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活動期間:2018.2.9 - 2018.4.30
青澀歲月的每一個璀璨夢想裡,都有瓊瑤唯美浪漫的身影。──知名譯者暨東美出版總編輯,李靜宜

瓊瑤的小說與電影負載了一整個時代的文化記憶,是許多人成長過程中溫馨的回憶。她的小說不止描寫愛情,還呈現出上一代離散經驗與下一代台灣青年追求自我的衝突與諒解,更提出女性自覺與親情、愛情的糾葛。她描寫人性的複雜甚至黑暗,最後仍帶給我們希望與救贖。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台灣語文學系教授,林芳玫 經過半世紀歲月的淘洗,瓊瑤的小說非但未曾褪色,濃烈的愛情故事反而更加蕩氣迴腸。一段段的情感糾葛,依舊刻骨銘心;一句句雋永溫潤的對白,依然讓人沉醉低迴。時間證明,瓊瑤果然是寫情寫愛的第一人!如果覺得當今的言情小說太過濫情、太過浮誇、太過淺薄,那就讀瓊瑤吧!
──新媒體工作者,范立達 如果愛情是人類的發明,對於二十世紀後半段的華人閱讀者來說,瓊瑤的小說創作如愛迪生發明了燈。──知名音樂人,姚謙 曾經,那是一段林青霞、秦漢、秦祥林的電影被稱為「文藝愛情電影」的歲月, 曾經,那是一段談情說愛的小說被稱為「文藝小說」的歲月, 曾經,在那段歲月裡有個共通的名字:「瓊瑤」。 這個名字,在我青澀的學生時期,佔了極大的比重。 是的,我們都曾是文藝美少年、美少女,而瓊瑤的作品陪我們走過那段很文藝的美好時光。 當許多人說著瓊瑤的作品太過夢幻之時,我讀著以家暴性侵為主題的「失火的天堂」,看著挑戰禁忌師生戀的「窗外」,借腹生子的「碧雲天」,不懂為什麼即使放在現今社會依然鮮辣無比的小說會「太過夢幻」。 瓊瑤的作品一直被我認為是女性議題的起蒙者,並不因內裡華美的文字、柔弱的女主角,就讓這些真實的題材不再真實。若真有,也該說,在這現實的題材之外,瓊瑤以她柔美的筆調輕輕訴說,讓我們能較為順利地服下糖衣之下的苦,然後細細反思那滲出來的餘味。 當然,不只苦,也有甜,也有美,也有善良,也希望。 受盡壓迫的弱女子以強悍之姿回歸復仇,寡居的女人勇敢追尋真愛。 世界放了太多教條規範在女人身上,而瓊瑤在她的作品裡,一一打破。 她是我的啟蒙者,也是我最敬重的文壇前輩。 她在這個冷硬的世界裡,訴說著柔美而現實的真理。 這是一個我們永遠不會忘記的名字,一套值得我們再看一次的作品。 瓊瑤作品集,推薦給您。──暢銷作家,凌淑芬 最具跨時代影響力的傳奇言情作家,對我來說除了瓊瑤女士,沒有第二人。──人氣作家,晨羽 一九六三年,瓊瑤出版《窗外》時,我是高二的學生,這本小說可能是我最早的文學啟蒙。稍後她完成《六個夢》時,我已經是歷史系的學生,那可能是一九六○年代的傑出短篇小說,到今天仍然難忘。──國立政治大學講座教授,陳芳明 一九六四,周旋於三兄弟之間的民初女子婉君,現身戒嚴台灣;二〇一四,網路鄉民婉君,相繼出現在台北市長選舉的不同陣營。幾度夕陽紅之後,當《六個夢》裡的婉君歸來,歸來的是什麼?是《窗外》在「開窗以後」啟動的論爭,有文學的雅俗問題,也有社會學的文化政治;歸來的也是「桌上孫文,抽屜瓊瑤」的記憶,那讀過三民主義一代人的青春。
──國立臺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張俐璇 我覺得我寫的歌詞最源頭的指引就是瓊瑤的愛情小說。──知名音樂人,許常德 瓊瑤是七○年代,台灣藝文界的傳奇,也是最受人喜愛的作家。每一部新書的問世,洛陽紙貴,盛況空前,無人能敵。 瓊瑤文學涵育深厚,天賦極佳,她的書寫是塵世間悲歡離合的歲月啟示錄,是無常生命、無碼人生的縮影。是青少年心理失衡的庇護所,也是苦悶芸芸眾生紓解壓力的藥方。 這位被美譽為華人世界最有天分、最美麗、最有內涵的美女作家,其用字、文采、風格,獨特出眾,輝煌四方,更有人拿西班牙的胡立歐,希臘的歌后娜娜來讚美瓊瑤的小說,皆是人生難得之心靈饗宴,一樣的美好,讓人彷彿置身於桃花源,人間淨土,純潔不染,渾然忘我。 近年來,她心愛的良人病了,讓她嘗盡生離死別的痛苦,她徘徊在希望與絕望深淵裡,時時刻刻在百般傷心裡掙扎和放棄生存中穿梭,度過取捨之間的兩難。 晚年歲月她的困境、她的痛楚,讓天下的讀友不捨與心疼。 平鑫濤與瓊瑤是吾國的榮光與資產,他倆在文學界的深耕,豐富國人的精神生活,令人尊敬與感動,他倆對文化界的貢獻與價值,不遜於諾貝爾文學獎那桂冠的光環。願上天與眾神保佑他們能早日轉危為安、轉苦為樂,使他們的人生落幕,平順圓滿。──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發行人,曾大福 瓊瑤作家所寫愛情小說,是臺灣人成長過程中必讀的國民文學,也是大眾文化研究學者無法迴避的經典。──國立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黃美娥 年輕時對於愛情的嚮往來自於瓊瑤阿姨的小說及後來拍成的電影,至今再次讀起,還是依然浪漫如往昔,無人能超越。──華文創總監製,葉如芬 瓊瑤不只在文學上成就非凡,她的名字在台灣影史上就等於是一個類型。──知名影評人,塗翔文

繁花盛開日,春光燦爛時

  我生於戰亂,長於憂患。我瞭解人事時,正是抗戰尾期,我和兩個弟弟,跟著父母,從湖南家鄉,一路「逃難」到四川。六歲時,別的孩子可能正在捉迷藏,玩遊戲。我卻赤著傷痕累累的雙腳,走在湘桂鐵路上。眼見路邊受傷的軍人,被拋棄在那兒流血至死。也目睹難民爭先恐後,要從擠滿了人的難民火車外,從車窗爬進車內。車內的人,為了防止有人擁入,竟然拔刀砍在車窗外的難民手臂上。我們也曾遭遇日軍,差點把母親搶走。還曾骨肉分離,導致父母帶著我投河自盡……這些慘痛的經驗,有的我寫在《我的故事》裡,有的深藏在我的內心裡。在那兵荒馬亂的時代,我已經嘗盡顛沛流離之苦,也看盡人性的善良面和醜陋面。這使我早熟而敏感,堅強也脆弱。   抗戰勝利後,我又跟著父母,住過重慶、上海,最後因內戰,又回到湖南衡陽,然後到廣州,1949年,到了臺灣。那年我十一歲,童年結束。父親在師範大學教書,收入微薄。我和弟妹們,開始了另一段艱苦的生活。可喜的是,這段生活裡,沒有血腥,沒有別離,沒有遷徙,沒有朝不保夕的恐懼。我也在這時,瘋狂的吞嚥著讓我著迷的「文字」。中國的《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都是這時看的。同時,也迷上了唐詩宋詞,母親在家務忙完後,會教我唐詩,我在抗戰時期,就陸續跟著母親學的唐詩,這時,成為十一、二歲時的主要嗜好。   十四歲,我讀國二時,又鑽進翻譯小說的世界。那年暑假,在父親安排下,我整天待在師大圖書館,帶著便當去,從早上圖書館開門,看到圖書館下班。看遍所有翻譯小說,直到圖書館長對我說:「我沒有書可以借給妳看了!這些遠遠超過妳年齡的書,妳都通通看完了!」   愛看書的我,愛文字的我,也很早就開始寫作。早期的作品是幼稚的,模仿意味也很重。但是,我投稿的運氣還不錯,十四歲就陸續有作品在報章雜誌上發表。成為家裡唯一有「收入」的孩子。這鼓勵了我,尤其,那小小稿費,對我有大大的用處,我買書,看書,還愛上了電影。電影和寫作也是密不可分的,很早,我就知道,我這一生可能什麼事業都沒有,但是,我會成為一個「作者」!   這個願望,在我的成長過程裡,逐漸實現。我的成長,一直是坎坷的,我的心靈,經常是破碎的,我的遭遇,幾乎都是戲劇化的。我的初戀,後來成為我第一部小說《窗外》。發表在當時的皇冠雜誌,那時,我幫皇冠雜誌已經寫了兩年的短篇和中篇小說,和發行人平鑫濤也通過兩年信。我完全沒有料到,我這部《窗外》會改變我一生的命運,我和這位出版人,也會結下不解的淵源。我會在以後的人生裡,陸續幫他寫出六十五本書,而且和他結為夫妻。   這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本小說,或是好幾本小說。我的人生也一樣。幫皇冠寫稿在1961年,《窗外》出版在1963年。也在那年,我第一次見到鑫濤,後來,他告訴我,他的一生貧苦,立志要成功,所以工作得像一頭牛,「牛」不知道什麼詩情畫意,更不知道人生裡有「轟轟烈烈的愛情」。直到他見到我,這頭「牛」突然發現了他的「織女」,顛覆了他的生命。至於我這「織女」,從此也在他的安排下,用文字紡織出一部又一部的小說。   很少有人能在有生之年,寫出六十五本書,十五部電影劇本,二十五部電視劇本(共有一千多集,每集劇本大概是一萬三千字,雖有助理幫助,仍然大部份出自我手。算算我寫了多少字?)我卻做到了!對我而言,寫作從來不容易,只是我沒有到處敲鑼打鼓,告訴大家我寫作時的痛苦和艱難。「投入」是我最重要的事,我早期的作品,因為受到童年、少年、青年時期的影響,大多是悲劇。寫一部小說,我沒有自我,工作的時候,只有小說裡的人物。我化為女主角,化為男主角,化為各種配角。寫到悲傷處,也把自己寫得「春蠶到死絲方盡」。   寫作,就沒有時間見人,沒有時間應酬和玩樂。我也不喜歡接受採訪和宣傳。於是,我發現大家對我的認識,是:「被平鑫濤呵護備至的,溫室裡的花朵。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我聽了,笑笑而已。如何告訴別人,假若你不一直坐在書桌前寫作,你就不可能寫出那麼多作品!當你日夜寫作時,確實常常「不食人間煙火」,因為寫到不能停,會忘了吃飯!我一直不是「溫室裡的花朵」,我是「書房裡的癡人」!因為我堅信人間有愛,我為情而寫,為愛而寫,寫盡各種人生悲歡,也寫到「蠟炬成灰淚始乾」。   當兩岸交流之後,我才發現大陸早已有了我的小說,因為沒有授權,出版得十分混亂。1989年,我開始整理我的「全集」,分別授權給大陸的出版社。臺灣方面,仍然是鑫濤主導著我的「全部作品」。愛不需要簽約,不需要授權,我和他之間也沒有簽約和授權。從那年開始,我的小說,分別有「繁體字版」(臺灣)和「簡體字版」(大陸)之分。因為大陸有十三億人口,我的讀者甚多,這更加鼓勵了我的寫作興趣,我繼續寫作,繼續做一個「文字的織女」。   時光匆匆,我從少女時期,一直寫作到老年。鑫濤晚年多病,出版社也很早就移交給他的兒女。我照顧鑫濤,變成生活的重心,儘管如此,我也沒有停止寫作。我的書一部一部的增加,直到出版了六十五部書,還有許多散落在外的隨筆和作品,不曾收入全集。當鑫濤失智失能又大中風後,我的心情跌落谷底。鑫濤靠插管延長生命之後,我幾乎崩潰。然後,我又發現,我的六十五部繁體字版小說,早已不知何時開始,大部份的書,都陸續絕版了!簡體字版,也不盡如人意,盜版猖獗,網路上更是凌亂。   我的筆下,充滿了青春、浪漫、離奇、真情……的各種故事,這些故事曾經絞盡我的腦汁,費盡我的時間,寫得我心力交瘁。我的六十五部書,每一部都有如我親生的兒女,從孕育到生產到長大,是多少朝朝暮暮和歲歲年年!到了此時,我才恍然大悟,我可以為了愛,犧牲一切,受盡委屈,奉獻所有,無需授權。卻不能讓我這些兒女,憑空消失!我必須振作起來,讓這六十幾部書獲得重生!這是我的使命。   所以,今年開始,我的全集經過重新整理,在各大出版社爭取之下,最後繁體版「花落城邦」,交由春光出版。城邦文化集團春光出版的書,都出得非常精緻和考究,深得我心。說來奇怪,我愛花和大自然,我的書名,有《金盞花》《幸運草》《菟絲花》《煙雨濛濛》《幾度夕陽紅》……等,和《春光出版》似有因緣。對於我,像是繁花再次的綻放。這套新的經典全集,非常浩大,經過討論,我們決定「分批出版」,第一批十二本是由我精選的「影劇精華版」,然後,我們會陸續把六十多本出全。看小說和戲劇不同,文字有文字的魅力,有讀者的想像力。希望我的讀者們,能夠閱讀、收藏、珍惜我這套好不容易「浴火重生」的書,它們都是經過千淬百煉、嘔心瀝血而生的精華!那樣,我這一生,才沒有遺憾!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11、10

金石堂網路書店

Copyright © 2017 Digital Kingstone Co., Ltd. 金石網絡股份有限公司 本活動商品價錢若與商品頁不符,請依購物車結帳金額為準。本公司保留更換等值贈品之權利11