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詳情)

御前孤娘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楔子

做鬼很辛苦的。

做吊死鬼很辛苦的。

做吊死鬼、還是沒有嫁過人的吊死鬼,更比一般的吊死鬼辛苦。

若是要說辛苦的程度,大概有一百重天那麼高……

不過,吊死鬼不可能到一百重天那種高級的地方去,所以到底一百萬重天有多高,京娘一開始並不知道。

京娘最先知道的,是她的身子發沉,像一身泡了水的襖子,直往下墜。腦子卻輕得像雲絮一般。

雲一直往上飄、飄、飄……最後把那件太沉重的襖子丟下了。

她睜開眼睛,對上一張女人的臉,那張臉似曾相識……

「看什麼?那就是妳!」

冰冷的鎖鏈撞擊聲、伴隨著磨剃刀般扁平銳利的聲音出現。

京娘回頭,看見兩名面無表情的鬼差向她走來。

三鬼六眼相望,京娘卻不覺得害怕,她回頭看看掛在房樑上的自己,繡著花鳥的青緞嫁衣在黑暗裡閃著幽幽的光。

像誰的眼睛笑著一眨一眨。

「像這種老月亮圓、星子拉稀似的時候,可千萬別走過柳樹,柳枝無風飄起的時候,就是女鬼抓替身哪!」……

京娘飄過姪兒姪女們的房間時,聽見乳母殷殷地囑咐著孩子,但她的耳朵正忙著聽別的事──她生前不可能知道的祕密。

「人有天地人三魂,死後,人魂留在人間依附在神主牌或墓地上,地魂下到陰間按生前功過接受審判、服刑。最後一條是天魂、也稱元魂,會上天等待轉世,然後三魂才能再次合一……」鬼差的鎖鏈套在京娘脖子上,一邊走、一邊對著京娘像背書一樣快速地說完:「下去聽判,分離三魂後,人魂就可以回來了。」

鬼差的鎖鏈冰冷而沉重,她隨著鬼差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來到一處很像官府的地方,鬼差拿來一面鏡子照著她,像是一桶冰水從頭淋下,她才忽然醒了。

覺得有什麼東西從腹中湧上來,一個鬼差拿了一個小甕過來、另一個鬼差往她背上用力一拍,她便看到一團東西從她口中掉進甕裡,她正在想這地府真好、還有人專門伺候痰盂?卻見鬼差們隨即扣上蓋子,把甕拿走了。

「判公,元魂分離。」鬼差說。

京娘抬頭一看,一個紅袍判官站在她前方,判官拿著一本帳簿似的冊子,一樣面無表情地說:「趙京娘,蒲州解良縣小祥村人氏,十六歲,未嫁,懸樑自盡而死。」

京娘還來不及回想,判官捧著帳簿一件一件把她這十六年間做的事都唸來,卻不問京娘是否如此。

最後,判官轉身往後走,京娘這才發現,正前方一張大案後面坐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一身黑底織錦官服,看不出上面織的什麼花紋,眼睛半閉著,到底把京娘的案子聽進了幾分,誰也不知道。

紅衣判官把帳簿放到案上,恭敬地說:「閻君,這女子生平無甚過犯,只是父母欲將她嫁人,對方拒絕,這女子便自盡了。」

「喔,這樣。」閻君咕噥著說,像是說夢話:「小娘子,忒莽撞了。」

京娘腦中一片空白,她不太記得這件事,又隱隱覺得不是,可是閻君好像要做決定了,她連忙說:「那個……兩位官人……」

「啊?」閻君從案後伸了伸身子,像一隻探出頭的老烏龜。

「剛才這位官人說的事……妾都不記得……」京娘腦中一片空白,卻隱隱覺得事有蹊蹺,她摸摸自己的頭,有點困惑地說:「妾為什麼都不記得了呢?」

閻君咳了起來,擺了擺乾枯的手,判官冷冷地說:「妳是含冤而死,冤鬼只要記得一件事、也只有完成了那件事才能繼續投胎。」

「官人的意思是?」

「有冤報冤。」判官說,跟旁邊的鬼差們一起翻了個白眼,似乎這個問題笨到了極點。

閻君還在用力地咳,咳得連京娘都怕他把肺給咳出來。

判官似乎見上司暫時失去辦公的能力,從鼻中噴出氣來,嘖了一聲,拿起硃砂筆,在帳簿上寫了幾行字,又拿起一張紙刷刷刷地寫完。

「咳咳咳──咳呸──嘔──」閻君一邊用帕子摀著嘴乾嘔,一邊空出一隻手拿起一個大印,砰地一聲在紙上蓋好。

那判官把紙拿給鬼差,鬼差們粗魯地扯過京娘的手臂,把紙貼在上面,不一會兒,紙上的字跡就全都印在京娘臂上,而閻君大印就蓋在京娘手背。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