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尋找消失的女孩 Crash & Burn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第五章

小時候你有過什麼夢想?長大以後當太空人或是芭蕾舞者?甚至是披著紅色披風的超級英雄,擁有一躍就跳過高樓大廈的能力?或許你打算成為跟母親一樣的律師,或是跟父親一樣的消防員;又或者你完全無法認同自己的家人,最大的夢想就是離開這個鬼地方,永遠不回頭。
可是你作過夢。
每個人都會作夢。小男孩、小女孩、生在貧民窟裡、在精英白人家庭裡長大。每個人都曾立志要成為大人物,做大事。
我想我應該有過夢想,但是到了現在,我記不得那些了。
醫生在病房裡,她站在門邊,對那個自稱是我丈夫的男人說話。他們的腦袋湊在一塊,壓低嗓音,就像一對情侶,我如此猜想,不知道為什麼。
「在車禍之前,她有沒有睡得比較好?」醫生問。
「沒有。一個晚上最多睡兩、三個小時。」
「頭痛呢?」
「還是很嚴重。她不再多說什麼。我只會在沙發上找到她,躺著冰敷額頭。」
「情緒?」
男子輕笑一聲。「理想的時候就只是憂鬱。如果運氣不好,簡直要逼人殺了她。」
醫生點點頭。她的名牌上印著賽兒‧瑟李克醫師。她長得很好看,膚色黝黑,五官帶著異國風情。我再次納悶她跟我丈夫的關係。「情緒不穩是腦震盪常見的後遺症。」她解釋道:「對親近的人而言,這往往是最難面對的狀況。她的記憶呢?短期記憶有沒有好一些?」
「她第一次恢復意識時,宣稱完全不認識我。」
瑟李克醫師眉毛一挑,終於露出訝異的神色。她輕輕彈了下手中的圖表。「不用你說,我已經讓她做過頭部電腦斷層,入院時也做了緊急的磁震造影。兩項檢驗都沒有問題,只是她有頭部外傷的病史,我會在接下來的二十四小時內安排追蹤掃描。她面對目前的狀況有什麼反應?不安?憤怒?哭泣?」
「什麼都沒有。怎麼說呢……她說不知道有我這個丈夫,不過她沒有因此大吃一驚。」
「她在車禍前喝了酒。」
我的丈夫愧疚地紅了臉,好像這是他的錯一般。「我以為已經清空家裡的酒了。」他輕聲說。
「請記住我之前說過的話:酒精會直接干擾大腦的修復能力;也就是說,在她這種狀態下,任何酒精飲料都會影響她的復原。」
「我知道。」
「這是第一次嗎?」
他稍一猶豫,連我都知道這代表否定。
瑟李克醫師嚴厲地說道:「腦部損傷與酒精濫用關係極大,特別是曾經酒精成癮的患者。就算她不是如此,一個月內三次腦震盪,使你太太的大腦非常脆弱,即使只是一杯酒,都會在短時間內帶來很大的影響,長期累積下來就是實質的傷害。」
「我知道。」
「最近的車禍很可能讓她退回原樣。短時間內多重頭部外傷的影響力往往會以等比級數攀升。我不意外她又出現失憶症狀。她八成還會劇烈頭痛、難以集中、嚴重的疲憊,加上她還會畏光,各種感官變得更加敏感—氣味、聲音、影像;此外,她可能會描述自己像是在『水底下』—無法讓身旁世界聚焦。當然了,這些症狀可能使得她更加焦慮,情緒擺盪增加。」
「好吧……」男子嗓音低沉。
「換作是我,我會塑造安靜的居家環境,建立嚴謹的生活規律。」
「沒問題。她只不過是不記得我,相信她會乖乖聽我的話。」
醫生繼續說下去,當他沒開過口似的。「她很容易疲倦,這是可以預測的狀況。我會限制影音產品的使用—沒有電玩、不用iPad,連電視節目跟電影都不要,讓她的大腦休息。喔,還有別開車。」
「嗯……安靜的居家生活,十點上床睡覺。」
醫生嚴峻地皺眉。那名男子—我丈夫一手撥過蓬亂的頭髮。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