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8 .Floor vol.1 最後一餐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8 .Floor vol.1最後一餐 [試閱]

一開始必須與大家說明,「8 .Floor」只是個名字。
就像每家旅館都該有的名字。
這是從我祖公輩開始流傳下來的旅館,然後在戰時被一顆炸彈轟掉了。之後莫名收到各方來款集資,以很快的速度重新建立,並繼續營運。
我對她所知也僅只這樣。
附註,其實目前她全部是十四層樓。
應該是。

最後一餐

01


人如果,無法選擇自己來到世界上的時間。
那麼,離開的時間,應該是可以自己決定的才對吧。

她站在天橋上,手裡拎著一袋超商買來的麵包。
那是相當尋常的便宜麵包,也很難說得上美味,但在活動時買一送一、只需銅板價的這點,對於只想填飽肚子的人來說,相當實際。
上午的時間,天橋底下人來人往、車流不息,光是站在俯瞰一切的上方處都能感覺到橋上不斷傳來的細微震動,那是這座城市正在活動著的聲響,既熱烈,又有滿滿的生命力。
搓著指尖的水泡,她靠在水泥扶手上,看著底下來來去去的車子。
在她這樣二十出頭的年紀,同年齡的其他人不是在讀大學,就是有各自的工作;超商店員也好、公司實習也好,每個人都有自己在忙碌的事情,或者像以前學校的校花,忙於周旋在男人們身邊,吸取著自己需要的各種資源。
一對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孩嘻嘻笑笑地從她身邊走過去。
多久以前自己也曾像她們這樣啊?一點害怕、憂愁也沒有,只要用父母的錢上學校,好好唸書就可以了……即使沒有好好地唸,只是在廝混打鬧,披著名為學生的外皮待在學校,也不會有人追究,更不用擔心那些金錢的來源會不會消失。
曾經,她也是如此,直到後盾倒了,她才明白這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
放在口袋裡的手機又傳出來電鈴聲。
不用看,一定是催討錢的。
按掉手機,她踏著不知該算是沉重還是輕快的腳步走下天橋,正打算找個地方好好享用手上最後的麵包,天橋下一個正在討乞的老人吸引她的目光。
老人穿著破舊的衣服,全身骯髒地蜷縮在天橋陰影下,手邊一個破爛的碗,裡面裝著一些銅板,還不斷唸著他幾餐沒吃了,大家分點給他之類的話。
她看著手上的麵包,想了想,就把那袋也花了她快一百元的麵包都放到老人身邊。
結果回過頭想離開時,後面傳來不輕不重的一句罵語:「幹,當作在分乞丐喔,沒錢還裝大方。」
她苦笑了一下,只能當作沒聽見。

就和那些新聞中偶爾會出現的小報導一樣,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地戲劇化。
幾個月前,她還是一家小店舖的負責人。
是的,讓人相當羨慕的年輕創業者,而且是有已登記的實體店面,並非在網路上接案,得四處奔波。
那時,父母留給她的是一筆錢,足以支撐她在大學畢業後、面對未來時,能稍微有點猶豫時間的最後護盾。
然而高中畢業後,她對升學沒太大興趣,正值年輕的心,也想要擺脫學校與一切束縛,得到想要的自由。於是她和幾個志趣相投的姊妹淘一起開了很小的店舖,即使其他人說剛出社會、大家都沒錢,家人不看好不願意投資,只能讓她拿錢先全額墊著也沒關係,她滿心期待大家一起同心協力賺大錢的一天,到那時再把本金拿回來就可以了。
所以不管是進貨還是裝潢,都先咬牙獨力硬撐了下來,她相信所有人,也相信大家能一起創造美好未來。
在姊妹們出去吃大餐、唱歌慶祝時,她正在計算還剩多少錢,夠不夠支付下一批材料的費用,第一次覺得計算如此地可怕,怎樣算,數字都是不足的。
但是,這沒關係,有一天一定能夠算出充盈的數字。
對了,她們開的是美甲美體小舖,那時在年輕人之間很受歡迎,也兼做些水鑽造型或手機貼,因為物美價廉,很快招來了不少客人,在網路社群逐漸闖出些小小的名氣,還有部落客特地替她們寫了介紹文;年輕女孩們創業成功的美麗故事特別令人振奮,來客數更蒸蒸日上。
她很高興,姊妹們也很高興,她們的努力這麼快便看見成果,她也終於可以慢慢拿回自己貼的那一份錢。
然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
有一天在休息室,她因為批貨搬貨太累,睡到翻過去摔在櫃子邊,被一堆紙箱遮住,實在太累了,也顧不得箱子不乾淨讓她手腳發癢,乾脆就這樣繼續睡。
這時有人走了進來,喀喀喀的高跟鞋聲,是她們姊妹中最擅長做水鑽貼的女孩,她就像那些彩色水鑽般既漂亮又耀眼,粉絲頁中有許多她的自拍美照與因她而來的點讚,接著後面又跟進來一個穿著平底鞋的人,聲音較小,也比較不令人注意。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