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

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得獎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致導演 胡波(胡遷)

  • 作者:胡遷 追蹤
  •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8/11/13
  • ISBN:9789571375922
  • 金石碼:2018561282139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館主推薦:★★★★☆
  • 定價:380 元
  • 特價:79300(可得紅利3點)
  • 紅利優惠價:77291(折抵說明)
  • 紅利可抵:9
  • 信用卡紅利:可折抵多家銀行 (扣抵說明)
  • 運送方式:全球配送 香港到店 國內宅配
    國內店取 
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
此商品會員日可再折
參考庫存量:4本
立即購買 預計出貨日:2019/2/18

金石堂讀者好評

2 個人說讚,看排行 >

優惠活動-3hrs快送與海外寄送恕無法提供活動贈品。top

先睹為快top

相關影片

內容簡介 top

《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


我要看清楚那頭大象為什麼要一直坐在那兒,
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困惑。

 

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
勇奪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改編劇本

 

幽暗壓抑而爆裂,華文新生代創作者中頭角崢嶸、無從忽視的存在
駱以軍|黃麗群|陳雪|陳思宏|小野
──── 一致推薦


▍上帝經常會讓你一無所有,再給你一點甜頭,這點甜頭就是在閉上眼睛的一瞬間,讓你錯覺擁有了很多東西。──胡遷,〈漫長地閉眼〉▍

 

世界愈來愈壞,就像一列火車衝下懸崖。而我們在生活中苟且。
當有一天,人們發現自己只能重複講這個早上吃了什麼,又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這就是一個很難堪的局面,所以人們為了不讓自己發現這些自身的真相,會竭盡所能地傷害他人。
這是一本傷害之書。15個中短篇故事,每篇小說都懷抱同樣一個任何人無從迴避的問題:
「我們還要活(被傷害)多久?」

 

胡遷,中國獨立導演與小說家,以中篇小說〈大裂〉獲得第6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著有《大裂》及《牛蛙》。《大裂》收錄了胡遷自2012年到2016年的小說作品,透過他秀異的運鏡及光影調度能力,我們能看見暴力成形,彷彿野獸一般地撲向表面平靜的生活、毀棄所有;我們無從規避地站在那裡,看他故事中人們如何自毀、末世如何荒蕪。個體對存在的失望及掙扎是他小說裡的共同主題。生活是在地面上匍匐,美好僅存在縫隙之中,但那太微弱了,想護著那小小光焰,都顯得徒勞。對此,胡遷說寫作是直面生活最有力的方式,以抵抗世界的灰暗,《大裂》是他留給眾人的答覆。

名人推薦top

    幽暗壓抑而爆裂,華文新生代創作者中頭角崢嶸、無從忽視的存在
    駱以軍|黃麗群|陳雪|陳思宏|小野
    ──── 一致推薦

     

    ▌好評推薦

     

    你可以說這是一個中國版的威廉.高汀的《蒼蠅王》,但空間不是被大人遺棄的小島,而是像難民營的,斂財的、髒臭的大學宿舍。專注地寫暴力,一種人群眼神空洞,失去人的形貌,擠在鼠穴裡互噬的樣態。這後面有對當今中國,文明後面有什麼東西在最初時刻,被踐踏或羞辱了。譬如莫言、閻連科的小說,都有這種「核心的暴力」。這些大學生像蛆蟲躲在各自框格房間裡,他們之間的武鬥,近乎廢墟裡的巷戰。這整個疲憊、窮困、人在生存最低限時,對其他個體的莫名恨意,或挖地道、挖寶這種空洞的無出路之夢,這或仍存在於現今中國富起來後,人與人的生存關係中。〈大裂〉描寫暴力時的運鏡能力,調度光影的能力,非常強。
    ——駱以軍,小說家

     

    他的小說中每一抹淡到幾近透明的草蛇灰線都有繁複意象,語言平靜,一絲濫情自溺的贅肉都沒有,落在地上,望似滾珠,若去拈起,才發現是水銀,凝重荒暴能讓人從頭裂開到腳,剝掉了一身的皮。
    ——黃麗群,小說家

     

    對生活意味天生敏感,熔風趣和決絕於一爐,行文不羈,收放自如,胡遷是個手藝高超的傢伙。
    ——李師江,詩人、小說家

     

    整部小說的生命是活的,站上競技擂台上,是有實力直接KO對手,而不只是用情節、寫作技術來積分取勝。青春殘酷,配合荒漠意象,以及滿滿的荷爾蒙,情境詭異卻合情入理,雖然多有象徵,但放到中國這塊廣袤蒼老而粗礪的土地上,具有強大的說服力。
    ——林靖傑,導演、編劇、演員

編輯推薦 top


從黑黝黝的傷口裡,看見一扇明亮角窗


拍電影的是胡波,寫小說時筆名叫胡遷。大家都說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是一部非看不可的電影,但對我來說,近幾年若要說有什麼非做不可,大概是家附近有間OK便利商店一定要去一趟。
   
我挺喜歡OK的。跟大型連鎖便利商店比,OK店員少,流動率低,看久竟然有種小雜貨店的親切感,我家附近的那間還有街角窗。半夜經過,一片陰暗的都市住宅區就那一小片燦亮,而且總有人坐在窗前,某次我還見過老外跟學生的疑似語言交換,奇異燈光下彷彿交換另一座星系的語言。
   
我每次看到都想,下次要是難受到不知去哪,就也來這裡坐坐,但從沒去過。而讀胡遷寫的《大裂》時,我腦中浮現的又是那裡的光線。
   
《大裂》裡沒什麼光線,只有各種黑黝黝的傷口,隨便就是死了貓死了狗,或者隨便就有路過的女孩被空氣槍打出一個窟窿。有人被捆綁,有人被打斷骨頭,從來沒有誰獲得妥善治療。同名〈大裂〉更是血肉橫飛,荒原彷彿在人群血腥肉搏時裂出斷層,吸引所有傷口奔去。可傷口還會痛,是源自對健康的執念,是某種純粹而荒唐的愛,是眼裡看著那扇明亮角窗,心裡卻還孕育著太多陰暗角落。胡遷把人生獻給創作,而創作的終極之美,正是那種烏托邦式的無用之用。人要活著,就需要有用的東西;但人要擁有活著的感覺,索求之物大抵沒用。
   
而對許許多多連活著都勉強的人而言,作惡就是最頂級的創作,是能將生活無止盡砍出裂縫的狂亂刀斧。所有故事都在說:人這種生物,很多時候是靠著彼此傷害感覺活著。因為完成自己本身就是一種對他人的殺伐。
  
從傷害與惡退一步說,還有一個最基本的創作力來源,就是情緒。〈一縷煙〉是非常動人又素樸的創作告白:你要創作,最基本的,你要守住自己的情緒,不要隨便昇華。昇華是想收編你的人創造出的情感結構,而個人永遠是最不政治的政治。昇華有一種飄升的意象,但其實是大有為政府建在地面的柏油路,而情緒是一縷煙,雖沒法讓你幸福,但至少讓你在傷人及自傷的關口,能保有一點誠實。
  
而輕煙飄呀飄的,如果能飄去那扇角窗,那就太幸福了。當然,《大裂》裡是沒有太多幸福的,只有幾對看來彷彿愚鈍了、安穩的人生伴侶,幾幾乎乎接近幸福。但即便是在每個傷口裡,我都還是隱約看到那扇角窗,不是什麼最好的地方,但總給人一點不大不小的期待。而我寧願相信,那個我老嚷著要去卻可能永遠不會抵達的角窗,現在的胡遷卻已坐在裡邊,一身光潔明亮,然後眼神有點曖昧、有點揶揄,又有點體貼地,看著我們這些一身傷口的傢伙,讀他的小說。


文/葉佳怡

作者top

  • 作者介紹


    胡遷

     

    胡波,筆名胡遷,1988年生。中國獨立導演與小說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曾以中篇小說〈大裂〉獲得第6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著有《大裂》及《牛蛙》。執導首部長片《大象席地而坐》多次入選國際影展,獲柏林影展青年論壇影評人費比西獎、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及最佳改編劇本,劇本改編自《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
    2017年10月,胡遷離世。

目錄 top

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目錄導覽說明


  • 序 暗室明眼人/黃麗群

    一縷煙
    大象席地而坐
    漫長地閉眼
    氣槍
    張莫西去了沙漠
    獵狗人
    大裂
    婚禮
    鞋帶
    靜寂
    荒路
    傾瀉直下

    約會
    瑪麗悠悠

    後記

序/導讀 《大裂》top

推薦序
暗室明眼人


說起來我跟胡遷有兩面之緣。2014年他來台灣參加金馬電影學院,學程結業功課是改編一篇短篇小說,因其中有我的作品,便被主辦單位找去開了場兩小時的短會。

匆匆來去,印象裡就是一群敏思閃爍的年輕人,我昏頭昏腦,瞎說一場,會後卻收到胡遷認真寫了e-mail過來討論,態度大方,應對有古典的節度。他回北京後,彼此也偶爾通信,某日他很客氣,先問能不能寄作品給我看,我答覆了,才發過來。老實說我原先沒有什麼預設,讀過卻著實吃驚:他似乎太沒有自信了,這是很好的小說,乾淨,渾然天成。他對文字這古老介質的駕馭能力可謂天造地設,每個字是似有若無的纖維,每段句子是氣孔綿韌的密絲,分分寸寸,行若無事,在你意識到以前他已捻出漫長的線索,在你意識到以前嗖一下已被捲了進去。

他不像許多人克制不住以其為鞭的誘惑,也不要喧囂抽打讀者,製造浮誇的聲響與跡象;他沉默地纏縛,沉默地收斂,絲線一點一點絞緊了勒深了,心彷彿都要裂了。

但寫出這樣小說的作者,到底是均貌似明朗的學員裡的哪一位呢?……兩年間我一直沒搞清楚,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因為這未免太少根筋。

2016年他以中篇〈大裂〉得到台灣的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首獎,因領獎再來台灣,請他喝了咖啡(飯則被小說家駱以軍搶去),才大概算認識,是從整體到細節都很清爽的年輕人,言語簡潔,帶冷澀的幽默感,眼光明澈宛如少年手心緊攢的彈珠。人不似其文。我無法理解他的寫作中為何會出現那樣極致的傷害性,就忍不住問:「為什麼你會寫這樣的小說啊……」

真是愚蠢的問題,這甚至是我自己作為寫作者最討厭遭遇(並往往顧左右而言他)的問題。但胡遷懇切回答。其實他本人的質地能夠說明很多:一個心靈如精密儀器的青年,多半會因人世各種避無可避的粗暴的碰撞,而時時震動,為了不被毀損,難免必須長久出力壓抑著位移,那壓抑的能量終要在他的寫作中,如棉花一般,雪白地爆綻了。書名「大裂」兩字或者是無意識的流露,卻也收束出胡遷作為一個創作者的內在風景,他的小說中每一抹淡到幾近透明的草蛇灰線都有繁複意象,語言平靜,一絲濫情自溺的贅肉都沒有,落在地上,望似滾珠,若去拈起,才發現是水銀,凝重荒暴能讓人從頭裂開到腳,剝掉了一身的皮。

胡遷學的是電影,他非常擅長利用人物的對話,及對話間不可見的細微波動,如牙科探針般挑出生活的疼痛神經。然而我以為影像訓練又不足夠解釋他短篇小說的魅力:這些作品的結構有時其實不太工整,但那當中的強烈能量讓技術問題的刮痕甚至不讓人感覺是瑕不掩瑜,而莫名顯得那歪斜是一種天經地義,理直氣壯了。

許多創作者,終其一生在追求這種無言中說動的境界,他羚羊掛角地恐怕自己也沒發現地輕易做到。這樣想想我都火大。

也或許可以這麼說:寫作一事之詭譎,雖存於文字,又不存於文字,更在如何魔術般介入現實中肉眼不可見的微妙間隙,胡遷帶著他松德硝子玻璃般至薄至清透的洞察,在這本小說中一次又一次演示著吹毛斷髮的天分。《大裂》書如其名,徹底是本傷害之書,每篇小說都懷抱同樣一個任何人無從迴避的問題:「我們還要活(被傷害)多久?」我可以想像它會被什麼樣的讀者排斥,讓什麼樣的人不安,我可以想像會有什麼樣的人因在這其中求其安慰與修飾不可得,而感到不滿。也可以想像它是多麼地不符合某種主流的時代氣氛與社會大義。

但我想好的創作者本來也都是這樣。生命如擁擠的暗室,他坐在當中,視線炯炯,眼中沒有蒙蔽,什麼角落都看見,不怕痛地指出來,也不因此就佯裝或者自命是誰的一道光。至於救贖或出口,那是人人各自的承擔與碰撞,若主張創作者必須為此負起責任,就是一種貪小便宜。

我不敢妄言自己多麼了解胡遷及其作品,不過承他不棄,這兩年他陸續寫了什麼,會發來給我讀一下,有時我們會在信中聊幾句,有時我工作焦頭爛額難以為繼,他也不介意。這當中的〈大裂〉、〈一縷煙〉、〈荒路〉、〈漫長地閉眼〉等都是我反覆再讀的秀異之作。然而令人比較困擾的恐怕在於,他的作品,不管放在哪一條脈絡下,哪一種已知的模板裡,都顯得不易解釋,像塊在視野中任何位置都無法嵌合的拼圖。要描述為格格不入,當然沒什麼不可以,但我以為也有另一種說法,叫做頭角崢嶸。
 

黃麗群

試閱top

一縷煙

遇到李寧是在租房子的時候,當時金盞村蓋起了第一批板房,這種板房的屋頂是兩片濃郁藍色的鐵片,造價很便宜,而拆遷的時候可以因此多算一倍的住房面積。金盞村的每個人都想多拿這一倍的住房面積,於是從骯髒的每隔五十步就有一個兩立方米垃圾罐的甬道之上,連結著灰色天空的是一片濃豔如金屬的藍色。而我剛從南方的一個美院畢業,想著這裡房租的價格可以接受。

我見到李寧時,他穿了一件灰色馬甲,頭髮短而鋒利,有一個厚厚的大嘴唇。他拎著一隻雞,站在一個垃圾罐旁邊,雞爪子被一條鞋帶拴著,他的登山鞋有一隻沒了鞋帶。

「這是啥?」我說。

「路上抓的!」李寧拎了一下,雞咕咕叫起來,紫色的冠子垂著,搖晃著。

「別人養的你怎麼敢抓!」

李寧厚厚的嘴唇揚了揚,笑起來。

他帶著我,在凹凸不平的小道上走著,穿過一個個的藍房頂,我看到一扇窗戶那兒掛著幾條底褲和一串螃蟹。然後穿過一個院子,旁邊一個低矮的爐子上架著燒水壺,一股臭椿樹的味道。

「我也是剛來,看見那個電線杆沒,我剛轉過來的時候這隻傻逼雞就立在那,我過去牠往後跑,結果後面有隻狗。愣神的當兒我就把雞抓了。真他媽爽。這種散養的吃垃圾的雞肉賊好吃。真他媽爽。」我看著李寧的背,那隻雞在顛簸中並不好受。

房子非常大,有兩間大臥室,客廳有四米高,還有一個獨院。其實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房租可以一月一交。房東給我們講這獨院在四周都不好找,客廳有向陽的一扇小窗。這也都不重要,其實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房租可以一月一交。李寧直接把雞扔到了院子裡。我回到小旅館裡取了兩個旅行箱,當夜就搬了過來。而李寧包裹有很多,他打算第二天租車運過來。我去院子裡把李寧的鞋帶從雞爪子上解下來。我看著一時還站不起來的這隻花雞,想著來到北京已經有四天,那個小旅館的潮濕還未從身上散去。

第二天,李寧把東西搬過來,晚上打算為喬遷慶賀一下,於是去院子裡找雞,結果只看到晾衣繩上一根鞋帶。李寧把鞋帶取下來塞到口袋裡。我說這雞晚上總是叫,吵得我睡不著。

李寧當天晚上跟我講他家裡是養藏獒的,有一個廠的藏獒,他講得興致勃勃,讓我覺得一切都是假的,也許他家裡是養藏獒的,但最多也就三兩隻而已。但也許我想的是錯的,因為李寧很快就開始創作一幅大畫,是幾隻獒犬圍著一個藏民,藏民在跳舞。這張畫很沒有水準,藏民的臉是歪的,畫擺放在一進客廳就看得到的位置。每次我一走進客廳,看到的是一群藏獒圍著一個藏民,藏民的衣擺飛舞,我覺得這張畫很爛,但會經常看它,覺得哪裡有點奇怪。也許奇怪在,為什麼我一回家就要看到五隻狗。而金盞村垃圾味道四溢的胡同裡到處都有那種長不大的土狗,當你走在那條高低起伏的土道上,會有野狗跟著你,你跺一下腳,狗就跑掉了。而回到家,我看著那五隻扭曲的藏獒,它們就一直在那,我跺一下腳,只聽得到回音。我也不能跟新舍友說,你的畫太爛收起來吧。

從南方的美院畢業以後,我畫了幾個行活。其中一個已經很出名,出名的意思是我又畫了這張畫很多次。最初那是一張壁畫,一棟類似天安門的建築,前景長滿了小黃花,後景有大樹,後來改了多次,才終於準確地畫出前景是野菊花,後景是白楊樹。此畫的中央有一行紅色的字,寫著:「延安人民歡迎您」。我總把字留在最後寫。我從沒有想到畢業之後第一份職業性的工作是畫半個世紀以前的壁畫,也沒想到第二份、第三份工作也都是不同大小的「延安人民歡迎您」。我賺了一筆錢,但這跟我要的好像不太一樣,我時常在睡夢中感受到延安人民歡迎您,假如這是真的,那我也可以到延安去租一個獨院的便宜房子,因為那裡歡迎了我。我想著也許李寧的藏獒圖也是一張已經畫了許多遍的行畫,這張畫擺放在從雲南進入藏區的某個小鎮上,最後要在上面加上一行字,每個驅車進入藏區的人都會看到那詭異的舞蹈。而我還有一個朋友,他的那張職業畫是一個毛澤東頭像,他畫了很多次,依然是只有畫幅面積不同,內容一模一樣。我跟他聊起來的時候,他說他感到活在了一個被拋棄的年代裡。

跟隨李寧而來的還有他的女朋友。因為李寧歲數比我大,所以我叫她慧姊。慧姊個子矮,非常爭強好勝。她在每個方面都要表現出我比你知道得多一點。我不喜歡慧姊,因為她總是比我知道得多一點,但這一點我不承認。慧姊負責大部分家務,也包括我的,衣服有時混一起洗,飯也經常一起做了。 ...看全部

詳細資料top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52
出版地:台灣

延伸推薦top

共1篇好評top

  • wu***ol 說:
    多麼沉重的黑,面對這世界壓迫你無力吶喊。當你打開這本小說的剎那,就感受到排山倒海如海嘯般的壓力,對你席捲而來,你想逃,但卻無路可逃。因為上帝早就給你一手爛牌,你只能嘗試從縫隙中,苟且殘喘。
    • 我覺得這篇好評?
    • 實用
    • 精闢
    • 真心
    • 獨到
    • 有趣
    • 還好

商品標籤 (什麼是標籤?)

我的標籤

團體專屬服務top

訂購須知to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