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怨氣撞鈴(卷二):根鬚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陳來鳳的丈夫李根年攥著聽筒,只覺得一顆心都要從胸腔裡蹦出來,他用一隻手捂住話筒,僵硬地轉過身來。
那裡,角落裡的沙發上,自己的三歲兒子菜頭擺著積木,咯咯咯笑得正歡,逗他玩的是個年輕的女孩兒,長長的捲髮,穿黑色羽絨衣,雪帽上綴著一圈柔軟的絨毛,映著窗外透進的斜陽餘暉,好像閃著光澤一般。
似乎察覺到李根年的異樣,那女孩轉頭看他。
李根年一開口就帶了顫音:「季,季小姐,找大鳳的電話。」
季棠棠站起身走到電話機旁,豎起食指貼在唇邊,示意李根年不要講話,頓了一頓,鎮定地接過聽筒:「喂?」
那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妳好,請問是陳來鳳陳女士嗎?」
「我就是,請講。」
十三雁向岳峰使了個眼色,示意通上話了,語氣也隨之客氣起來,「妳好,妳還記得我嗎,大概三年前的時候,我從妳那經手過一塊老坑玻璃種,我姓沈。」
季棠棠笑了笑,聲音很平靜,「生意上的朋友太多了,我不記得了。妳哪裡?」
十三雁暗叫慚愧,其實當年那樁生意,中間有牽線人,她並沒有跟這個陳來鳳有什麼接觸,這麼說只是故作熱絡,沒想到對方這麼直白。
她清清嗓子:「我在雲南,古城。我姓沈,沈家雁,瀋陽的沈,家庭的家,大雁的雁。是秋天的那個大雁,不是那種小燕子。」
「哦,雲南,古城,沈家雁,瀋陽的沈,家庭的家,大雁的雁。」
季棠棠用目光示意了一下李根年,很慢很清晰地把十三雁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李根年拿筆的手直哆嗦。
「是這樣的陳女士,妳手頭還有貨嗎?如果有同樣的貨色,我還想入一塊,價錢可以談。」
「有。沈小姐住古城哪裡,我好像有點印象了。」
「風月客棧,一打聽就是。陳女士,關於玉的事……」
說到這裡,她突然咦了一聲,將手機拿到眼前:「怎麼就斷了……破手機……」

季棠棠撳斷電話之後,很不客氣地把卡口的線也給拔了:「估計會再打來,這幾天線就別連了。」
李根年低著頭看紙上記下的訊息,嘴唇一直在抖索,季棠棠暗暗歎了口氣。
雲南古城,靠近緬甸,地點跟她想得差不多。
「這個沈……沈家雁,」李根年抬起頭,眼圈泛紅,攥著紙的手捏得緊緊的,「會不會是她……害了大鳳?」
「這個很難講,」季棠棠沉吟了一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個電話一定是關鍵。」
李根年不說話了,角落裡,被冷落的菜頭不滿起來,撅著嘴摔打著手中的積木,季棠棠笑了笑,見李根年的情緒一時間難以平復,索性先過去哄哄菜頭。
菜頭很快就不鬧了,伴隨著季棠棠的軟語撫慰,不時發出咯咯的笑聲,李根年的眼前漸漸模糊起來,恍惚中,似乎坐在那裡逗菜頭開心的並不是季棠棠,而是妻子大鳳。
算起來,妻子大鳳失蹤也有三年了吧。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