處境中,毫不隱諱地探索,發掘出動人、高貴,以及更多不同的人性可能與美的可能。

「是身如焰,從渴愛生」,《維摩經》的句子常讓我震動。肉身像熾熱燃燒的火焰,如此渴望著愛。如果不輕蔑地對待肉身種種慾望的難堪卑微,是否可以認真向每一尊存在的肉身合十敬拜?也許肉身種種都有我不知道的艱難。——蔣勳

「一切難捨,不過己身」,最難捨去的竟是自己的肉身啊。古老的信仰或許使我們重新省視起了自己肉身的眷戀不捨。——蔣勳

編輯推薦 top

生命賦予肉身的所有痛楚,或肉身沉積入生命的所有震動,這交融啟發的路徑究竟該如何觀照?

藝術史裡的「肉身」,與真實肉身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辯證關係。但相較於西方,「肉身」在華人文化傳統中卻是鮮少被碰觸的主題,儒家更是把心靈精神放得太高,總是講真、談善,卻忽略了美的可能。

蔣勳說:「『一切難捨,不過己身。』古老的信仰或許使我們重新省視起了自己肉身的眷戀不捨。」綺麗或怪奇、高貴或卑微、狂喜或劇痛……人的生命價值,有著不同的、具體的、真實的肉體描述。在《肉身供養》中,蔣勳縱橫古今中西藝術傑作,在形形色色的肉體的處境中毫不遮掩也毫不避諱地探索;透過不含偏見的書寫,跨越儒家傳統,發掘出深層、動人的人性可能,以及美之所以撼動人心的關鍵。(文/有鹿文化總編輯許悔之)

作者top

目錄 top

肉身供養-目錄導覽說明


  • 【自序】肉身,肉身供養
    美女
    地母
    女媧
    夏娃
    肉身受神懲罰
    維納斯
    維納斯誕生
    維納斯婚外情
    處女懷孕
    白象入胎
    樹下誕生
    空行母
    莎樂美的愛與死
    褒姒
    西施與曾雅妮
    肉身思維
    妓之肉身
    妓女李娃
    妓女蘇三
    肉身交易
    人間樂園
    波希
    屁王
    早餐
    亂箭肉身
    捨身飼虎
    文天祥的肉身
    哪吒肉身
    岳飛刺青
    聖朱連外傳

序/導讀 《肉身供養》top



肉身,肉身供養


巴黎居美美術館(Musée Guimet)亞洲藝術收藏非常好,是我常去的地方。居美收藏的印度、緬甸、泰國、越南、柬埔寨吳哥窟的藝術品都很精采,從印度教到佛教,可以清楚看到兩千多年信仰流變在亞洲藝術造型美學上的影響。
    
印度教與原始佛教關係密切,也可以說,較晚出現的佛教,大量吸收了原始印度教的信仰,例如印度多神信仰中主管天空(雷電雨)的大神因陀羅(Indra),後來就成為佛教三十三天裡的一部。傳到中國,原來騎在三頭六牙大象背上赤裸肉身的因陀羅,改頭換面,穿起了漢族的寬袍大袖,仍然主管祂的天界,被譯稱為「帝釋天」。
    
帝釋天,《雜阿含經》還譯INDRA為漢字「因提利」,多次被提到,保有許多原始印度教的特徵。但是信仰教義,無論口傳或文字紀錄,多繁難蕪雜,不容易理清。從印度教到佛教,如果從現存的圖像造型入手,有時反而是一個簡易明瞭的入門方式。因陀羅的造像在印度本土、吳哥窟、東南亞洲南傳佛教,一脈相承,一直傳到東北亞大乘信仰帝釋天的造型出現,脈絡清楚。來自同一個宗教概念,各地區又依據自己的習俗加入創意,演變出千變萬化的藝術形式,在巴黎居美美術館追索同一宗教原型的演變,會看到圖像歷史有趣的源流變化。
    
居美美術館的二樓有一個空間,陳列今天印度北部阿富汗、塔吉克一代古代貴霜王國的古佛教造像,有許多件我極喜愛的作品。古貴霜王國在漢唐之際是歐亞文明的交會通道,希臘雕刻與佛教本土信仰結合,形成犍陀羅形式,再由此一道路北度葱嶺,傳入中土,影響敦煌等地石窟造像的出現。

單純從圖像直覺來看,很容易發現這些佛教造型與我們原來熟悉的一般東北亞洲的佛菩薩像非常不同。宗教靜修,講求超凡入聖,一般佛教造像多追求精神性靈昇華,然而阿富汗一帶古佛教造像特別具備人間的氣息。佛菩薩多肉身豐腴飽滿,面容嫵媚曼妙,紅唇豐潤,唇下一綹鬚髯,男身又似女相,眸光流轉,顧盼生姿,加上彩飾艷麗,彷彿如此耽溺享樂,使人不覺得這是努力要超脫肉身之苦的修行者。

燃燈佛

上個世紀七○年代開始,我常愛在居美素描這些佛菩薩像,感覺石雕中特別柔軟委婉的線條,彷彿可以聽到近兩千年前這一條歐亞文化道路上肉身修行者婉轉的歌聲。

因為去的次數多了,就注意到這個地區佛教藝術的某些喜好重複的主題,例如:燃燈佛的故事造像。

燃燈佛被認為是釋迦牟尼佛之前的「過去佛」,《本起經》、《大智度論》、《增一阿含經》都提到燃燈佛。

《大智度論》第九卷說燃燈佛名字來源:燃燈佛生時,一切身邊如燈。

我常想到的是《金剛經》裡大家熟悉的句子:「如來於燃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佛陀問須菩提的問題讓人心中一驚,須菩提回答得也讓人一驚:「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於燃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陀很篤定地再次重複說:「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陀彷彿無限感慨地說:「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燃燈佛即不與我授記。」

每天清晨誦讀,我總覺得這是金剛經裡重要的一段對話,但始終領悟得不夠徹底。

久遠劫來,兩個生命相遇了,據說,燃燈佛要進城,城門口有一灘汙髒的水。燃燈佛一腳正要踩進汙水,一修行者即刻伏身下拜,頭髮布散在汙水上,讓燃燈佛的腳踏在他的頭髮上。

居美有好幾件石雕重複表現這一故事。有的石雕已很殘破,但是看得出來燃燈佛的一隻腳,也看得出來恭敬伏身下拜以頭髮鋪地的修行者。

這修行者因此從燃燈佛「授記」,燃燈佛告訴修行者:「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金剛經》裡釋迦跟須菩提說的故事,如果依據其他經文旁證,應該是祂九十一劫以前的記憶了。

肉身流轉生死途中,可以傳遞好幾世以前的記憶嗎?那一劫中,肉身曾經匍匐在地上,曾經用一頭長髮襯墊在汙水上,讓另一個肉身的腳踏過。那是一次「授記」的經驗嗎?

清晨誦讀《金剛經》,每讀到這一段,居美美術館一次又一次看過、素描過的作品又都浮現面前。

我們的記憶在大腦裡,但是,《金剛經》說的「授記」,彷彿是大腦以外肉身無所不在的記憶。

記憶在軀幹、在手掌、在腳趾裡、在牙齦齒根,在每一絲每一絲頭髮裡。眼、耳、鼻、舌、身,幾世幾劫,氣味、溫度、痛癢、聲音、甘苦,所有的記憶都還存在,隨肉身通過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然而記憶竟然還都還存在嗎?

為什麼古代貴霜王國地區如此重複大量製作燃燈佛一腳踩在頭髮上的圖像?為什麼《金剛經》反覆說那一次「授記」?為什麼燃燈佛跟年輕的修行者說:你來世要成佛,號釋迦牟尼。然而,九十一劫過去,釋迦告訴須菩提,那一次「授記」,他在燃燈佛那裡,於法無所得。

我們並沒有得到任何領悟嗎?傷痛,或者喜悅;生,或者死亡;記憶,或者遺忘。

踏過頭髮的腳,給年輕修行者的「授記」,只是告知還有九十一劫那樣漫長的生死輪轉嗎?

那一尊我們希望藉他有所領悟的肉身,那一尊我們徬徨無助時仰望膜拜的肉身,祂說:在燃燈佛那裡,沒有得到任何領悟--「如來在燃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

燃燈佛前,那一次「授記」,一無所得。那麼,這肉身帶著一世一世的記憶要到哪裡去?

肉身記憶

去年六月,重回巴黎居美,站在二樓陳列櫃前,看到那幾件燃燈佛像,看過、素描過,匆匆已是近四十年過去。隔著玻璃拍照,反光很強,拍不清楚。「授記」或許虛妄,只是我們自己執著嗎?

《金剛經》的肉身記憶似乎並不合現代人的邏輯,我們都會讀到如來跟須菩提說:「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

他記得好幾世好幾劫以前,身體有一次被「節節支解」,一段一段割開斬斷,分解成碎片。

他記得的是肉身上的痛嗎?
肉身的痛會通過一次一次死亡還留存在筋骨肌肉的記憶裡嗎?
如果痛的記憶不會隨肉身死亡消逝,那麼也沒有真正的「解脫」了嗎?

經文上多說燃燈佛的名字來源於他誕生時大放光明。然而有另一個畫面,我記憶深刻。一部紀錄片,拍攝密教在川藏一帶至今還存在的信眾燃指供養修行的事件。

紀錄片裡是兩名信徒,發願步行千里,三步一長拜,徒步跋涉去拉薩大昭寺。行前發願苦修,便以細繩纏左手無名指指根,血脈阻斷,就在指上燃火,以肉身供養,以手指燃燈,以此供養諸佛,以求願力。

不同宗教,以肉身受苦行心靈救贖,例子很多。
  
不只原始佛教《本生經》裡充滿「割肉餵鷹」、「捨身飼虎」的故事,基督教影響全世界的耶穌釘十字架的圖像,仍然是以真實肉身受苦來救贖解脫的符號。

要忍住「節節支解」的痛,要忍住荊棘鞭撻的痛,要忍住鐵釘穿過掌心的痛,要忍住腳骨碎裂的痛。

小時候閱讀聖經,總是記得那一時刻,釘子釘過肉體,那個被稱為「人子」的肉身曾經痛到對天呼叫。

痛到呼叫,祂的肉身,此時是「神」?是「人」?

心靈的痛,是不是比肉身上的痛更難承當。或者,肉身的痛恰好可以轉移心靈上的痛吧。

佛教的燃指供佛,與基督教的肉身贖罪,都有可能在試探著肉身承擔「痛」的能力嗎?

在許許多多的藝術圖像裡,那些肉身受苦祈求救贖的畫面,彷彿都在做著「肉身覺醒」的功課,而在功課未完成之前,還沒有結論,眾生就用不同的方式供養自己的身體,給基督,給神佛,或者只是自己修行長途中「肉身供養」的必要功課。

如同紀錄片裡看到的兩名信眾,燃指成燈,肉身在供養裡一吋一吋燒毀,如同蠟炬,油脂成煙,火光閃爍。

St.Sebastian

基督教的「肉身供養」是西方藝術史圖像的主流,「ICON」原意是在公元三、四世紀形成的宗教「聖像」繪畫。然而歷經一千多年,通過中世紀,一直到文藝復興,基督教的「聖像」,形成系統龐大的「聖像學」(iconography)。米開朗基羅貫穿一生的聖母抱耶穌屍體的〈聖殤〉(Pietà),達文西的〈最後晚餐〉(LastSupper)都還是「聖像」的衍義。一直到近現代,西方的藝術形式中還常見從「聖像」創新

試閱top

【內文節選一】
美女
兩萬多年的歲月過去,肉體上的騷亂沉澱了,
變得極為安靜、莊嚴、充滿人的尊嚴,充滿女性的自信。

在人類文明的漫長時間裡,「圖像」發生的作用,往往大過「文字」。
文字的歷史很短,只有五千年上下,「圖像」可以追溯到數萬年前。
「圖像」是抹滅不掉的具體符號,留在歷史上,見證每一個時代最大多數人心裡共同有過的夢想、渴望。
兩萬五千年前,今天奧地利威廉朵夫地區(Willendorf)當地初民,用一塊石灰岩雕出了一個裸體的女人像,大乳房,大屁股,豐滿壯碩。
我在博物館裡凝視這件只有十一公分高的女性裸體,很久很久。
兩萬五千年前,石器時代,還沒有文字,也沒有青銅,手中的工具也是石頭。
天荒地老,一個人蹲在曠野裡,呆呆看著著一塊石頭。
看久了,他覺得那沒有生命的石頭裡好像有一個人。一個他很熟悉的人,一個他心裡念念不忘的人──大屁股,大乳房,肚腹飽滿柔軟,結結實實的大腿,大腿之間微微突出的女陰,像一朵盛放的花。
這一定是兩萬五千年前大部分人心裡的「美女」吧,他看著石頭,朝思暮想,那人形的輪廓,從朦朧模糊變得越來越清晰,他的慾望也越來越強烈,他決定要把那石頭裡的「美女」叫出來了。
要有多麼大的渴望,才能把夢想裡的女人呼喚出來?
他拿起另外一塊石頭,開始敲打,石灰岩不是很堅硬的石材,敲打以後,慢慢就會突顯出形象。
女人的頭低垂著,像是在欣賞自己碩大飽滿的乳房。
她兩隻手放在乳房上,對自己擁有這樣巨大飽含乳汁的乳房,充滿了得意自信。
這一對乳房是經過琢磨的,初初敲打的石塊,原來粗糙尖銳,疙裡疙瘩,摸起來不舒服。
他記憶中,那一對乳房,不只是形狀,還有肉體的香味,有許多觸摸過的快樂。
乳房的柔軟,細膩,溫度,充滿乳汁的重量感,都在雕刻者的心裡,他忘不掉那一次一次撫摸或吸吮乳房時愉悅的記憶。
他要把那些停留在手掌、口腔、鼻孔中圓潤、飽滿、芳香的感覺,全部複製在一塊石頭上。
尖銳被磨平磨細,粗糙變得光滑圓潤,記憶裡忘不掉的女人的肉體,一點一點,被反覆「撫摸」。
於是他一次又一次「琢」「磨」。 ...看全部

詳細資料top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18開17*23cm
頁數:240
出版地:台灣

共1篇好評top

  • na****ft 說:
    在蔣勳書中,從女媧煉石補天到亞當夏娃被逐出伊甸園,從普羅米修斯的不死獻祭到哪吒三太子的「割肉還母,剔骨還父」,從維納斯的誕生到西施的西子捧心,談肉體的創造,肉體的誕生,肉體的毀滅,肉體的耽美,唯有深知肉體的珍貴,才能追求真正的肉體解脫,真是值得閱讀的ㄧ本書。
    • 我覺得這篇好評?
    • 實用
    • 精闢
    • 真心
    • 獨到
    • 有趣
    • 還好

團體專屬服務top

訂購須知top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