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我還是想你,媽媽:101個失去童年的孩子(諾貝爾文學獎作品,限量燙金簽名版)

全世界的幸福都抵不上無辜孩子的一滴淚水。

  • 作者: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 追蹤
  • 譯者:晴朗李寒
  • 出版社:貓頭鷹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6/9/8
  • ISBN:9789862623046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館主推薦:★★★☆☆
  • 定價:450 元
  • 特價:79356(可得紅利3點)
  • 紅利優惠價:77345(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11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我還是想你,媽媽:101個失去童年的孩子(諾貝爾文學獎作品,限量燙金簽名版)
參考庫存量:1本
立即購買 預計出貨日:2017/11/21

金石堂讀者好評

6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內容簡介 top

《我還是想你,媽媽:101個失去童年的孩子(諾貝爾文學獎作品,限量燙金簽名版)》


全世界的幸福都抵不上無辜孩子的一滴淚水。


50年來首次以文獻文學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作品授權52個國家,翻譯成47種語言
俄文版直譯,由吳佳靜老師(政大斯拉夫語系)審訂

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系列作,為時代的苦難與勇氣發聲
2015是二戰終戰70周年,2015年ISIS持續恐攻,2015年難民潮中海灘的小男孩引起全球關注,2014年俄羅斯與烏克蘭爆發危機,普丁的強人政治再次受到注目。這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亞歷塞維奇別具意義。她花費三、四年書寫,記錄超過500人的對談,收錄101篇故事。從戰爭時年僅2到15歲的孩童回憶,拼寫出一個世代的聲音,一幅不同的人性圖像。

「當時像我們這樣的人很多,大家都在尋找自己的父母,即便父母已經死了,他們仍會繼續尋找……」

不要把我媽媽埋進坑裡。她會醒來……
對他們來說,死亡,不是從課本上學會的,而是用他們純真的雙眼。
二戰期間在蘇聯有100萬兒童死亡。假使透過這101個孩子的眼睛,我們是否可以看到戰爭的真相?不再是勝利與榮耀,而是瘋狂與荒謬。

我是沒有童年的人,代替童年的,是戰爭
這裡沒有英雄、沒有名人,每個都是平凡人物,但他們的真實經歷卻比小說更驚人。即便孩子們不必上火線作戰,但在戰火中成長,在行刑者與受害者之間長大,看著俄羅斯軍人與德軍交替出現,見過無數屍體,有個孩子說他以為戰爭中只有男人會死亡,原來女人也會死。有的孩子說,戰爭在他們的想像中是一生最有意思的大事,是最大的冒險,當真正的戰爭發生在眼前,人們卻都傻了,變成了啞巴,只能瞪著恐懼的眼睛。他們的童年在戰爭裡學會挨餓、也學會祈禱,最終成了沒有童年的人。

透過戰爭我們看見人性
書寫的內容誇越1917年到今日,如同啟示錄般的文學,用多種聲音拼貼出時代全景,精確描寫人性與社會。不只是記錄事件和事實,也是記錄人類情感的歷史。我們因此了解在事件中,人們如何思考、理解、記憶,他們相信與否,他們面對哪些希望與恐懼。亞歷塞維奇說:假如我們不去記錄,在數十年後我們會很快地忘卻,或是拒絕面對。或許我們從來不明白何謂戰爭的真實,那不是英雄主義、家國光榮,或用戰爭換取和平所能掩蓋的,唯有透過如此貼近真實的文字,才能讓我們體悟戰爭的殘酷。今日在世界各地仍舊不時發生戰爭與恐攻,處於和平地帶的我們,唯有直視這些苦難,才能面對與理解,或許才能再次喚醒人性的良知,與了解生處和平地區的我們何等幸運。

編輯推薦 top

她說,她寫了三十年,但她們尚未獲得自由
文/張瑞芳(貓頭鷹出版社編輯)

2015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女士,她是近代首位以記者身分獲獎的文學獎得獎者。不同於過去常見以詩歌、小說、散文等文學體例獲獎,她採用獨特的寫作方式──「文獻文學」,花費數年走遍全國各地,採訪數百人,以拼貼出眾人的聲音,傳達人類歷史的真實面貌。

她總共出版過六本書,以1981年為分水嶺,前三本分別講述二戰中女性的《戰爭沒有女人的臉》、二戰中的兒童《我還是想你,媽媽》以及二十世紀八?年代蘇聯與阿富汗的戰爭《鋅男孩》。其餘三本則是《車諾比的悲鳴》《被死亡迷住的人》《二手時間》,講述車諾比核災與蘇聯解體後的社會。

貓頭鷹將在2016年下半年出版其中四本,預計9月出版第一本書《我還是想你,媽媽》,藉由兒童的視角,重新審視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民眾的樣貌。

她每一本書都是產自深刻的社會觀察,對當局者與當事人而言,都是真實又赤裸的詰問,往往一場訪談下來,她和採訪對象都身心俱疲。因為與社會緊密連結,因此書籍的出版往往不脫外力影響,並引起普羅大眾與政府的注目。1985年戈巴契夫上台,終於使得前兩本書講述二戰的作品得以出版,這兩本書原本差點被銷毀,因為當時她的作品被認為有反對共產黨的意圖,且蘇聯正處於和阿富汗的十年戰爭中,因此她的作品被認為會使人不敢上戰場。

而1991年出版的第三本書《鋅男孩》,針對阿富汗與蘇聯的10年戰爭提出質疑,出版時間就在戰爭結束後兩年,書籍的內容深刻打擊政府與軍方的立場,因為此時的他們是戰爭中的入侵者,而非當初二戰時的被侵入者。此書出版後她遭受多方的譴責與打壓。她電話被竊聽,被禁止參加任何公開活動,因而2000年她離開家鄉,受國際避難城市聯盟協助流亡歐洲其他國家。

贏得諾貝爾文學獎之於她,因而有了兩個意義,一個是換取更多時間繼續自由寫作,其二是為廣大受不自由壓迫的人民發聲。

她一生中,截至目前為止,記錄過戰爭,也反思過體制,她說,她已經寫了三十年,寫得筋疲力盡,但她們尚未獲得自由。

她說,他們終究是一個容易遺忘的民族,一個與戰鬥為伍的民族。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打了四年,但是八?年代又與土耳其展開十年戰爭。每當過了數年,大家就會忘記曾經經歷的傷痛。因此需要有人將其記錄下來。她的作品因而成為人類苦難和勇氣的紀念碑。

作者top

  • 作者介紹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Святлана Аляксандраўна Алексіевіч

    1948年生,記者出身。父親是白俄羅斯人,母親是烏克蘭人。2015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因為作品在國內被禁,電話被竊聽,被禁止參加任何公開活動,因此她2000年離開家鄉,受國際避難城市聯盟協助流亡歐洲其他國家。

    其作品以新文體寫成,此為諾貝爾文學獎從未出現過的體裁。這樣的寫作技巧,來自俄國口述傳統。讓世人得以看見映射眾多情感的世界,透過拼貼許多聲音,使作品介於報導文學與散文之間,是一種記錄真相的文獻文學。

    她每部作品都花費數年書寫,訪問數百人,對象跨越數個世代,從1917年到今天。可說是關於蘇維埃靈魂的長篇史詩。其描繪的人性拼圖和提出的問題,使其作品不僅是關乎蘇聯而是甚至於全體人類。

    除了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與1999年赫爾得獎,其作品獲獎無數,《戰爭中沒有女人的臉孔:二戰中女性的聲音》獲得2011波蘭安格魯斯中歐文學獎、2011波蘭理查德‧卡布辛斯基獎報導文學類。《車諾比的悲鳴》獲得2005全美書評人協會獎、1996瑞典筆會圖霍爾斯基獎。《二手時間:最後的蘇維埃》獲得2013法國文學界四大獎──法國梅迪奇獎散文類、2013德國藝文界最高榮譽──德國書商和平獎。

    作者歷年獲獎紀錄:
    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
    2013年,德國書商和平獎
    2013年,法國梅迪奇獎散文類
    2011年,波蘭安格魯斯中東歐文學獎
    2011年,波蘭卡普欽斯基報導文學獎
    2007年,荷蘭國際筆會言論自由獎
    2006年,美國國家書評人協會獎
    2002年,義大利Sandro Onofri文學獎
    2001年,德國雷馬克和平獎
    2000年,德國年度最佳廣播劇獎
    1999年,法國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世界見證獎
    1999年,德國Alfred Toepfer基金會赫爾德獎
    1998年,德國年度最佳政治書籍獎
    1998年,德國萊比錫歐洲圖書獎
    1998年,俄羅斯防衛公開性基金會年度最真誠人物獎
    1997年,俄羅斯凱旋獎
    1997年,俄羅斯西尼亞夫斯基文學榮譽與尊嚴獎
    1996年,瑞典國際筆會瑞典分會圖霍爾斯基獎
    1986年,蘇聯列寧共青團獎
    1985年,蘇聯費定文學獎
    1985年,蘇聯尼古拉.奧斯特洛夫斯基文學獎

  • 譯者介紹

    晴朗李寒

    詩人、譯者。畢業於河北師範學院外語系俄語專業。1992至2001年在俄羅斯從事俄語翻譯工作。出版詩集、譯著多部。2010年獲得聞一多詩歌獎桂冠。現居石家莊,開辦晴朗文藝書店。

序/導讀 《我還是想你,媽媽》top

導讀

亞歷塞維奇的口述紀實文學-聆觀世人的心聲與風塵
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教授 劉心華

二〇一六年七月底,甫從波蘭返台,旅程中,實地訪視了其境內的奧斯威辛集中營,這是二戰期間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的發生地;令人真正感受到聆觀世間風塵的靜默與激盪,內心糾結,久久不能平息。

當代「新物質主義」談論到,物質或物件本身有著默默陳述它與人們生存活動之間相互關係的話語功能,譬如博物館所展出的文物正是呈現不同時代的文明內涵。奧斯威辛集中營所展現的遺留物,也正哭訴著當年被屠殺者悲慘命運的心聲,是那麼淒厲!是那麼悲鳴!當人們在現場看到一間間的陳列室--散落的鞋子、慌亂中丟棄的眼鏡……,立即在腦中浮現出當年他們是在怎麼樣的情境下被毒氣集體屠殺;另外,當人們再看到以死者頭髮做成的毯子,更可以瞭解他們在生死兩岸間的生命尊嚴是如何被踐踏的,真是慘絕人寰啊!這些遺留的物件真的會說話;它們正細述著物主在那個年代所承受的種種苦難。是怎樣的時空環境,又是怎樣的錯置,悲慘竟發生在他們的身上--他們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了,無聲無息,身體在極端的痛苦中、心靈在無助和驚恐的煎熬下,讓人熱淚盈眶;透過物件反映著當年的哀嚎,思想跨越時空的體會,喚起了人們對二戰這段歷史的傷痕記憶。

無論在歐洲、亞洲,甚至全世界,施暴者與被殘害者,是什麼樣的年代讓人類承受這樣的痛苦,甚至到了今天還牽扯著後代的子子孫孫。這也令人想起同時代承受相同苦難的中國人,還有發生在其他地區無數的痛苦靈魂。凡此種種都讓我想起一位白俄羅斯女作家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Светлана А. Алексиевич) --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她的大部分作品描述著上個世紀的戰爭、政治、環境汙染……等事件,所帶給人類的迫害,陳述得那樣的深刻、那麼的令人感動。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是1948年出生於烏克蘭斯坦利斯拉夫城的白俄羅斯人;出生後,舉家又遷回了白俄羅斯。1972年她畢業於國立白俄羅斯大學新聞系,前後在報社與雜誌社工作。自1990年起,因為批判白俄羅斯的當權者,曾先後移居義大利、法國、德國等地。她的主要文學作品有:《戰爭中沒有女人的臉》(原文直譯為:戰爭的面孔不是女人的,一九八五年出版)、《我還是想你,媽媽》(原文直譯為:最後的證人,一九八五年出版)、《鋅男孩》(一九九一年出版)、《被死亡迷住的人》(一九九四年出版,目前已絕版)、《車諾比的悲鳴》(原文直譯為:車諾比的祈禱,一九九七年出版)、《二手時間》(原文直譯為:二手年代,二〇一三年出版)。

亞歷塞維奇的創作手法有別於傳統文本模式的文字敘述,也與一般的報導文學相異,而是透過現場訪談採取一種口述記錄的方式,呈現事件的真實感情。口述紀實文學是二十世紀後半葉發生於世界文壇的一種新文學體裁。它與電子科技的發展有密切的關係,譬如,錄音電子器材的廣泛運用,讓口述紀實文學的創作便捷可行。若與其他文學體裁相比,它最凸顯的特點在於作者本身放棄了敘述的話語權,將自己置身於受話者(聽眾)和記錄者的地位,但又維護了自己身為作者的身分。另外,這種創作,不像傳統文學,以「大敘事」為主,而是選擇「小人物」擔任敘事者,激發他們對事件的看法及觀點,抒發感情,讓眾生喧嘩,以致開放了作者╱敘事者╱讀者對故事或事件的對話空間,創造了多元共生的事件情境。

儘管口述紀實文學的文體尚未發展成熟,然而它具備了一些傳統文學所不及的特性:

1. 作者在文本中的存在與缺席

口述紀實文學最突出的特點是作者於文本建構中所扮演的角色與發揮的功能。作者讓出了講述的發言權力,作為中立者隱身於文本之後,但是又成功地以引導訪談方向保有作者的地位。也就是說,一般的文學敘事,作者通常扮演著主要講述者的角色,無論講述自己的所見所聞,或是運用虛構人物講述事件,或是參與事件,或是隱身於事件之後,講述者終歸是作者。作者因此可藉此建立穩固的話語霸權。而在口述紀實文學中,作者處於受話者(receiver or listener)的地位,換句話說,作者已經不再是一般所認知的「作者」,他成了相關事件講述者的第一聽眾;他不再顯示自己的價值觀或偏好,對事件的人、事、物做直接的判斷或評論。然而,作者並非完全放棄自己的功能和身分,文本的總體構思仍掌握於作者本身;他雖然放棄講述者的地位,並不意味著他放棄了選擇、刪節與整合的功能和任務。因此,在口述紀實文學中,從讀者的閱讀和感覺來看,作者好像是缺席的,可是他又始終在場。

2. 以多元的小人物為主角,並採取集結式整合的論述結構

大多數的口述紀實文學作品皆以「小人物」作為主角,以廣大、普遍、世俗的市民生活為主。作者面對所有人的是是非非只是真實記錄,而不隨意妄加判斷或褒貶;他將此權力保留給讀者。在眾多小人物從不同角度或途徑所呈現的表述中,真是名副其實的眾聲喧嘩,對於事件常常表現出既矛盾又統一,既傳統又現代的面貌,其特色就是可以完整保留事件的「第一手文獻」。其實,從眾多小人物的言說中往往才能看到事件的真實性及完整性,也才能展示出當時背景的標本與足跡。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小人物畢竟是「人微言輕」,對事件的觀察或陳述過於表象,不夠深入;因此,口述內容也常出現陳述失衡的現象,這種現象就需由作者來調和。一般而言,大部分的口述紀實文學都不約而同地採用了獨特的結構形式--集結式整合,亦即集合多數人的訪問稿,依事件的理路邏輯整合而成。讀者如果把一篇篇的個人訪問從整部作品中抽離出來,其陳述的內容就會顯得單薄而不具代表性與說服力。但是,一旦將它們納入整體,內容連貫起來,那麼每個單篇作品就會超越其原有的局限,從整體中獲得新的生命,共同結合成為一個有機的完整結構,呈現出深遠的意義和文學內涵。當然,為了使結構不分散,每部作品一定會環繞一個中心的話題發展,呈現出既向中心集中又如輻射般的放射結構。

3. 採用作者與講述者之間直接對應方式的話語

一般的文學敘事,受話者即是讀者,是一個不確定的群體。因此,可以確定的是一種個體(講述者)對群體(讀者)的單向對應話語。而口述紀實文學的講述者是受訪者,他雖是被採訪者的身分,卻是事件陳述的實際作者;在整個創作過程中,形式上,採訪者是次要身分出現,然而在受訪者與作者之間卻能夠形成一種直接而明確的個體對應關係,也只有在這種對應關係中才能產生真實、坦率、鮮活的話語,呈現著真相,吸引著讀者。

由於受到複雜社會關係和其他種種因素的限制,人在現實生活中的話語常常會加以偽裝,甚至於個人的自傳作品也不可信,往往最後呈現出來的是別人的他傳。因此,只有無直接利害關係的陌生人或事件的旁觀者,才可能講出真實的觀感。口述紀實文學中的作者(採訪者)與受訪者都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一般也不會繼續交往,因此,其間的個體對應話語成為最能坦露心扉、最真實的話語。

瞭解了口述紀實文學的特性後,接著我們回頭來探討白俄羅斯女作家亞歷塞維奇的文學作品;它是有關戰爭事件的口述紀實,這裡將進一步分析她的創作特色及其作品的價值。

亞歷塞維奇之所以會採用此種獨特的方式從事文學創作,主要是來自於童年的經驗。她曾如此描述這種經驗:「我們的男人都戰死了,女人工作了一整天之後,到了夜晚,便聚在一起彼此分享她們的心事。我從小就坐在旁邊靜靜的聆聽,看著她們如何將痛苦說出來;這本身就是一種藝術」。除此之外,她的創作也深受亞當莫維奇(一九二七~一九九四)的影響,這位文學界前輩可以說是其寫作生涯的領航者。亞當莫維奇的作品《我來自燃燒的村莊》(一九七七),描寫二戰期間,隸屬蘇聯紅軍的白俄羅斯軍隊在前線與納粹德國的交戰情景,戰況慘烈,死傷人數多達白俄羅斯的1/4人口。亞當莫維奇親自下鄉訪問生還者,這種寫作的模式和作品呈現的內容帶給了亞歷塞維奇莫大的震撼。

亞歷塞維奇也曾這樣描述自己的寫作方式:「我雖然像記者一樣收集資料,但可是用文學的手法來寫作」。她在寫一本書之前,都得先訪問好幾百個事件相關的人,平均需要花五到十年的時間。其實,透過採訪、蒐集資料,並非一般人想像的那麼容易,她也特別提到:「每個人身上都有些祕密,不願意讓別人知道,採訪時必須一再嘗試各種方法,幫助他們願意把惡夢說出來。……每個人身上也都有故事,我試著將每個人的心聲和經驗組合成整體的事件;如此一來,寫作對我來說,便是一種掌握時代的嘗試」。

亞歷塞維奇在文壇初露頭角的作品《戰爭中沒有女人的臉》,就是以二戰為背景,對當時蘇聯女兵進行採訪的話語集結;這部作品在一九八四年二月刊載於蘇聯時代的重要文學刊物--《十月》,其主要內容是陳述五百個蘇聯女兵參與衛國戰爭的血淚故事。作品問世後,讚譽有加,評論界與讀者一致認為該書作者從另一種新的角度成功展現了這場偉大而艱苦的戰爭。當時,大家都

試閱top

我吻過課本上所有的人像

季娜.施曼斯卡婭,當時十一歲。
現在是收銀員。

我會笑著回首往事……懷著驚訝的心情。難道這些事情都曾發生在我身上嗎?
在戰爭開始的那一天,我們去了馬戲團。全班同學都去了,看的是上午的早場演出。什麼都沒有預料到,什麼都沒想到。每個大人都知道了,只有我們小孩不知道,我們一樣鼓掌喝彩,哈哈大笑。馬戲團裡有一頭大象,還有幾頭小象,猴子表演了跳舞……就是這樣,我們快樂地走到街上。有人叫嚷著:「戰爭爆發了!」所有孩子都高呼:「太好了!」興高采烈。我們想像的戰爭是這樣的:大人戴著布瓊尼式軍帽,騎在馬背上。所以現在是輪到我們表現的機會了,我們要幫助我們的戰士,我們要成為戰鬥英雄。我最喜歡看有關戰爭的書了,關於戰爭的,關於勳績的,那裡面有我們各式各樣的夢想……我佩服那些受傷的士兵,那些從硝煙中、戰火中搶救出來的傷患。家裡我自己那張桌子倚靠的整面牆上,貼滿了從報紙上剪下來的軍人照片,上面有伏羅希洛夫、布瓊尼……

我和其他女孩想偷偷跑去參加芬蘭戰爭,而我們認識的男孩都想去參加西班牙戰爭。戰爭在我們的想像中是一生最有意思的大事,被認為是最大的冒險。我們盼望著戰爭,我們是當代兒童,優秀的兒童!我的朋友總是戴著布瓊尼式軍帽,她從哪裡弄到的,我已經忘了,但這是她最喜歡的帽子。現在我就來說說那次偷溜的過程:她在我家過夜,當然,她是特意留下來的。天剛濛濛亮,我們一起悄悄地從家裡溜出來。踮著腳尖,﹁噓—噓—﹂順手抓了點吃的東西。我哥哥早就盯上我們了,他發現我們最近這段日子一直在竊竊私語,匆匆忙忙地往袋子裡塞東西。在院子裡,他追上我們,把我們叫了回來。他罵我們,嚇唬我們,把我的藏書中所有關於戰爭的書都扔了。我整整哭了一天。當時我們就是這個樣子。

但是,如今真正的戰爭就發生在眼前……
過了一周,德國軍隊就開進了明斯克市。我無法立刻想起德國人的模樣,只能回想起他們的先進裝備。大汽車、大摩托車……我們沒有這些東西,這樣的東西我們從來都沒有見過。人人都傻了,變成了啞巴,瞪著恐懼的眼睛走來走去。圍牆和電線杆上出現了陌生的標語和宣傳單、陌生的命令,開始了﹁新秩序﹂。過了一段時間,學校又開始上課了。媽媽覺得戰爭就戰爭,學習不應該中斷,不管怎麼說,我都應該照常去上學。在第一節的地理課,戰爭前教過我們的女老師竟然開始反對蘇維埃政權的對外發言,反對列寧。我對自己說:﹁我再也不來這樣的學校上學了。﹂絕對不要!我不想去!回到家,我親吻了課本上所有的人像,所有我喜歡的領袖照片……

德國人經常無緣無故就衝進民宅,總是在搜查什麼人,不是猶太人,就是游擊隊員……媽媽說:﹁快點把自己的紅領巾藏起來。﹂白天我就把紅領巾藏起來,晚上當我躺下睡覺時,我又戴上。媽媽很害怕:﹁萬一德國人深夜來搜查呢?﹂她勸我,哭著勸我。我等媽媽睡著了,等家裡和外面變得安靜了,那時我會從櫃子裡掏出少年先鋒隊的紅領巾,掏出蘇聯的課本。我的朋友也是這樣,她戴著布瓊尼式軍帽睡覺。
現在我仍覺得欣慰,我們是這樣的人。(待續) ...看全部

詳細資料top

編/譯者:晴朗李寒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1*14.8
頁數:400
出版地:台灣

延伸推薦top

共0篇好評top

寫書評去 >

我的標籤

團體專屬服務top

訂購須知top

  • 防治詐騙,提醒您!!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 商品運送說明:
    • 當商品送達金石堂門市或便利商店後,您會收到E-mail及APP出貨/到貨通知,您也可透過【訂單查詢】確認到貨情況。
    • 建議您可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撥設定,即可收到相關出貨/到貨通知訊息。
    • 並請您於指定期限內取貨付款,若逾期未取,您取貨的金石堂門市或便利商店將會辦理退貨作業。
    • 產品顏色可能會因網頁呈現與拍攝關係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 退換貨說明:
    • 依據「消費者保護法」第19條及行政院消費者保護處公告之「通訊交易解除權合理例外情事適用準則」,以下商品購買後,除商品本身有瑕疵外,將不提供7天的猶豫期:
    • 1、 易於腐敗、保存期限較短或解約時即將逾期。(如:生鮮食品)
      2、 依消費者要求所為之客製化給付。(客製化商品)
      3、 報紙、期刊或雜誌。(含MOOK、外文雜誌)
      4、 經消費者拆封之影音商品或電腦軟體。
      5、 非以有形媒介提供之數位內容或一經提供即為完成之線上服務,經消費者事先同意始提供。(如:電子書、電子雜誌、下載版軟體、虛擬商品…等)
      6、 已拆封之個人衛生用品。(如:內衣褲、刮鬍刀、除毛刀…等)

    • 若非上列種類商品,商品均享有到貨7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
    •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組合商品恕無法接受單獨退貨)必須是您收到商品時的原始狀態(包含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所有附隨資料文件及原廠內外包裝…等),請勿直接使用原廠包裝寄送,或於原廠包裝上黏貼紙張或書寫文字。退回商品若無法回復原狀,將請您負擔回復原狀所需費用,嚴重時將影響您的退貨權益。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