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宿主(電影書衣版) The Host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序 嵌入


診療師的名字叫做弗茲‧迪‧瓦特。


因為他是一個靈魂,所以天性良善,不但悲天憫人、耐性十足、誠實正直,而且充滿愛心。平常很少看到弗茲焦慮不安。
想要看他大動肝火,更是難上加難。不過因為弗茲寄居在人類的軀體內,所以有時也難免會動怒。


當他聽到實習生在手術室遠處角落交頭接耳時,雙唇馬上就緊抿成一條線。這個表情在一張常堆滿笑容的臉上出現,顯得很不搭軋。


他的助理戴倫看見他的臭臉,便拍拍他的肩膀。
「弗茲,他們只是好奇而已,」他輕聲說。


「嵌入的過程一點也不有趣,也沒什麼挑戰性。任何一個走在大街上的靈魂,都有本事在緊急情況下執行嵌入手術。今天他們來實習,根本學不到什麼。」弗茲聽見自己平時鎮靜的語氣變得尖銳帶刺,不禁大吃一驚。


「他們以前從沒見過成年的人類,」戴倫說。
弗茲揚起一邊眉毛。「難道他們看不見彼此的臉嗎?他們沒有鏡子嗎?」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是說,未被馴化的人類,未被置入靈魂的人類。他們還是叛亂暴徒。」


弗茲望著那個臉朝下躺在手術台上、已失去意識的女孩軀體。一想起搜捕手把她帶來診療室時,那殘破身體的可憐模樣,他的悲憫之心就油然而生。她承受了多麼大的痛苦啊……


當然,如今的她已經是完好無瑕,完全痊癒。弗茲把她給治好了。


「她看起來就跟你我一樣,」弗茲對戴倫低聲說。「我們都有人類的臉孔。而且她醒來之後,就是我們的一份子了。」
「他們只是覺得興奮罷了。」


「我們應該要對今天植入的靈魂表示敬意,而不是讓她即將寄宿的身體被人這樣看來看去。她在適應的過程中,要承受的折磨已經夠多了。還要她經歷這個,並不公平啊。」他所謂的「這個」,並不是被人粗魯地觀看這麼簡單。弗茲聽見自己的口氣又變尖銳了。


戴倫又拍了拍他。「沒事的。搜捕手只是要取得情報和——」
一聽到搜捕手這三個字,弗茲看著戴倫的眼神就只能用「怒目以對」來形容。戴倫震驚地眨了眨眼。


「真抱歉,」弗茲馬上陪不是。「我不是有意要這麼悲觀。我只是替這個靈魂擔心。」
他的目光移到手術台旁的超低溫貯存槽。光線呈現穩定的暗紅色,表示裡面裝有靈魂,而且處於冬眠狀態。


「這是我們特別挑選來執行任務的靈魂,」戴倫語帶安慰地說。「她是我族出類拔萃的精英,比任何其他同類還要勇敢無懼。從她的生命歷練就可證明一切。我想,要是有機會親自問問她的話,她會自願出任這項任務的。」


「我們之中,若有人被問到願不願意為了更遠大的福祉貢獻心力,有誰會拒絕呢?可是真的是這麼回事嗎?這麼做,真的能促進更遠大的福祉嗎?我認為問題不在於她願不願意,而在於什麼才是合理要求一個靈魂去承受的事。」


實習生剛好也在討論這個冬眠中的靈魂。這些耳語,弗茲聽得一清二楚;他們現在音量漸漸提高,興奮莫名,越講越大聲。


「她住過六個星球咧。」
「我聽到的是七個耶。」


「我是聽說,她從沒在同一種寄主身上,住過兩世。」
「怎麼可能?」


「她幾乎啥都當過了。花兒、熊獸、蜘蛛——」
「海草、蝙蝠——」
「她還當過龍呢!」


「我才不信!不可能住過七個星球吧。」
「至少七個。她是從根源星球開始起家的。」
「真的假的?根源星球?」


「請肅靜!」弗茲打斷他們。「假如你們不能從專業的角度,安靜地實習,我就要請各位離開了。」(待續)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