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琉璃美人煞卷ㄧ人如青蔥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1轉世


她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死了。
到底是被斬首於街市上,還是病逝於床榻……她居然想不起來。


四個陰差抓住捆在她身上的鐵鏈,她不由自主被他們拖著向前飄飄蕩蕩。


天上腳下無數陰火流竄,偶爾會落在道旁的曼珠沙華上,瞬間騰起半人高的綠色火焰。碧火紅花,分外妖嬈。


道旁還有無數岔道,許多與她一樣著白衣的新死之人,被陰差們拉著向前飄。有的哭有的笑,也有人喃喃自語著什麼。然而就算是再怎樣痛悔自己的死,也會被這死寂的氣氛消耗光。


最後,只能默默無聲地按照順序,依次前進,通過遙遠的那扇邑都大門。
帶領她前進的陰差停了下來,等候入門。


她懶洋洋地擡眼四望,看看灰暗的天空,看看流竄的陰火,再看看如血一般紅的曼珠沙華。花如龍爪,妖嬈之外,卻還帶著一絲猙獰。


正看得發呆,卻聽身後幾個陰差說道:「這下可不知要等多久,幾個新鬼聒噪的很,不如先餵他們喝點忘川水吧。反正到輪迴的時候還是要喝的。」


忘川?她回頭,卻見一個陰差從懷裡取出一盞漆黑的酒甕,走到道旁,撥開紅花,果然露出一彎清澈的河流。
她說不上那河水是什麼顔色,只覺斑斕璀璨,裡面溶溶包含了不知多少東西。


陰差舀了一甕,走過來掰開一隻新鬼的嘴,不顧他的哭喊,硬給灌了下去。那鬼先是哭得厲害,慢慢地,卻不動彈了,面上浮出一種茫然呆滯的神情,猶如初生的嬰孩。


這樣連喂數鬼,哭聲就漸漸歇了。她見酒甕中還留著一些水,不由伸出手。
「給我看看。」她說。


那陰差上下打量她一眼,冷笑道:「好大膽,敢使喚你大爺。你再說一次試試。」
她只是伸手:「給我看看。」


陰差更不說話,擡手掄起板子就要打,卻被押解她的那些陰差慌忙攔住。
「歇住!你知曉她是誰?!不可魯莽!」


那陰差猶自不服,冷笑道:「我倒想知道她是誰!倘若是什麼貴人星官,又怎會用鎖魂鏈捆住?」


一旁另外幾個陰差將他拖到一旁,低聲道:「只因她死法不爲律條所容,否則誰敢栓她?另她神智未開,否則此刻便教你神魂俱滅。後土大帝都對她忌諱三分,何況是你?」


那陰差倒被唬住了,轉頭仔細打量她,只覺她姿容秀美,卻神情茫然,只是眉宇間偶有煞氣出沒,著實有些古怪。


見她還伸手問自己要酒甕,他無法,只得乖乖遞了上去。
她丟了蓋子,急衝衝地把手塞進去撈,一撈上來,卻是零碎的片段,皆是他人生前的回憶。


再撈,卻是一個魔頭的回憶,燒殺掠奪,無惡不作,最後斬首於街市。
繼續撈,又是一個寂寞宮女,空對滿樹紅花,鬱鬱而終。
一連撈了幾次,卻總沒有歡樂的,不是纏綿病榻就是孤獨一生。


她只覺這些片段熟悉卻又陌生,她想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生前的自己又是做什麼的,不知爲何,就是想不起。


陰差們見她似明非明,心下不由惶恐。此人天資聰穎,任性乖張,要在此時被她窺破了什麼,反而不好對付。只得賠笑道:「姑娘,快進門了。不如等到了裡面,判官斷了生死簿再看罷?」


她乖乖點頭,把酒甕還給那人,四個陰差帶著她飄飄忽忽,轉眼便來到了高聳華美的邑都城門前。


兩隻巨大黝黑的怪神守在門口,見了他們,便是一攔。
「牌子拿來。」


陰差趕緊笑吟吟地掏出朱紅牌子,上面寫了她的姓名以及生平要事。怪神大略一看,臉色微變,仔細看了看她,她卻絲毫不知,只低頭玩自己的衣帶。


「還未開智麼?怎麼能捆得她來?」怪神小聲問道。
陰差搖了搖頭,把手放在脖子上,輕輕一送。怪神頓時了然,猶帶顧忌地看著她,向兩旁退去,一面道:「請進。」


陰差們提著沉重的鎖魂鏈,將她拉了進去。卻見城內亭臺樓閣比比皆是,與人間並無二樣,只不過居民皆爲陰差,偶有老鬼做助手開茶館,都是沒有輪迴之人。


她只覺一切都很新奇,左看右看,倒忘了忘川水的事情。
一直被引到一座華麗樓臺前,樓臺的層層青瓦猶如鳳凰的翅膀,向上展開。上面祥雲籠罩,飛閣流丹,層樓疊翠,真是人世間看不到的奇景。


「姑娘請進。」陰差們恭恭敬敬地將她請了進去,有兩人替她鬆開腰上的鐵鏈,先進中門和判官複命去了。另兩人留下看守著她,等候在大廳內。
青面獠牙的小鬼慌張地端了茶過來,她看那小鬼頭頂的肉瘤長得稀奇,不由伸手去摸,小鬼嚇得面如土色,當場哭了出來,一疊聲叫:「饒命饒命!」


陰差趕緊喝退小鬼,強笑道:「姑娘莫怪,他剛當值沒見過世面。就饒了他一次吧。」


她乖乖點頭,又道:「我只覺得他頭頂的肉瘤有趣,不能摸麼?」
陰差只有苦笑,心道:你是衆鬼的剋星,誰敢讓你摸一個指頭呢?(待續)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