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台灣心臟外科第一人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肺動脈的寬度。如何在沒有工具協助下,完成最適度的肺動脈擴張,這問題一直盤旋在洪啟仁腦海。
責任心極重的洪啟仁,常因法洛手術不順而懊惱。有時,深夜騎摩托車回到家,燈也忘記開,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獨自思索良久。
漸漸地,洪啟仁抓到竅門。他觀察到,手術完畢,心臟恢復跳動的時候,如果原本跳得很吃力的心臟開始不疾不徐地工作,從經驗判斷,肺動脈的寬度大小應該也差不太遠了。再加上助理醫師測量結果,回報手術成功,他靈機一動,馬上用手指比量肺動脈,發現就跟自己手指粗細相仿,他認為這一點很有參考價值。
從此,藉由這個自創的巧思,手術愈來愈得心應手,奠定他在法洛手術的權威。這些孩童術後仍必須長期到心臟內科回診,台大小兒心臟科權威吳美環和王主科,偶遇洪啟仁時,都不吝稱讚他:「洪P,還是你的法洛手術效果好,副作用少。」

邁向重要里程碑
一九七○年代,台灣心臟外科領域曾經歷一次人事大變動,同業紛紛出現空窗期,讓洪啟仁獨領風騷一段時間。
當時有條件動大型心臟手術的醫院,只有榮總、台大和三軍總醫院,而在那幾年間,榮總的掌旗俞瑞璋提前退休,接棒的鄭國琪還在美國深造未歸。榮總和三總體系的俞紹基和張梅松相繼移民,下一個梯次的魏崢年紀輕,尚未完成學習。洪啟仁只要處理較複雜的病情,就取得台灣第一的頭銜,包括二尖瓣置換、二尖瓣和主動脈瓣同時置換,二尖瓣、三尖瓣和主動脈瓣同時置換(一九六五),法洛氏四合群症(一九六八)、大動脈轉位症(一九七三年只能緩解病情,一九八六年完全矯正大動脈錯位),以及超低溫循環停止下的開心手術。
其中,大動脈轉位症,是當時先天心臟病中最難施行的手術。這種病的患者,本來應該長在右心室的肺動脈,卻錯位從左心室而出,使得靜脈血無法轉化為動脈血,就流到全身。病童的外觀類似法洛症小兒,膚色藍紫,不同的是,轉位症的病況更嚴峻,不及時矯正,出生數年之內的死亡率很高。
洪啟仁第一例成功的轉位症個案,嬰兒只有四個月大,心臟像雞蛋那麼小。他必須先剪掉大動脈和肺動脈,互換位置,這個部分不算複雜,但接下來要替動脈下方的冠狀動脈移位,是非常大的考驗。
嬰兒的冠狀動脈既短又緊,並且細如髮絲,手術的難度可想而知。從來沒有人親自教授洪啟仁這種手術的技巧,他憑著看手術紀錄片的領悟,和膽大心細的臨場技術,克服困難,創造台灣開心手術另一個第一。洪啟仁不諱言,每當他率先克服這些無成功前例的障礙,救回一條生命時,那種成就感讓他一走出開刀房,看到每個人,「都覺得他們好可愛。」
洪啟仁剛回國時,四處演講找病人,七、 八年後,病人排隊等他開刀。一九七○年代中後期,手術班表上,經常有超過百名病患排隊等他。讓病人經歷如此漫長的等候,洪啟仁也覺得無奈。每個病人的生命都寶貴,洪啟仁從來不限制門診量,不拒絕任何找上他的病人,中南部的醫院直接轉介病人到台大,他一律照單全收。但有時難免發生患者熬不過等待期,而往生的憾事。
當年的老式人工心肺機不能天天運轉。機內一百三十五個圓盤,每用一次就必須清洗、消毒、烘乾,再塗一層防止血液凝固的矽膠,整個過程需要大半天,所以洪啟仁一星期最多只有兩個半天可以動刀。
直到一九七三年,拋棄式的心肺機問世,終於可以天天上工,病患等待的時間才大幅縮減。洪啟仁主持手術的案例,從此直線上升,其中不乏來自香港和東南亞國家的患者。
到一九八五年,全台一年約兩千人動心臟手術,其中台大醫院就占四分之一,而洪啟仁負責的病例數,也在此時衝上最高峰,一年約有四百台刀之譜,約占台大心臟手術的八成。
開心手術有如團隊合作的精密工藝,在病人送進開刀房之前,十數位醫護已經為準備工作忙了好一陣子。寬敞的手術間,溫度調得很低,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