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詳情)

核電員工最後遺言:福島事故十五年前的災難預告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我的最後告白:核電是什麼玩意?


平井憲夫,日本設施配管一級技士,曾工作於東京電力的福島核一、福島核二、中部電力的濱岡核電、日本原電敦賀核電、東海核電等,負責監督定期檢查時的配管工程,一九九七年一月因癌症逝世,享年五十九歲。平井一手創立的「核電被曝勞工救濟中心」,也在他逝世後,因後繼無人解散。此文為他生前的最後吶喊。


我不是反核運動家。這二十年來,我一直在核電廠工作。社會上有聽不完的擁核反核理論,但我只想在這裡告訴大家:「所謂的核電廠,就是這麼一回事。」那是個每天使工人遭受輻射曝曬,以及充滿嚴重岐視的地方。


或許我會提到許多你第一次聽到的故事也說不定,誠摯地期盼你能讀到最後。讀完之後,大家再來一起思考今後的核能政策到底該怎麼辦。有許多參與核電設計的人發表過許多評論,卻從沒有像我這樣實際參與建廠、在核電現場工作的人站出來講話過。如果不知道工程現場情形的話,是無法得知核電真相的。


我的專長,是負責大型化學工廠的內部配管施工與維修。將近三十歲時,日本掀起了一陣核電建設的風潮。核電內部有錯綜複雜的配管,正好是我發揮專長的大好舞台。因此我被核電製造商挖角,長期擔任工程現場的監督人員,一晃眼就過了二十年。


一九九五年一月發生阪神大地震,當時有許多日本國民擔心「核電廠會不會被震壞?」核電廠真的遇上地震也沒問題嗎?當然不可能沒問題!雖然政府與電力公司一再強調核電廠的耐震設計經過審慎考量,建立於堅固岩盤上所以絕對安全,但這一切不過是紙上談兵罷了!地震隔天我到了神戶,當地的情形實在與核電廠有太多相似點,不禁令我有了一番省思,看著傾倒的新幹線與斷裂的高速公路,誰也沒預料過這些貌似堅固的公共建設,有一天會因地震而損毀倒塌。大家或許認為,核電、新幹線、高速公路這些攸關人命的建設,平日應該受到政府嚴格控管;但是看到倒下的高架支柱,裡面不是混凝土裡夾雜著施工初期的定型木片,就是焊接點沒有被確實縫合。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呢?這不僅僅是施工單位管理上的不用心,其實問題的本質,是我們都太過於注重理論上的安全了。


◎凋零的技術傳承:素人「堆積木」造核電廠


核電廠裡面,鐵絲掉進原子爐、工具掉進配管裡卡住的人為疏失可說是層出不窮。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工程現場裡「有真功夫的師傅」實在是太少了。不管核電設計有多完美,實際施工卻無法做到與原設計一模一樣。核電的藍圖,總是以技術頂尖的工人為絕對前提,做出不容一絲差錯的完美設計。但卻從來沒有人討論過,我們的現場人員到底有沒有這種能耐。


假設你委託了一級建築士來設計自己的家,卻碰上了技術不良的建築工人,害你家蓋好後這裡漏水,那裡不符尺寸,請問你會怎麼想?要責怪建築士嗎?很可惜,這就是日本核電廠的現狀。


早期的工地,總是會叫經驗老道的老師傅來做「班長」。他們比那些年輕的監督人員有經驗,並注重聲譽,不允許錯誤發生在自己手上。但現在,老師傅已幾近凋零。建設公司在徵人廣告上以「經驗不拘」做為求才條件。這些沒經驗的素人,不知道核能事故的可怕,也不知道自己負責的部位有多重要。東京電力的福島核電廠,曾因鐵絲掉進原子爐,差點發生席捲世界的重大事故。把鐵絲弄掉的工人知道自己犯了錯,卻完全無法想像這個錯會造成如此可怕的事故。這就是現在核電現場的實際狀況。


老師傅一個接一個退休了。建商也查覺到這件事。因此把工程圖盡量分割簡化,做出連菜鳥也看的懂得製造手冊。菜鳥們在現場有如堆積木般地組裝各種零件,他們不知道現場到底在做什麼,也不能理解施做的部分有什麼重要性。這就是核電廠事故頻傳的原因之一。


此外,核電廠因為有輻射的危險性,很難在現場培育人材。電廠的作業現場昏暗悶熱,又必須穿戴防護衣罩,作業員彼此無法直接做語言溝通,這該怎麼把技術傳給新人呢?更何況技術越好的師傅,就代表他進入高汙染區的頻率越高。他們很快就會超過法定的放射能曝曬劑量,無法再進去核電廠作業。所以菜鳥工人才會越來越多。


再舉配管的焊接師傅來說吧!專業的焊接工,通常年過三十後眼睛就會不堪使用,無法完成一些細膩的工作,所以需要許多細膩作業的石化廠就不會再雇用這些工人。這些人為了生計,只好去願意雇用他們的核電廠工作。(待續)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