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燭光盛宴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前情提要



我三十二歲時,大姑交給我一樣東西,她躺在一張荷蘭進口的柔軟大床上,乾薄的手背浮現A4大小的紙盒,附上一張地址,說:「送去這裡。」為什麼由我

送?大姑說:「伊過八十歲生日,本應建雄送去,此時伊人在國外,汝在台北識頭識路,就幫姑送去。」



我手裡握著紙盒,站在漆色暈褪的荷香門扉,日式門院飄著木香味。她開門,身體擋在滑開的兩臂寬的門縫裡,背略駝,黑底密排細小黃花的襯衫包著她細瘦的肩膀,她的臉像一朵開盡臨於凋落的花朵。老太太領我走向她的客廳,她把紙盒放在沙發座前的茶几上,給我一杯她從廚房拿過來的淡茶。她說,她不知道菊子有個姪女這麼大了,她稱呼大姑菊子,那是大姑在殖民時代的名字。



老太太的家所在的眷村區即將改建,一天,她拉開壁櫥裡的一個抽屜,拿出大姑送給她的細細的血管,她交給我的是一盒八十歲禮物,那個大小的紙盒,語氣輕柔的說:「這個東西請妳帶回去幫我保管,裡面是一本照相簿,請妳有空時翻翻那些照片。」



老太太要我做她的代筆人,寫下她的故事:

白家位處內陸小鄉,以炒瓜子,醃漬蜜餞、筍乾為業,大半村人都依靠白家產業為生,白家家族經營的腹地遍及東南諸城、北邊城市、東南亞。白老爺的獨子夭折,夫人體弱,長年臥床, 女兒泊珍十八歲了,父親幫她物色了一個壯漢王順,培育子嗣,延續白家香火。



泊珍連生了男孩壯和女孩櫻,她不要當家產繼承人,她要安排自己的人生。離家,碰上日軍開打,泊珍與好友桂花一同加入紅十字會的護理人員。泊珍遇上從事醫療補給的龐正,結了婚; 桂花也嫁給了劉德。隨著戰火蔓延,醫療團隊遷往重慶,復又遷往南京,再到台灣。



泊珍和桂花兩家大人小孩共八人,一同搭船隨軍隊來到台灣新竹落腳。來台後,泊珍離開了軍醫系統,桂花仍擔任護士工作。來年春天,她倆先後懷孕,桂花生產時大出血,產後身體一直未能復原。泊珍懷著身孕,又要代替桂花媽媽照顧桂花,還要照顧四個小孩,兩家的男人又隨時可能被部隊派遣到外地,她拿出從家鄉帶來的金子兌現,決定找來二個幫傭,先是找到春信照顧桂花一家,春信又介紹表姐菊子來為泊珍一家人工作。泊珍生下澄台的同時,桂花病逝了。兩家人這麼多張嘴要吃飯,還有兩個幫傭的費用,泊珍越感生活的重擔,不得不為生活想辦法,開始做起故鄉父親經營的醬菜、蜜餞等生意,由菊子幫忙採買水果,拿到市場販售。



一日,突來的消息,龐正的醫療團隊,將要調往台北……(待續)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