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詳情)

邊境森林二部曲:徘徊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我注視那杯被侵犯的茶。「沒什麼,新髮型?」
她完美的金色髮鬈不見了,換成直截了當的短髮,讓她看起來既美麗又受傷。
伊莎貝拉挑起一邊眉毛。「山繆,我從來不知道你喜歡明知故問。」她說。
「我沒有。」我說,將紙杯中的茶原封不動推向她,讓她喝完。從她喝過的杯中喝茶似乎有太多弦外之意。我續道:「不然我就會說:『嘿,妳不是該在學校嗎?』」
「說得好。」伊莎貝拉說,喝著我的飲料,彷彿那本來就是她的。她優雅懶散地坐在高腳凳上,我駝坐著像一隻禿鷹。牆上的時鐘滴答報秒。店外,依然濃重一如冬日的白雲沉沉懸在街道上。我看著一滴雨珠滑下窗戶,彈了一下,凍結,落到人行道上,心思從我破舊的吉他漂浮到放在櫃台上的曼德爾斯塔姆)詩集


『我該拿他們賜予我的這具身軀如何是好?與我如此相屬,與我如此相親。』


最後,我傾身向前,按下嵌在櫃台面的音響系統播放鍵,讓音樂開始在頭頂上播放。
「我最近一直在我家附近看見狼。」伊莎貝拉搖動杯子裡的液體說道。「這嘗起來像剪下來的草。」
「對身體好。」我說,強烈希望她沒拿走那杯茶。在這寒冷的天氣中,那杯滾燙的液體像一張安全網。即使知道我已不再需要它,手中捧著那杯茶時我會覺得比較安全。「離妳家多近?」
她聳肩。「從三樓,我可以看見牠們在林子裡。顯然牠們沒有自衛的自覺,不然就會避開我爸,他可不是個狼迷。」她的視線落在我脖子上不規則的傷疤。
「我知道。」我說,伊莎貝拉也同樣沒有變成狼迷的理由。「如果牠們之中有誰恰好變回成人形,在妳家附近遊蕩,妳會讓我知道,對吧?在妳讓令尊將牠們變成填充標本擺設在你家前廳(foyer)之前?」為了柔化這句話的效果,我學法國人發foyer的音:ㄈㄨㄚ ㄧㄝ。


伊莎貝拉鄙視的眼神可以讓任何人僵化成石。
「說到ㄈㄨㄚ ㄧㄝ,」她說。「你現在自己一個人住在那間大房子嗎?」
我沒有。部分的我知道自己應該留守貝克的房子,以便其他狼族成員在抖落冬天,變回人形時迎接他們,並尋找那四隻應該已準備好變身的狼族新血,但是另一部分的我一想到回去那裡卻再也看不見貝克就無比厭憎。
總之,那裡不算家。葛蕾絲才是我的歸屬。


「對。」我對伊莎貝拉說。
「騙子。」她說,附上一個尖刻的笑。「葛蕾絲說謊的技巧比你高超多了,告訴我醫學叢書放在哪裡。別那麼驚訝—我來這裡的確有正事。」
「我相信妳不是無緣無故跑來。」我說,指向角落。「只是還不確定妳來的原因。」


伊莎貝拉滑下高腳凳,依照我的指示走向店內一隅「我來這裡是因為有時候維基百科不是萬事通。」
「妳可以寫一本書,內容是在網路上查不到的東西。」我說,在她遠離之後終於能夠再度呼吸,開始將一張發票副本摺成小鳥。
「這你比較了解。」伊莎貝拉說。「因為你是那個曾經身為奇幻生物的人。」


我扮了個鬼臉,繼續摺我的鳥。發票的條碼讓其中一邊翅膀帶有單色的直紋,讓沒有花紋的那側翅膀看來較大。我拿起一枝筆,準備在另一邊翅膀上畫條紋,但在最後一刻改變心意。「妳到底在找什麼?我們沒有多少真正的醫學叢書,大部分都是自療和整體醫學的書。」


伊莎貝拉蹲在書架旁說道:「我不知道,等我看到就知道在找什麼了。那叫什麼來著—那本大部頭可以拿來擋門的書?囊括所有可能發生在人身上的毛病?」
「憨第德。」我說,但是店裡沒人能領略這個笑話,所以在一陣沉默之後,我提議道:「默克診療手冊?」
「就是它。」


「我們沒有現書,可以叫貨。」我說,不需要查看庫存就知道我說的沒錯。「新書不便宜,但我也許可以幫妳找一本二手的,還滿好用的,因為疾病一般變化不大。」我在紙鶴背上穿過一條線,站上櫃檯面將紙鶴掛到頭頂上。「那有點殺雞用牛刀了,不是嗎?除非妳打算當個醫生?」
「我想過這件事。」伊莎貝拉以如此嚴肅冷然的態度回答,我一時沒領悟她正對我推心置腹,直到店門再度響起「叮」的一聲,迎進另一名客人。(待續)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