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再也不要做怨婦卷肆〔完〕願得一心

  • 作者:大風颳過 追蹤
  • 繪者:哈尼正太郎
  • 出版社:蓋亞文化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8/10/24
  • ISBN:9789863193661
  • 金石碼:2018561263657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館主推薦:★★★★☆
  • 定價:270 元
  • 特價:79213(可得紅利2點)
  • 紅利優惠價:77207(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6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再也不要做怨婦卷肆〔完〕願得一心
此商品會員日可再折
參考庫存量:5本
立即購買 預計出貨日:2019/2/18

金石堂讀者好評

0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內容簡介 top

《再也不要做怨婦卷肆〔完〕願得一心》


幸福本就是一個時刻,一個片段,一個過程。
——再也不要做怨婦


明日永未知,願得一心人。
怨婦的跌宕人生,華麗收場。


不論怎樣的路,認真地走完它,畫上句號,是對自己一個完整的交代。

《張公案》排行榜暢銷作家 大風颳過 新刊出版
重生之後,杜小曼用她細細刻畫的歲月,帶我們體驗一回跌宕起伏的愛戀。
 
她想做的,是離個小婚,離不成逃也可。
她想開的,是個大酒樓,開不成酒樓開小食攤也可。
她想要的,是簡單逍遙,逍遙不成簡單點也可。
她想愛的,是脫俗儒雅美男子,要是沒有自家店小二也可。
不過這一切註定與她無緣,因為她的存在,就是棋子。
而她走的每一步,都充滿了算計⋯⋯

皇宮之亂在檯面下越趨激烈,檯面上裕王也動作頻頻,退婚、散寵妾三百佳麗,甚至上演逼宮大戲,一切鋪陳所為何事?局勢風雲變幻,謝況弈、小十七也將面對各自人生難題。

杜小曼的棋子功能被發揮得淋漓盡致,寧景徽給她的下一步卻讓人如此揪心。最後的關鍵時刻,為了怎樣的理由她又被召回了天庭?玄女娘娘與北嶽帝君的曠世賭局,杜小曼因緣際會獲得的再世旅程,即將迎來終局⋯⋯

作者top

  • 作者介紹


    大風颳過

    中國大陸作家,曾被「中國圖書商報」評為十大網紅作家,於晉江文學網連載時號稱「神級作家」,廣受讀者歡迎與關注,也是古言文學創作的領軍人物。
     
    大風颳過文筆出眾、文風大氣,人物感情描寫細膩,故事中情感真摯,成功塑造了不少被命運捉弄、讓人唏噓不已的經典小說人物,深受讀者喜愛。她寫的故事總是越到結尾處,越見震撼與真實。

    大風颳過作品集
    張公案(陸續出版)
    再也不要做怨婦(全四冊)

試閱top

雨砸花磚,星點水滴濺飛入簾。
謝況弈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好酒!裕王府中的藏酒的確不錯。」
秦蘭璪端著酒盞含笑道:「承謝少主讚賞。孤閒餘精力,多半耽於此道,故而藏品尚可。」
謝況弈微微挑眉:「想來還有一半精力是耽於女人。」
孤于箬兒趕緊偷偷在桌下拉了拉謝況弈的衣襬。
秦蘭璪笑吟吟道:「看來謝少莊主可做本王的知己。」
謝況弈一臉不置可否。
孤于箬兒結結巴巴地開口:「時公子、弈哥哥,雨大,這敞軒之中仍是能淋到,菜裡都濺進雨點了。不然,還是回屋裡去吧。天不算暖,別著涼了。」
謝況弈道:「正是這般對雨暢飲才痛快!」
秦蘭璪溫聲道:「箬兒姑娘如斯纖弱,莫受風寒,請先回屋中罷。這些菜多半涼了,不宜姑娘食之,孤著人另備好飯菜,送到姑娘房中。」
孤于箬兒的臉頓時紅了,慌忙搖手:「不用不用,我身體很好的,小曼姐可能都比不上我呢。這些菜我都很喜歡,重做太浪費了,我吃這些就很開心了。王府的廚子做飯真好吃,我第一次吃到這麼多美味的菜。」
秦蘭璪又微微笑起來,孤于箬兒臉更紅了,不敢看他的視線,低下頭。
謝況弈硬聲道:「箬兒妳就進去吧,正好我跟他還有點別的話要說。」
孤于箬兒抬眼看向他,站起身:「啊,那⋯⋯弈哥哥、時公子,你們慢慢吃。我正好吃飽了,就先進去了。」再看向秦蘭璪,「時公子,我真的飽了,甚麼也吃不下了,不用再準備飯菜了。你⋯⋯你和弈哥哥慢慢聊。」小步跑向通往內室的迴廊。
秦蘭璪看了看她的背影,再看向謝況弈:「箬兒小姐真是個好姑娘。」
謝況弈目光一寒:「你想做甚麼?」
秦蘭璪笑咪咪彎起眼:「謝少莊主不要誤會,孤只是真心實意地誇讚。其實箬兒姑娘和謝少莊主實在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為何謝少莊主不惜手中花,卻念牆外草?」
謝況弈的雙瞳微微收縮:「你眼裡,她可能只是一棵草,與你那些女人差不多,或許還比不上,拿來利用完就扔。但是我不會放著她不管。」
「孤方才之言,不過是個比方。」秦蘭璪稍收斂了一些笑意,口氣仍是輕描淡寫,「孤只是不明白,謝少莊主對她到底是何心意。你對她,必然心存俠意,但不知這份俠意,是坦蕩蕩,唯豪俠仁心而已,還是俠字之外,另有情?」
謝況弈沉默不語。
秦蘭璪放下手中酒盞:「謝少莊主休怪孤多事,她的情況,你應清楚。她若跟隨少主,你要如何處置她?搭救之後,任她繼續飄零江湖,自生自滅?若繼續照拂,一男一女,總惹閒話。若你對她有情,又將置箬兒姑娘於何地?她的脾氣,少主也知道,肯定不會與其他女子共侍一夫。」
謝況弈亦將酒盞往桌面上一擱,看向秦蘭璪,面無表情:「她喜歡你。」
秦蘭璪一臉淡然。
謝況弈輕嗤一聲:「你既然把她看得連草都不如,其他的事情,不用多問。我的私事,她的私事,更不勞你操心。但請你明明白白說,到底做的這些那些,是不是打算救她?打算救,究竟怎麼救?別拿她當幌子,誆我幫你們玩那些烏七八糟朝廷的骯髒事。若是這樣,恕在下不奉陪!」

大雨滂沱,密如簾,傾如瀑。
僕從擎著被吹歪的雨傘踉蹌奔跑,穿過庭院。
謝況弈緊盯著秦蘭璪:「她一個女孩子家,若不是真喜歡到了極點,不會親口跟你說喜歡。男人都做不到那樣。你一直把她耍得團團轉,從來沒有半點真心,更從沒打算娶她吧?」
「嗯。」秦蘭璪頷首,「沒打算過。」
僕從奔到廊下,丟掉手中雨傘,跪倒在地:「王爺⋯⋯寧右相帶兵圍住了王府,說是奉旨前來,正在叩門。」
秦蘭璪起身:「開門請入。」

雷聲漸遠,燭火微曳,皇帝橫抱起杜小曼,將她輕輕放到床上,手指撫著她的臉頰,俯視著她的睡顏。
媗媗,妳的神色如此舒緩,想來正作著一個好夢罷。
是不是,夢到了我們的昔日?
「媗媗,我要不要告訴妳,我不是慕雲瀟。」

電光閃,裕王府正門大開。
寧景徽解開漆黑雨氅,率先跨入門內。
「臣等奉旨,請閱裕王府帳目,求見裕王殿下。」
宗正令彭復在寧景徽身後悄悄向御史台都憲房瞻遞了個眼神,房瞻微微一搖頭。
當下朝局便如此時的天,驚雷時遠時近,亂雨紛紛而落,一切難辨。
裕王與寧景徽的關係,亦撲朔迷離。
這二人原本素來不合,日前忽有這樣那樣的傳言,說兩人一同謀劃著甚麼,其實暗中關係並不同於表面。
這樁差事,讓寧景徽挑頭,皇上顯然有試探之意。
寧景徽接旨之後,立刻點人調兵,且請調了聽令於皇上的羽林禁軍。
房瞻與彭復都委婉道,是否少帶些隨從更妥當,畢竟只是看一看帳目。
寧景徽一臉公事公辦道,裕王府別業甚多,人少恐怕看不過來。再多添些人手,亦方便搬運帳冊。查帳之時,王府內外也必要肅清,免生枝節。遂帶著幾百禁軍,加上皇上的心腹禁衛統領黃欽壓陣,一副要連夜端了裕王府的架勢,浩浩而來。
「下官恭迎各位大人。」裕王府府丞跪倒在雨中,「裕王殿下不在府中,下官代領聖旨。」
寧景徽微微蹙眉:「殿下可有告訴大人,何時回來?」
府丞叩首:「承寧相垂問,裕王殿下素來隨性,幾時回來,下官或王府僕從當真不知。」
「雷大雨急,殿下深夜尚未回府,著實令臣等憂心。」寧景徽向黃欽側轉過身,「黃將軍,依本閣看,還是派些人出去尋一尋,迎一迎,較為妥當。」
府丞抬起身:「但⋯⋯王爺亦未告知,到底往何處去了⋯⋯」
寧景徽溫聲道:「這更令臣等擔憂了。請黃將軍著人全京城及城外都尋一尋。或許殿下已回府,下人尚未察覺,順便也讓人在府中看看。勞煩府丞引本閣與諸位大人先到帳房。」
府丞站起身,向寧景徽一揖:「下官代殿下謝過寧相,諸位大人裡面請。」
彭復和房瞻在寧景徽之後,緩步前行。
雨水自傘外飛入領內,隨從們手提的犀角燈籠似也不堪雨擊,火光微微。
這到底又唱哪出呢?
暫且看著罷。
畢竟天已經變了,雨已經落了。
...看全部

詳細資料top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20
出版地:台灣

共0篇好評top

寫書評去 >

商品標籤 (什麼是標籤?)

我的標籤

團體專屬服務top

訂購須知top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