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尋找被詛咒的彩畫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第一個故事 尋找破舊的手套◎

1.
好多雙眼睛看著他。
迅速一瞥,直覺告訴自己,台下約莫有三十雙眼睛正盯著他看。
一比三十。懸殊的比數。
他偷瞄了窗外一眼。外面那幾棵樹枝葉茂盛,一眼望去綠油油一片。戶外平靜無風,有隻麻雀飛掠而過。但他不是麻雀,逃不了,也不能轉移視線太久。如果每道目光都像飛箭般投射過來,那他大概已經遍體鱗傷了。
他不喜歡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能越低調越好,最好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這是轉學生避不掉的局面:孤身一人站在講台上,沒有夥伴,誰也不認識,彷彿赤裸裸地曝露在大家面前,這種滋味他現在終於嚐到了。
他屏氣凝神,強迫自己正眼看著大家。台下的同學們有人的眼神呆滯,有人帶著敵意,有的像是在幸災樂禍看好戲,幸好大部分的眼神只是流露出好奇的意味。
「新同學可能有點害羞。我們給他拍拍手,鼓勵一下。」
從右側響起的聲音,簡直有如當頭棒喝,一語驚醒了夢中人。對了,班導還站在他的右邊,等著他向全班同學自我介紹。糟糕,老毛病又犯了。他恍神了多久?五秒鐘?還是五分鐘?全場響起零零落落的掌聲。他視線往下移動,鎖定台下某道柔和的目光,視線掠過鼻梁,停留在輪廓極其明顯的人中上面,然後開口講話。
「我叫做沈揚,剛從T市搬到這裡來。請大家多多指教。」
台下有人暗地交談,有人噗哧一笑,但也有人繼續目光呆滯……。可惡,腦袋裡只能搬出這麼老套的台詞。剛才講那句話時有破聲嗎?他覺得臉頰好像有點發燙。

「我知道為什麼有同學會笑,」班導說道:「這個名字聽起來有點耳熟,像個地名對吧?沈揚同學,請你再進一步介紹自己,越詳細越好。」
他想了一下才開口,「我姓沈,沈括的沈;單名揚,揚州的揚。」
台下更是議論紛紛。
「沈括是什麼?揚州又是啥?」
「你這個笨蛋,沈瓜就是一種可以吃的瓜!」
「是嗎?那揚州就是一種可以喝的粥?」
「嗯……應該是吧。」
問話的是個瘦子,回話的是個胖子。
「你們倆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東西?怎麼都是一些可以吃下肚的食物。」
現在加入了第三方的討論。這人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矮,唯一特徵是有雙瞇瞇眼。
「不然是什麼?你來說說看。」
「沈括就是……就是……」
「我看你才是笨蛋。我們倆的腦袋至少還裝了東西,你的腦袋空空如也,連個屁也想不出來。」
「沒錯沒錯,民以吃為天。至少我們腦袋裡裝了吃的東西,這可是很重要的啊,哈哈哈。」
原本對罵的兩人突然聯合陣線,一起對付共同的敵人。這時有個女生插嘴。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清澈,猶如寧靜無波的湖水。
「是『民以食為天』才對,不是吃為天。」
「還不是一樣。『食』跟『吃』意思差不多,只差一個字嘛。」胖子說道。
「是嗎?」瘦子突然窩裡反,「你會說『給我食物吃』,還是『給我吃物食』?這兩句話聽起來差多了。」

「沒錯,」瞇瞇眼也插話了,「你要指責一個笨蛋『白痴』,卻罵成『白食』,人家聽得懂嗎?到底是罵人腦袋裝糨糊,還是罵人吃東西不付錢?」
「喂,白痴的『痴』跟吃東西的『吃』是同音不同字。」
「那又怎樣?反正就是差很多!」
真是一團混亂。有個女生小小聲地說:「男生真是幼稚。」
沈揚可以容忍七嘴八舌的閒扯淡,但他決不淌這種渾水,反正有人願意填補沉默的空白時刻,這也沒什麼不好。
接著有人舉手發言。是那位聲音清澈的女生。
「沈括的『括』是括號的『括』,這個人是北宋的科學家,據說指南針的發明可能和他有關,」她接著說:「揚州的『揚』是發揚光大的『揚』,州是加州的『州』,這是地名,去查字典就知道了。」
她一說話全場鴉雀無聲,說完後又爆出如雷掌聲。
「不愧是班長,什麼都難不倒她。」
「這種冷知識也知道,真是太厲害了。」
「班長是我們女生的驕傲!」
「早就跟你說過不是食物名。」
「你什麼時候說過了?」
不管到什麼地方,雜夾不清的人絕對少不了。
「既然揚州是地名,那麼加州一定也是地名,對吧?」胖子說道:「我差點以為加州是指『再加一碗粥』。」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