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贅婿貳之拾見群龍無首,吉(第二部完)

  • 作者:憤怒的香蕉 追蹤
  • 出版社:青文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7/7/10
  • ISBN:9789863564515
  • 金石碼:2018560447645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館主推薦:★★★★☆
  • 定價:300 元
  • 特價:89267(可得紅利2點)
  • 紅利優惠價:86259(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8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掌櫃取貨抽購物金
贅婿貳之拾見群龍無首,吉(第二部完)
此商品會員日可再折
參考庫存量:1本
立即購買 預計出貨日:2019/1/25

金石堂讀者好評

0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內容簡介 top

《贅婿貳之拾見群龍無首,吉(第二部完)》


古往今來,為一贅婿者,能建功立業的有幾人?
若真是才學驚人,又何苦要入贅?


一個現代的超級金融大亨,被最好的朋友背叛,然後他就死掉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古代的贅婿,姓寧,名毅,字立恒。

贅婿,也就是娶老婆之後住進岳父岳母家的男人。
在那個年代,贅婿的社會地位極低,比普通人家的小妾還低,活著的時候祭不了祖死後也進不了祠堂,就連生下來的孩子都得跟著老婆姓。

上輩子閱盡繁華、歷盡滄桑,如今能有機會重新開始一段悠閒的古代生活,似乎也不錯?沒地位就沒地位吧……
於是他每天寫寫歪詩、唱唱饒舌,晃晃蕩蕩當個閒散姑爺,過得挺舒適。

可惜人非草木,誰能無情?
當身邊親近的人們遇到了天崩地裂的大麻煩,他又怎麼能夠視若無睹?

於是上輩子曾經叱吒風雲的寧毅,也只好緩緩走到幕前,吟出了他的開場白:
「你們這些人,過分了……搞得入贅的也不得安寧哪……」

本書特色    
    
A.超好看的仙草等級的架空的穿越的歷史的長篇的小說
B.中國最大小說網站「起點中文網」歷史類點擊排名第2推薦排名第10的小說
C.1800萬讀者讀過300萬讀者推薦的小說
D.極簡風包裝又帶著淡淡的典雅與華麗值得收藏後再三閱讀的小說
E.使用貴鬆鬆高級水彩紙+鏤空書衣出版社完全入不敷出的小說
F.使用《清明上河圖》作為封面到時候可以拼成一整幅掛到牆上當成傳家寶的小說
G.隨書附贈方便實際耐用有趣的「微型版贅婿封面書籤」讓你走到哪看到哪的小說
H.以上皆是

作者top

  • 作者介紹


    憤怒的香蕉

    本名曾登科,男,湖南長沙人,剛滿而立之年的金牛座。
    擅長生活和感情描寫,筆風細膩溫馨,作品有獨特的見解和濃厚的個人風格。
    他的每部作品均受讀者喜愛,是一位慢工(此處應有噓聲)出細活的精品型作者。
    著有《隱殺》、《異化》,《贅婿》連載中。

序/導讀 《贅婿貳之拾見群龍無首,吉》top

香蕉曰

第二部小結

昨天晚上寫到一點多,寫出,發了出去,睡下的時候差不多是凌晨三點,早上八點多又醒了過來,睡不著,我坐起來聽歌,腦子裡暈暈漲漲,疲憊裡也有滿足感湧上來。

上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是在六年以前,寫完《隱殺》的八月火,我如朝露降人間。一天寫了兩萬字左右,疲憊,但是心裡滿足而安寧。

不容易,但我知道自己做到了很好的事情。

應該是在零九年的時候,我在起點寫完《隱殺》,苦惱於故事中預定的幾個大高潮做得不夠圓融,唯一接近成型的八月火仍舊滿是瑕疵;開新書《異化》的時候,我一直盯著各種線索的收放——如今《異化》的大綱已經完善,但當時,這本書的開局經過了大量調整,雖然在小枝幹上做到了精細,但在整體上,那本書做得並不好,那是我在摸索中的過程。

《異化》的前六集,在我而言都是失敗品;小細節、中層線索、單集的自洽上都做得差不多了,然而在單集與大綱的融洽上,幾集故事如同拼貼的積木,我並不喜歡;直到七八九集出現後,我才真正看到幾集的線索與大綱達成一致的狀況,那是我在小學時看文學作品感受到的理所當然的狀態,到了那個時候,我才理解到一個作者的模樣,觸摸和體會到所謂作者的輪廓。

《異化》的寫作中,我的生活和寫作經歷了這樣那樣的問題,書存在問題理所當然,但體會到那種感覺以後,我每每回顧《異化》這本書,都難以忍受——在讀者眼裡可能並無問題,但我向來是這樣的作者——不是你覺得沒問題,我就會把作品給你。

因為這樣那樣的彆扭,我停了《異化》,開書《贅婿》。這次,我寫得戰戰兢兢,不希望再出現以前的問題。

《贅婿》這本書的開局,有幾個簡單的立意。

首先,當時我天真的想:我要寫一本像《隱殺》一樣的故事,我要寫一個無敵的人——顧家明是個殺手,以力破巧,無敵厲害,那《贅婿》就寫隻心機狗好了,運籌帷幄勘破大局,聰明死別人,舉世皆是凡人的智慧——那是一種另類的粗暴。我想,這樣一來,我要考慮的問題就少了很多——真寫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坑了自己。

第二個立意,我要寫主角在金鑾殿上,當著所有人的面,一槍打爆皇帝的頭。這件事極爽,從開書起我就陸續跟不少人說過這個畫面。

第三個立意,我要寫中國近代史——這才是整本書的核心。

但是近代史不能寫,不光是因為起點規定不許寫,而是因為以我的知識積累,我不敢對近代史真正動筆——哪怕我在其中感受到波瀾壯闊、驚心動魄、可歌可泣,感受到最深的屈辱、最慷慨的赴死和最悲壯的抗爭,我仍舊不敢動筆——那不是我可以去戲說的東西。

但,我可以將這樣的感覺,融入一個屬於我的寓言裡。

架空宋朝,理出武朝的框架,不只是為了抄詩,它的好處甚多,最必要也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將近代史的一部分融進去——反正宋朝與近代也有不少類似的地方。

《贅婿》寫到現在,每一集(編按:指網路分部)有各自的起承轉合伏筆爆點,而它們的每一集,都是循序遞進的;寧毅進入武朝的溫柔視野,到家庭這個小環境裡的勾心鬥角,之後的農民起義、草莽造反,再來將目光投向世家大族,尋求世道因由,再轉到悲慘的邊民和朝廷的鬥爭,直至朝廷鬥爭和戰爭,目前為止,所有的東西終於可以收歸一點了:這個國家是什麼樣子,它因何衰弱破滅,主角才會走上金鑾殿,打爆皇帝的頭?

因為這樣的規劃,我寫得很艱難,每一條線索的收放都要清清楚楚,又要深深淺淺長長短短,許多時候我寫一個明的線索,是為了掩蓋一個暗的線索;寫一個情節,要顧慮很多方面——例如賑災,我要寫文戲,要寫世家大族,要表現出他們兼併土地的核心理念,要死人,主角很難出現太多,我還要讓讀者看得爽,又不能過於贅述,必須恰到好處……

寫作期間,不少人說他看不出這部分情節有醞釀這麼久的必要,香蕉一定是在偷懶——我當時無話可說——要怎樣才能說得明白呢?別說跟讀者了,跟想得少一點的作者都說不明白的。

曾經跟人說,我想要做網路文學的突破。

一本傳統小說,三十萬字故事完結,最多百萬,算是超長篇;網路小說,《贅婿》已經寫了三百萬字——剛寫完一半,我要在後面三百萬字的篇幅裡擰緊每一條線索,隨手寫下一個東西,要考慮它在幾十章甚至百萬字後還要不要出現,我寫出的一個立意,要考慮它在第一層爆破後要不要有第二層的昇華,甚至要不要到全書完成時凸顯出第三層寓意……腦子有時候真有點受不了,呵呵。

每一集的小結,我幾乎都會誇獎自己,這一集成功了,是督促、鼓勵,也是敲打——我已經成功了這麼多集,怎麼捨得放掉他們,怎麼捨得隨便亂寫?

幾年前起點分裂,人家說香蕉你走不走,買不買斷,我說我要寫《贅婿》,後來又有一次大波動,我拿到合約就直接續約了,為什麼,因為我要寫《贅婿》。

這三百萬字,終於能在如今形成一個完整的故事,我很高興。

這些事情,是作者的自我,是我為自己慶功,有些驕傲、滿足和自戀,且請包涵。

然後,我還有更艱難的路要走……

說說殺皇帝,也說說寧毅這個人。

寫完這段故事,有很多人從利益的角度、大局的角度,說了殺皇帝的合理與不合理。

看小說代入主角,猶如玩遊戲;我攢了經驗值,攢了裝備,有了基地,想要擴大,捨不得扔掉,這些都是常理,也尤其是看網路小說的常理,但我還是想從精神層面上說一說寧毅這個人。

他跟老秦、跟成舟海這些人的對話裡,其實精神已經很清楚了。

「你們做事為道義,我做事為認同。」

一個為「認同」做事的人,他的精神到底是怎樣的?

古往今來,自近代往前,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不讀書,讀書的人、懂理的人則成為統治階層的一部分,這是事實,所以儒家說「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是很偉大的想法——天下這麼多人,我要為爾等擔起這個責任,因為我是儒者,我要為道義做事、拯救天下,這是我的責任;至於天下蒼生是鄉民是酸民是暴民,那是另一回事。

至於「認同」——我不認同你——準確來說,是你沒有到一定的層次——你就活該去死,我對你沒有責任。這是什麼意思?冷血?無情?狂妄?任性?

都不是。

其實是民主。

所謂民主,即人民能為自己做主。
 

以「道義」或是以「認同」為核心,根據不同的時代背景而定。近代以前,只能以道義為核心,因為生產力不足,不是每個人都能受教育;以這個說法為準,在武朝的框架下,要求普通民眾覺醒到被人認同的程度,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寧毅也只是一個人而已,冷酷一點的說,他的精神就是這樣——不曾覺醒的人,他心懷惻隱已經夠了,武朝如果真要滅亡,到底又干卿底事?他經歷過一次失敗的人生,來到這個世界,漸漸看到認同的東西,融入進來,甚至開始做事,開始為天下盡道義——然而到最後,他認同的好東西——秦嗣源心懷天下殫精竭慮,夏村將士絕望之中發出吶喊——如果這些價值能保留,寧毅或許會繼續做下去;但,所有的東西都摔得粉碎,寧毅還被賞了幾個耳光。

回首楔子,他坐在河邊,看著那個失敗的開發案。
 

他成功了一輩子,忘記了曾經的朋友夥伴,忘了讓世界變得更好的期待,忘了許過的願望走過的路——這些東西在最初很矯情,在最後很珍貴,在重生後的他的心裡,則是很重的教訓。

重生了,生命要更有價值,他在乎不是皇權,不是利益,不是人命——他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而是為了認同的人和事而戰,不認同,他也可以走,不好走了,就是這麼一個結果——毆拉毆拉毆拉毆拉,全都給我去死吧!

在某些人的想法裡,寧毅要為了利益妥協,應該找個緩和的方法破局,畢竟殺皇帝太過激烈,肯定是天下共伐——沒錯,事情很嚴重;然後寧毅團結各方,訓練士兵發展科技,打敗香蕉大魔王給他安排的兩個敵人——女真和蒙古,之後建立王朝,這個王朝有兩億人,其中一億九千九百九十萬仍舊是那種會朝著秦嗣源潑糞的普羅大眾——你們覺得,在寧毅的心裡,這個國家,能不能告慰他曾經的夢想呢?

我覺得,寧毅會更喜歡聽普通人在妻兒慘死後衝向敵人的吶喊,他的精神中有著這樣的一面。

再者,女真人來了,蒙古人或許也要來了,面對這兩股力量,尤其是成吉思汗鐵木真,寧毅能不能統合整個武朝的現有勢力,力挽狂瀾呢?

很難,是以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兩個字,也是整個《贅婿》下半部的核心:

革命。

革舊有之命,將不能自主之命,革新成可以自主之命。

寧毅原本不願意去改變現況、改變儒家,因為很難;他認同秦嗣源,也不願意去改變,只打算配合一下,挽住頹勢,最後全都失敗了,他只好自己來了——他自己來,就是與那個時代完全不同的一條路了,如果說秦嗣源死後寧毅會撿起盆盆罐罐再拼一次,照他們的規矩和體制來玩革新和利益交換,那就小瞧他了。

一朝英雄仗劍起,又是蒼生十年劫。

至於蒼生,說個大家不喜歡聽的事實:只有在小說裡,蒼生會得到尊重,在任何真實的歷史裡,蒼生都是豬羊——嗯,就是我們。

關於寧毅殺周佶的細節,有些東西並未詳寫,例如寧毅將刀擱在周佶頭上,所以其他人不敢過來;例如寧毅在拖延時間的時候發生的一些事情,到最後他殺掉周佶……這些都簡略寫了,此後或會有所交代,至於不知道寧毅怎麼帶槍進去的同學,就……

再回頭仔細看看吧。

這本書寫作的過程裡,有很多情節並不符合普通人的審美——例如我曾經不只一次的說過,歷史這東西,我們讀了以後,如果不能返照自身,那它的真實與否就毫無意義;例如我並未將秦檜塑造成一看就討人厭的大奸大惡,而是寫他在一步步的無奈中不斷後退的過程——有些人覺得這樣的秦檜不夠惡質,我是在給他翻案……

這樣寫,自然是有理由的。

現代一些良心歷史青年給某某奸臣翻案時,別人一看,這個人這麼無奈,有的人會覺得他是忠臣,有的人則會破口大罵這是漢奸翻案——他們從來沒有能力去分析一件事情:迫不得已做了壞事,就是無罪的嗎?

他們之所以這樣想,因為他們在人生中也有很多的迫不得已,每個人都是如此,遇上迫不得已時,他們就原諒了自己;他們沒有想過,真正的問題在於底線不見了,所有整個社會的人都能輕易的自我原諒。

事實上,我相信歷史上所有的漢奸,都是在輕易的原諒自己之後,成為了漢奸和賣國賊;人生中確實有很多的迫不得已,但也有一條模糊的線,過了,就完了,這才是歷史真正該說的東西。

我之前舉過另一個例子:二○一○年,成都愛國青年上街遊行,他們看見一個穿漢服的姑娘,認為那是和服,於是群情激蕩,逼著姑娘當場脫衣服要燒掉;姑娘解釋了之後,領頭者知道自己犯了錯,但仍舊堅持讓姑娘脫掉衣服燒掉,以平息下面的憤怒。

請大家試想:這麼一個幾千人遊行的領頭者,或許是大學生,他如此年輕就擁有如此的組織能力,出了社會,他會不會輕易的進入政府之中,成為我們頭上的公務員?而他的原則如此廉價,若他有一天到了秦檜的位置,他還能堅持些什麼?換作我們自己,至今又堅持了些什麼?

中華文化五千年的歷史——我們總是這樣說這樣感嘆——如此瑰麗,在這片土地上,有如此多的英雄兒女輩出,曾經建立了如此璀璨的文化;但,同時也有著如此多的奸臣壞蛋,難道他們都是外國人?

我們每一個人的心裡,都同時有著秦檜和岳飛。很多時候,你咬緊牙關,成了岳飛,退後一步,成了秦檜——若是不當秦檜或岳飛,則會變成豬羊。

當我們在為祖先的成就感到榮耀和光榮的時候,不妨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那個資格跟他們站在一起了。

之前說過另一件事,《贅婿》開書後不久,因為我對革命歷史的推崇,有個讀者說他們不過是靠運氣獲得了成果,說他們走錯了路,說他們沒給後人留下好的社會,說他們的努力毫無意義——如今,我會說,在中國近代史那樣黑暗的環境裡,經過一代一代的屈辱和流血犧牲,無數人的尋找掙扎,最終,有一群人建立了一個未來,他們飽含希望的建設它,其中曾經遭遇了彎路和失敗,但他們面臨困難的處境,經歷艱苦卓絕的努力,最終,他們的子孫在電腦前面抱怨他們留下來的東西不夠好,而後否定他們的努力。

許許多多的人,便是這樣成為豬羊的。

這本書裡的影射,主要是人性、殺戮。有人很不喜歡我這樣的寫法,問我為什麼要殺戮民眾?民眾是無辜的,是無罪的,對民眾,就算罵也是沒有用的,因為民眾愚昧,這是人性規律……

我要澄清的一點是,民眾愚昧是人性規律,是人性弱點,但是在最初,人們不是這麼使用人性弱點的。五四運動時,民族面臨啟蒙,魯迅等一代人寫「人性弱點」,寫「劣根性」,不是為了罵人,而是要找出人的局限,希望能引起警惕,革命、革新,得以改良,使人民能得以自主;而如今,人性弱點被人們拿來自我原諒,我卑劣,是人性;我膽小,是人性;我不正直,也是人性。

其實在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真正被推崇的人性弱點恐怕只有貪婪,貪婪可以是件好事,但絕沒人說怕死是好的。這也可以理解。

所以書裡有人性影射,有殺戮民眾,有故意的,更多是隨意的,因為那是社會的常態。對此介意的人,就好像這些年來漸漸不喜歡魯迅的人們一樣,大抵是因為否定了自我革新的必要性。

但我還是希望,我們有一天能成為更好的人。因為寫在書裡的,也都是我的弱點。

我一直希望避免寫太嚴肅或是太抽象的東西,這裡寫這麼多,也是因為這段故事的結束實在非常重要。上面的命題如果引申下去,還會有一大堆東西,但也打住吧。

照例說一句,《贅婿》接下來的文章,當然不會如此嚴肅生硬,只是會有很多精神層面的東西會摻雜其中,有些人看得出來,若是看不出來,那便享受劇情好了。

《贅婿》寫到現在,更新斷斷續續的,成績不錯,口碑各異,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網路文學大多一個題材,《贅婿》連續轉了五六個題材,生活、商戰、武俠、官場、戰爭等等等等,未來還要變成種田、爭霸,一個讀者連續受這麼多題材考驗,會篩下去不少,有人會說前面好看,有人說中間,有人喜歡後期,各有偏好,都很正常。

在這本書之前,有人說香蕉不擅長大場面——寫出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那就是我的大場面了。成功與失敗各有評論,但我並不喜歡以下這類論調——香蕉以前沒寫過大場面,所以香蕉不擅長大場面,所以香蕉應該避免大場面——這樣的邏輯很沒有出息,而且並不通順,並不是一個真正寫書的人該接受的,也不是一個真正的評論者該給我的。

戰爭,我之前同樣沒有寫過。我知道很多人對戰爭的定義,馬隊怎麼擺、弓箭怎麼放、長矛怎麼用,什麼戰法對什麼戰法;我也看過很多這樣的書,但是本身毫無觸動。我不是為了成為一個軍事學家來看書的,也並不想從網路上的嘴炮中獲得專業的優越感;我小的時候看過一套中國近代抗戰歷史的啟蒙讀物,一共六本,全都描寫戰爭,地道戰地雷戰都有,寫了裡面一個一個的人,我為之感染,至今回憶起書裡的情節仍舊熱血沸騰……

如今想來,那只是稍微正式一點的啟蒙讀物,我現在去看未必會有感覺,但那種戰爭中的畫面,從我小學起在心中保留,到了三十歲,我仍能用我的方式將它以另一種內容再現,這就是思維的傳遞。

所以當我描寫戰爭,我描寫的是薛長功,是毛一山,是渠慶,是宇文飛渡,是陳凡,是岳飛;當這些人在讀者心中活了起來,當成吉思汗、紮木合、赤老溫、宗翰、宗望這些人在讀者心中活了起來,人們才能真正看見他們在原野山林間對衝的畫面,看見每一滴鮮血濺出時的頑強和吶喊。

...展開全部內容-->

試閱top

景翰十四年六月初九,汴梁城,尋常而忙碌的一天。

天氣晴朗。

對於眾多武朝高層官員來說,曾經的右相秦嗣源死去剛剛一個月,這是重要而特殊的一天。經過早些時日的政爭和扯皮,在這一天,武朝政局未來一段時間的基本架構已經確定下來,眾多官員的任命調動,對黃河防線、抵抗女真責任的明確,將在這一天確定下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賞功罰過,官員們瓜分勝利果實的盛宴——雖然與女真人的爭奪中敗了,至少在另一場戰爭中,許多的人獲得了勝利。

早朝五更天開始,預備上朝的官員們則會在三更天去往宮城。武朝的早朝頻率不定,普遍情況下是五日一朝,但最近事情太多,頻率變為了兩日甚至一日,有些官員叫苦不迭,但今日,沒有多少人有這樣的情緒。

寧毅在子時過後起了床,在院子裡慢慢的打了一遍拳,沐浴更衣,吃了些粥飯,靜坐一會兒,便有人過來叫他出門。馬車駛過凌晨安靜的街市,駛過了曾經的右相府邸,快要接近宮門的道路時才停了下來,寧毅下了車。駕車的是祝彪,他欲言又止,但寧毅表情平靜,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走向遠處的宮城。

皇城之下,大大小小的不少官員都已經聚集過來,寧毅抵達後,遠遠的站在路邊無人關注的地方,不多時,童貫來了,蔡京也來了,王黼、李邦彥、張邦昌、李綱、秦檜、高俅、唐恪、吳敏,等等等等的人都陸續過來了,聚集在宮城外不同的地方。

人都是有圈子的,不過並非一黨一派就會站在一起,首先當然得看身分地位,蔡京童貫是朝堂上的兩大巨頭,領域不同,摩擦也少,他們之間相處就頗為融洽;即使是相處不好的大員,見面後也會哈哈哈哈的聚首,互相吹捧或是膈應一番。

御史台的眾人比較單,他們不結黨,縱然站在一塊也隔著距離,他們也不喜歡一大幫人一起說話,頂多兩兩之間交頭接耳,表情肅穆;其次是清流,他們地位不高,站隊卻是堅定——站隊堅定的人才會被上頭欣賞;大儒們則往往長袖善舞,文人風骨外圓內方,不怕人說。

幾名年輕官員或是地位較低的年輕武將被人帶著來的,或是大家族中的子侄輩,或是新入夥的潛力股,正在燈籠暖黃的光芒中被人領著四處認人打招呼。

寧毅站在旁邊,孤零零的,第一個跟他打招呼的倒是個意想不到的人。

「來了。」譚稹經過寧毅深邊,望向前方,冷冷的說了一句。

「是。」寧毅回答。

然後譚稹就走過去了,他身邊跟了一名面相兇悍的將領,寧毅知道那將領名叫施元猛,是譚稹麾下頗受矚目的年輕武將,今日他們將在最後一同見駕。 ...看全部

詳細資料top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共0篇好評top

寫書評去 >

商品標籤 (什麼是標籤?)

我的標籤

團體專屬服務top

訂購須知top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