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戰國縱橫(卷一) 潛龍勿用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第一章 眾公侯孟津朝王 公孫鞅孤膽使魏


公元前三四四年,時交三月,秦宮後花園裡春意盛濃,百花鬥豔,百鳥鳴囀。芳草坪上,蜀國國君去歲進貢的幾隻孔雀正在嬉戲。兩隻發情的雄孔雀,為了爭奪幾隻雌孔雀的芳心,在那裡肆意奔跑,鳴叫,開屏,竭其所能地展示雄性魅力。


百步開外的賞春亭上,秦孝公和大良造公孫鞅相對而坐,似乎對這春景春情視而不見。秦孝公陰沉著臉,目光落在几案上的那只檀木傳檄上。傳檄是魏惠侯半個月前發來的,檄文要他於丁未日申時之前趕赴孟津,朝見周天子。


一陣長時間的沉默之後,公孫鞅抬起頭來,語氣中不無懇求:「君上,該備的微臣全都備下了,五千將士整裝待發。眼下尚有三日,這就動身,路上趕急一點,也還來得及!」


秦孝公並不作答,兩眼仍舊牢牢地盯在傳檄上,似乎要將這幾塊寫著黑字、被金線串結起來的木櫝看穿。


公孫鞅再度懇求:「君上,要不,就讓殿下和微臣走這一趟?」
秦孝公依舊沒有說話,眼睛也未從傳檄上移開。
公孫鞅長嘆一聲,復又垂下頭去。


又過一時,秦孝公終於抬起頭來,眼睛轉向公孫鞅,鼻孔裡哼出一聲:「哼,什麼孟津朝王?他魏罃眼中何時有過周王?他這是居心叵測,是藉機會號令天下!」


公孫鞅接道:「號令天下倒在其次,尋釁伐我才是其心!君上,這些年來,我變法圖強,國勢日大,魏侯坐臥不安,早就尋思謀我了。眼下他是萬事俱備,就缺一個藉口。此番會盟,君上不可不去啊!」


秦孝公略顯吃驚:「哦,愛卿是說,魏罃會盟,意在伐我?」
公孫鞅點了點頭:「是的。微臣探知,幾個月來,魏侯藉口保護孟津之會,頻頻調動兵馬,將駐守大梁的四萬武卒移防崤山、函谷一帶,河西少梁、臨晉關、陰晉等地大幅增兵,關防盤查甚嚴。這且不說,魏又徵召許多工匠,正在日夜趕製攻城器械!」


秦孝公冷笑一聲:「他要敢來,就讓他來好了!」
公孫鞅急道:「君上——」


一陣更長、更難熬的沉默之後,秦孝公抬頭望向公孫鞅,輕嘆一聲:「唉,縱使寡人去了,魏罃真要尋刺,還能尋不出來?」


公孫鞅道:「君上要是不去,這刺就不用尋了!」
秦孝公再次低下頭去,沉思有頃:「若是列國公侯不去,唯獨寡人去了,豈不成為天下笑柄?」


公孫鞅道:「君上,如果不出微臣所料,列國公侯說不準早已到了!」
秦孝公道:「愛卿為何這般肯定?」


公孫鞅道:「因為魏侯找的藉口,實在太好。慶賀武王誓師伐紂七百週年暨朝見周王,聽起來冠冕堂皇,列國公侯沒有理由不去!」


「哦?」秦孝公似乎不太相信,「你且說說,都是哪些公侯會去?」
公孫鞅道:「中山及泗上小國自不必說,單說幾個大國,燕國最弱,燕公不敢不去。趙、韓與魏同屬三晉,且又與魏比鄰而居,趙侯、韓侯不會不去。齊公是個大滑頭,必不會在這件事情上與魏罃翻臉。至於這楚王去與不去,微臣倒是不敢斷定!」


秦孝公沉思有頃,眉頭緊皺:「愛卿是說,連齊公也可能去?」
公孫鞅點了點頭。
秦孝公再次陷入沉思。


公孫鞅的目光一絲也沒有離開秦孝公,等待他的最後決定。


秦孝公緩緩地抬起頭來,表情剛毅,態度堅決,幾乎是一字一頓:「公孫愛卿,十八年前,先君為光復河西,與魏罃大戰三月,中箭駕崩。寡人曾在先君靈前起過重誓,不報先君之仇、不雪河西之辱,寡人誓不踏入魏境半步!十八年來,寡人這麼做了。這一次,寡人也不想破例!列國公侯要去朝王,就讓他們去朝好了。」


秦孝公說完,緩緩地站起身子,竟然不與公孫鞅作別,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望著孝公漸去漸遠的背影,公孫鞅目光錯愕。(待續)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